精選良醫

林瑞光為毒品墮落20年 一扇門讓他重獲新生

(吉隆坡訊)他的前半生猶如一場惡夢。失去自由與尊嚴的獄中生活裡的痛苦與不堪,時刻啃噬他的神經,令他睡到半途被惡夢驚醒。所幸最終有人為他打開一扇門,讓他的生命有轉機。

如今的他也願意隨時為邊緣人打開大門,為每一名需求者提供一個“生命轉機”。

Advertisement

有一種人,原已跌入絕望的罪惡深淵,卻往往一個契機讓生命重獲新生。就如林瑞光,他是一名成功生意人,與太太育有一對兒女,過着舒適愜意的生活,每個月還有盈餘捐獻做善事。

誰能想像40歲之前的他,竟然曾經流落街頭,晚上睡街邊,白天搜垃圾桶的爛水果充飢….。在更早之前,他甚至是做盡偷搶拐騙罪惡勾當的癮君子,也是監獄的常客。

監牢裡度過16年

他的前半生猶如一場惡夢。失去自由與尊嚴的獄中生活裡的痛苦與不堪,時刻啃噬他的神經,令他睡到半途被惡夢驚醒。所幸最終有人為他打開一扇門,讓他的生命有轉機。如今的他也願意隨時為邊緣人打開大門,為每一名需求者提供一個生命轉機。

林瑞光一開始即語帶感慨說:“一個人將來會學好或學壞,父母的管教和孩子的成長環境非常重要。”

他在單親家庭長大。父母離異後,母親忙着營生無暇理他。唯一的弟弟也寄養在遠處親戚家。他成長的環境貧困惡劣,經常接觸私會黨徒或撈偏者。踏上中學後,14歲就開始逃學,夥同伙伴到處進行罪惡勾當:偷竊、勒索、打劫、販毒。後來自己也染上毒癮。16歲被抓進感化院關了3年。

過後的日子,他不斷在監牢和戒毒所進進出出。監獄也成了他第二個家。20年來約有16年是在監牢裡度過。他被關進感化院1次、監獄6次、政府戒毒所2次。

回首來時路,林瑞光痛心疾首:“我一生最痛苦的經歷就是坐牢。監獄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方。希望年輕人不要以身試法。只要踏進裡面,不僅失去自由,也沒有做人的尊嚴。只有黑暗、慘痛、絕望……”

他回憶在監牢的苦日子:“一進到裡面就要全身脫光以及蹲上蹲下被檢查,以免囚犯把違禁品藏在身上。當踏進監獄就要準備被霸凌。即使本身自認是很壞的一個人,但監獄裡比你更壞10倍20倍的人都有。他們大部份都是刑事犯或死囚,反正都在等死,就會拿新來的人發洩。”

與殺人軍火犯同房

他透露,80年代他被關在半山芭扣留營。由於監獄暴滿,原本1個人睡的房間要擠上15個人。裡面只有一張單人床,因此只能坐着睡。

舊囚犯也會給新人下馬威。新來的囚犯一定要給每名舊囚犯輪流打3拳,體弱的還會被打到吐血,過後還要唱歌來娛樂大家。

“大小便都在房裡一個大桶解決。新人每早都要負責把桶抬出,走一大段路去清理。由於人數多,往往屎尿都會溢出。洗澡清潔方面,每個人每天只有6勺水可用。天天和一群兇神惡煞的人在一起。分分鐘都會為了一點點食物打架。那些食物並不可口,相信丟給貓狗都不吃,只為了填飽肚子。由於房間不通風,人多又擠,那時很多囚犯皮膚有問題,全身都爛。”

“我的同房多數都是殺人犯、槍擊犯、販賣軍火或毒品的嚴重刑事犯。正在等候判決或死刑。每天過得非常絕望,不知哪一天才是生命盡頭。雖然我罪行不大,但即使只判三五年,出去後也是路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我也曾被鞭打3下。那是撕心裂肺的痛,一鞭下來皮開肉綻血淋淋,是心裡永遠的烙印,如今講起也記憶猶痛。被打後還會發惡夢一段時間……所以我最怕坐牢。”

既然害怕坐牢,為何出獄後又再三吸毒犯事?他表示,由於母親在他坐牢時去世,只剩他孤身一人。出獄後身不由己的參回那群“牛鬼蛇神”,縱使內心痛苦掙扎,卻找不到方向。

出獄睡街撿吃垃圾

36歲那年,他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環境,就無意識的把身上僅有的錢買車票來到吉隆坡。他在吉隆坡沒朋友,走投無路也一無所有,就終日流連在中南區店屋後面的巷子,在地上舖一張紙皮就是他的家。餓了就在垃圾桶找食物或爛水果充飢。由於坐牢坐怕了,寧願死在外面也不想回到獄中,所以他也不敢再犯法。

