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彩繪仁心】新冠病毒(四)基因突變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蔓延,至今為止已累計超過400萬個確診個案且有超過30萬多例死亡。雖然說COVID-19與SARS還有MERS都是冠狀病毒,在電子顯微鏡觀察下外觀上並無太大差異,但由於基因組序列不同以致其臨床症狀也差很多。

Advertisement

此次COVID-19病毒是一種特別容易突變的RNA病毒,感染越多人其傳播速度就會越快、變異性越高,這對人類來說可是一個新的病毒感染,而通常人類基本上對新病毒是沒有任何防疫力的。

隨着科研人員不斷的研究,在最關鍵的蛋白質和片段,將新冠肺炎病毒和基因庫中所有已知冠狀病毒進行了進一步的序列比對,結果顯示出與舟山蝙蝠病毒具有最為顯着的同源性(相似度達8成),但由於病毒表面抗原蛋白相似度只有6成,顯示出其仍屬於新病毒種。

COVID-19病毒身上含有特別新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即S蛋白)容易與人類細胞受體結合(親和度比SARS病毒可強至20倍),此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5個位點的氨基酸殘基(442、472、479、487和491)中有4個發生了變化(只有491和SARS一樣),但仍維持了原來的3D結構,“非常完美”地支持其與人類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2”(ACE2)分子很強的結合,使之具備類似SARS的強大傳播力,可與SARS冠狀病毒以相同方式感染人體呼吸道的上皮細胞,使得它在肺部的繁殖變得很有效率。

自然演變抑或人工合成?

疫情在開始之初,世界各國(特別是反華媒體)都把源頭指向野生動物,說是中國人濫吃野生動物的反撲。但隨着對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研究成功以後,發現了一些疑是人為的“痕跡”,有人因此而懷疑可能是一種劃時代的基因武器,想不到這發現竟演變成敏感議題,引起擁華與反華兩股勢力的角力。

1月21日,首篇論文發表於《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指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天然宿主可能為Horseshoe菊頭蝙蝠。

1月31日,印度理工學院德里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Delhi)研究人員在《BioRxiv》期刊發表題為《2019-nCoV刺突蛋白中獨有插入片段與HIV-1複製蛋白gp120和Gag驚人相似》並在論文結論部分強調“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反華勢力也打鐵趁熱地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子說此病毒源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因意外而洩漏。

2月18日來自9個國家的科學家在《柳葉刀-LANCET》期刊發表一份聲明中指出,疫情與實驗室之間沒有聯繫並強烈譴責認為COVID-19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2月19日,由中國與國外27位知名公共衛生科學家組成的小組在“Science”期刊中也作出同樣聲明。

坦白說,一件單純的病毒基因序列也能被有心人仕操作成陰謀論,來對中國作出落井下石的動作,並同時製造恐懼、謠言與偏見來危害全球合作抗擊這種病毒。

身為地球的一份子,我們應該對此事先放下所有成見,齊心協力來克服這次的疫情,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畢竟在這個地球上是沒有一個國家能對天災人禍完全免疫的,不是嗎?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黃學謙)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