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政治青蛙身價驟降

來屆全國大選一旦到來,再益依布拉欣這回若不幸無緣上陣,屆時這位前首相署部長不知會否嗟嘆,甚至懊悔當初誤搭“火箭”,以致他極可能淪為我國政壇最倒霉的“政治青蛙”。

Advertisement

際此朝野全面備戰,尤其是希望聯盟的民主行動黨刻在加緊調兵遣將,但加入該黨已有一年多的再益近日來不知何故,像是大吐苦水般抱怨至今為止,(黨內)竟然沒有人要他參加來屆全國大選,頓使他頗感疑惑。

如果再益所說的真有這麼一回事,那麼不僅是他本人,相信行動黨內外不少人也會“頗感疑惑”,因為在政壇一“跳”再“跳”,但近幾年來仿彿無“家”可歸的再益於去年2月7日選擇棲身行動黨,其中理由可說是眾所週知,他顯然旨在找到另一個可讓他再展政治抱負的政治舞台,意味他深信可望在“火箭”的旗幟下參加來屆全國大選,進而力爭重返國會的殿堂。(若希盟成功入主布城,說不定再益還有機會更上一層樓。)

再益於2004年全國大選在國陣(巫統)的旗幟下當選為吉蘭丹的哥打峇魯區國會議員,沒有在2008年全國大選守土的他獲時任首相阿都拉邀請入閣,以上議員的身份出任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但只當了5個月又27天的官就因抗議國陣政府濫用內部安全法令而憤然辭職,接着於同年12月被逐出巫統。

 繼82歲高齡的國家文學獎得主沙末賽益之後,當林吉祥熱烈歡迎另一位重量級馬來領袖再益投效的那一刻,這位行動黨實權領袖理解到此舉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塑造行動黨的“多元”形象,甚至可視為行動黨對持續妖魔化行動黨反馬來人及反伊斯蘭的國陣尤其是巫統作出反擊,而在“各取所需”之下,行動黨領導層當時若私下同意讓再益搭“火箭”再戰來屆全國大選作為回報,看來是可被黨內上下接受的。

沒有想到的是,再益去年12月力挺被指因發表“返武吉斯論”而觸怒雪蘭莪蘇丹沙拉弗丁的前首相敦馬時竟促殿下“慎言”,結果遭殿下厲斥他“無禮”,叫他離開雪蘭莪,回到其老家吉蘭丹(在這之前,雪州蘇丹譴責敦馬的“怒火將會焚燬整個國家”,而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也表示“覺得受辱”,兩位馬來統治者皆屬武吉斯後裔。)

事發後,行動黨乃至希盟領袖似乎並未替敦馬及再益“抗辯”,有跡象顯示“返武吉斯論”不僅冒犯馬來統治者,也隨時會引起馬來社會的“保皇”或保守勢力給予反擊,這場風波頓使行動黨欲藉再益加盟以改善行動黨在馬來社會的形象,提高支持度的努力瞬間受挫。

 再益大選欲來前“斯人獨憔悴”

對再益來說,他於來屆全國大選看來無望在雪蘭莪、柔佛及吉蘭丹“立足”,也讓行動黨安排他上陣的“空間”(選區)變得更窄,這或許可揭開再益為何“至今竟然沒有人要他參選”的部分真相。

從某個角度來看,再益這回若在行動黨的候選人排陣“被除名”,可視為間接地宣告他投效行動黨的決定已失去其政治意義,甚至可能轉化為行動黨的“負資產”;若是如此,再益被逐出巫統後加入人民公正黨,再出走創立惠民黨,行動黨如今可能不再是其政治生涯的“最後歸宿”。

極為反諷的是,當年“見證”再益加入行動黨的土著團結黨名譽主席兼希盟總裁敦馬曾“忠告”再益要待在行動黨更久一些,勿像有些“政治青蛙”動輒這邊跳往那邊。

形勢比人強,再益在來屆全國大選在即“斯人獨憔悴”,“政治青蛙”的政治價值不啻是所剩無幾。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