在街頭流蕩了1個月,他聽說這裡的教堂會收留社會邊緣人,也有改造所可提供協助。有一天他看到一間教堂的門開了,他就走進去要求牧師收留他。於是他被安排進教會的改造所花兩年時間戒毒,過後也當了兩年義工。2004年才重新回歸社會。

那一年他40歲。一切從零開始。曾在巴剎做苦力,也替人送豬肉,並在小型工廠包裝臘腸。後來考取了駕駛執照,就去做貨車司機。有一次貨車壞在路邊,老板叫拖車來拖。

在和拖車老板閒聊中,對方問他有沒有意思駕拖車?於是他就做起拖車司機。日夜不停勤奮的做了一年,存了一些錢就自己創業開拖車服務公司。由於勤勞謙卑的工作,生意額慢慢上升。幾乎每一年就增加一輛拖車。10年後他共有14輛拖車。生活也上了軌道。

吸毒後遺症多病痛

找營養師調好身體

林瑞光的一切都是從40歲才開始,包括妻子也是40歲那年才認識。如今他的家庭美滿,生活也非常穩定。

在當上癮君子以及進出監牢那段日子,他的健康還不錯,這都由於被抓進感化院後,院方以嚴格及有紀律的軍訓模式來訓練囚犯,使他自小就被操練得身體強壯,骨骼堅硬,因此即使後來流落街頭沒吃沒睡也不曾生病。反而是他改過自新後,之前吸毒及不良生活的後遺症才逐一出現。

由於採用針筒注射毒品,他的血管已損壞和硬化,使他容易疲累。並患上C型肝炎;由於長期睡在石地上,他也患上關節炎,經常腰骨酸痛;他身上也長過狼斑,使皮膚痕癢。自從有了穩定的收入,才開始照顧健康。

每月捐錢回饋社會

“有一段時期我每個月都去向營養師及中醫師諮詢,通過定期的治療以及服食藥物和營養品,如今我的身體已被調好了。當然,我本身也要有紀律的生活,過去的壞習慣都不再沾染。”

如今他的生活都很愜意。起床後就去住家附近的公園遛狗,接着送孩子上學。再處理一些工作事務。過後再到處走走吃吃。每天也會做一些小運動,在家甩甩手或到公園慢步。

“在健康飲食方面我沒有太多的遵守。因為我曾經失去這麼多年的自由。所以如今喜歡自由的走、自由的吃。但同時也會照顧身體。如今我每個月都會花上整千元來保健。”

日常生活之餘,他也會騰出時間做義工。每星期都會去改造中心做教導,給改造者一些鼓勵,並安排他們重回社會工作。他表示如今的人生最重要是擁有正常的生活和知足的心態。

“我曾經一無所有,如今不是非常富有,但也算是什麼都有。因此我每個月也會挪出一些錢捐獻作社會事工。”

設關懷站義工團

打救誤入歧途者

林瑞光從10多歲到40歲歷經20多年的墮落,他的生命轉機是教堂大門為他開啟的那一刻開始,因此今天他也開着一扇門,隨時準備打救尋求協助的人。

“我的人生格言是取自社會回饋社會。如今我事業小有所成,就盡量協助這方面的事工。無論是判逆的青少年、吸毒者、沉迷賭博或誤入歧途者,只要來找我,我都會看情況協助,比如安排進戒毒中心、改造所或提供輔導等。”

吁家長關注孩子

林瑞光3年前也召集了十多名已改過自新的同路人,成立了“關懷站”義工團隊。他們都曾經是刑事犯或癮君子,一些還是被元首特赦的終生監禁者或死囚。經常受邀到學校或相關團體組織去分享本身的見証和給予教育。每年也參與政府辦的反毒講座會,勸導民眾遠離毒品,並帶出毒品禍害社會與人命的可怕性。

“我們也曾受邀到學校進行反霸凌的講座。教導學生們應該要彼此相愛。愛能化解所有暴力。只要彼此關愛,就能解決霸凌問題。”

“成長環境和管教很重要。我經歷了這些慘痛歲月,想到如今社會也有很多和我當初同樣景況的少年人。缺乏管教就很容易迷失;如果一直處在惡劣環境,遲早也會踏上歧途。我勸吁家長們要好好關注孩子,若週邊環境複雜惡劣,有能力最好快快搬離。”

“我勸導青少年不要犯罪,不要有僥倖的心理,不要走上歧途。做人應該腳踏實地去努力,也要知足,不必去偷搶拐騙,不至於挨餓也不必去求人。對得起天地是做人最重要的原則。我也希望還徘徊在十字路口以及在犯罪邊緣的人快快回頭。如果有需要,我隨時都會伸出援手。”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