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 诗人的脚步

走路让时间也变得无意义了,入夜时休息,日出时出发,累了休息,有风景时停下,走路能改变我们习以为常的看法。

Advertisement

或许没有人比法国诗人兰波更了解走路和离开之间的联系了,“真正的生活在别处”,诗人的句子鼓励了千千万万人去远方寻找生活。埃塞俄比亚东部城市哈勒尔,是一座神奇的城市,有着迷宫的街道和无数的清真寺,我在兰波的纪念馆里看见了诗人的别处,纪念馆里摆设着黑白老照片,除了当地人的服饰略微不同之外,照片里的哈勒尔和今天所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诗人给亲友的信函里写着:“我无法给你回邮地址,因为我自己并不知道接下来会被引到什么地方,会走哪条路,会去哪里,为什么去,怎么去。”别处和远方,永远是诗的寓所。远方,不断拓展发散的远方,只有前往的道路,没有回邮地址。

我只是个行人

自15岁起,这个热爱行走的桀骜诗人就离开了阴冷的家乡,走路到两百公里以外的巴黎,寻找文学的希望,后来他越走越远,到法国南部到意大利地中海的港口,搭上船来到中东着名的港口亚丁,找到了 一个在埃塞俄比亚的职位,这份工作需要他横跨红海,穿越东非的沙漠,组织商旅队走路到哈拉尔,做咖啡豆的买卖,那几年间,他就经常来回亚丁和哈勒尔之间。“我是个行人,就只是个行人”,兰波说。

后来在哈勒尔,兰波的膝盖开始疼痛和肿大,甚至发展成癌症,他必须让人抬着,送到亚丁,搭上了船,回到马赛求医。医生锯掉了诗人的翅磅,截肢后的他依旧渴望走路,用能再次走路和出发的激情等待着他所订做的义肢。甚至到生命的最后,走路的意愿还是那么的强烈,临死前他还念念不忘要回到哈勒尔,写信问公司:什么时候能再次出发。

一步一脚印 走出存在感

走路让兰波找到了存在的意义。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也就枯萎了。在这个渴望存在感的时代,社交媒体为存在感提供了更好的舞台,但那是建构出来的幻象。要真正感受到存在,无论是自己,还是风景,那么必然得走路。

没有什么比简单的重复如走路的动作,让身体和陆地紧密结合,脚下柔软的泥土,摩挲着脚踝的野草,路上的惬意或艰辛,突如其来的风雪或微风和煦的春日,为你行走的舞台提供戏剧化的情节,也让你感受踏踏实实的存在。现代科技让世界变成一个小村落,但也只有走路,一步一脚印的走下去,1公里5公里10公里,以脚丈量的世界变得更远更大了,一切变得遥不可及,只有你和志同道合者们才知道世界之大这样浅显的道理。不止如此,走路让时间也变得无意义了,入夜时休息,日出时出发,累了休息,有风景时停下,走路能改变我们习以为常的看法。

(文/ 圖:葉孝忠)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