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浮草】张妈妈的闺密

某周刊以张爱玲九十九冥寿为借口搞了个专辑,封面大言不惭“母亲闺密邢广生槟城揭秘辛”,活学活用“一百岁不死都有新闻听”这种民间智慧。热情朋友知我生性八卦,并且几十年来对张有解不开的情结,传完电子档案又送上实物,呵护备至双管齐下,受惠者感激涕零。可是架上老花眼镜一字一字阅读完毕,不但主打的独家专访找不到任何和“秘辛”扯得上关系的资料,一整版吹捧上海静安区常德公寓楼下那间肉麻书坊的变相广告,更是火上加油,可怜我们玉洁冰清的宋以朗公子还要牺牲色相作压轴吉祥物,抽出校正张爱玲九十万字书信集的宝贵时间,客串作导游介绍“客厅里的椅子还是张爱玲曾经坐过的那把”。

Advertisement

张妈妈闺密最大的贡献,是出示了两封由伦敦寄到马来亚的信,可惜印在杂志字迹太小,只隐约见到抬头写“邢先生”,二人究竟有多亲密,读者不妨自行判断。她们交往时,邢女士并不知道对方女儿享誉文坛,“她从来没有跟我讲过她家里的事情”,记者问她怎么看张母女关系,她答“我觉得不怎么好,因为她从来没跟我提过她女儿”。左一句没讲过右一声没提过,对不起,恕我无礼,脑海浮起的是潘柳黛针对张爱玲“贵族血统”的嘲讽:“这关系就好像太平洋里淹死一只老母鸡,上海人吃黄浦江的自来水,便自说自话是‘喝鸡汤’的距离一样。”

记者另辟蹊径,远赴马来西亚发掘边缘目击证人,敲锣打鼓张灯结彩,陈子善老师级数的专家们大概喜出望外吧,毋庸翻山越岭便能坐享其成,利用前所未见的“秘辛”继续给大家编织层面更丰富的祖师奶奶图像,可惜忘年之交锦囊里几近空空如也,再掏也掏不出什么法宝。其实这么多年来,有没有人打过台湾综艺大姐大张小燕和她母亲的主意呢?那才是一个值得出尽洪荒之力开采的金矿呀!《对照记》那幅表兄弟姐妹一字排开的合照,说明写得清清楚楚:“五个小萝卜头我在正中,还有个表妹最小,那天没去,她现在是电视明星张小燕的母亲。”如果吃完鸡蛋意犹未尽,觉得有必要透过周边鸡群认识下蛋的母鸡,她们应该是最佳人选──请勿误会,我并非鼓励报界从业员以采访之名打扰无辜者的宁静生活,只不过惋惜他们对着错的树乱吠,身水身汗徒劳无功。

至于张小燕和张爱玲是否真的有血缘关系,倒也是疑案一宗,若想水落石出,恐怕唯有验DNA──张妈妈黄逸梵和张小燕外公黄定柱名义上虽是龙凤胎,煞风景的大作家除了在短篇《花凋》肆无忌惮用喜剧手法影射舅舅家庭状况(“有钱的时候在外面生孩子,没钱的时候在家里生孩子,没钱的时候居多,因此家里的儿女生之不已”,哇咔咔咔),更在自传体小说《小团圆》透露,外祖父英年早逝,去世后妾侍瓜熟蒂落产下双胞胎的一幕,参考了《狸猫换太子》情节,只有女儿根正苗红,儿子是偷偷买回来的。

文/ 邁克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