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不在意人家說種禍根

在上週日的父親節,前首相納吉在臉書貼文表達他對其亡父敦阿都拉薩的思念,並讚揚這位第二任首相過去為大馬和國人所作出的犧牲與貢獻。

Advertisement

記得在去年大馬於本屆“509”大選“改朝換代”後第一個開齋節在即,也就是6月12日,納吉在坐落於吉隆坡國家清真寺的敦阿都拉薩墓園祈禱,以示每逢佳節倍思親。

就在同一天,隨着砂拉越4個成員黨宣佈集體退出國陣,不僅頓使被視為國陣“政治定存州”的砂拉越瞬間“變天”,也意味敦阿都拉薩在位時於1973年一手催生的國陣瀕臨解體,更形同宣示納吉保不住其亡父所留下的一份珍貴“政治遺產”。

尤有進者,在第14屆全國大選引爆的“全民海嘯”中,聯盟到國陣對我國長達61年的統治被終結後,納吉不知會否對其亡父及國陣尤其是巫統的創黨先輩和元老,深感愧疚。

說真的,敦阿都拉薩若在天有靈,想必會對國陣尤其是巫統被逐出布城而痛心疾首,也不忍卒睹納吉竟淪為我國第一個被提控貪腐的前首相。

敦阿都拉薩不幸於1976年1月14日在英倫病逝,據知他生前無意讓身為長子的納吉投身政壇,至少別在他任相時期參政;或是因為這樣,納吉在英國的諾丁漢大學考獲工業經濟學位後回國,只擔任國家石油公司的公共事務部經理。

若非敦阿都拉薩正值54歲壯年病逝,時年22歲的納吉或許不會子承父業般參政,而從1976年2月21日在補選中當選為北根國會議員以填補其亡父的遺缺開始,且一度在彭亨成為我國最年輕的州務大臣,歷經33年的一步一腳印,終在2009年4月3日成為第六任首相,成功攀上政治生涯的最高峰。

持平而論,納吉“隔代”與敦阿都拉薩成為大馬第一對相繼拜相的父子,並非只單靠“父蔭”所賜,也不是“坐直昇機”在官場平步青雲,一定程度是通過本身的“努力”和“付出”所致。

話又說回來,納吉一手斷送亡父的“偉業”和巫統的霸業,導致其政治生涯在短期間內從天堂墜入地獄,顯然也是咎由自取,尤其是他忘記甚至“背叛”其亡父對他及其兄弟的教誨,即“堅持不喜侈奢生活,絕不濫權,不能向一些不良行為妥協”的原則。

納吉從政後曾憶述:“先父放棄了太多的享受,也拒絕了家人的很多需求,只為了不讓別人有機會說閒話,因此在人民的眼中,敦阿都拉薩是一個簡樸和廉潔的領袖。”他也觀察到“敦阿都拉薩並不享受所擁有的權力象徵及威望,他沒有揮霍的習慣如購買豪華汽車”。

納吉舉例,正是因為敦阿都拉薩在意“人家會怎麼說”,當他和弟弟們一起要求父親在他們位於吉隆坡斯里花園的官邸建造泳池,但父親在參考工程局所提呈的多個預算後,就以“我不會建它,等下人家會怎麼說”為由,而一口拒絕他們的要求。

“拉薩家族”在大馬殞落

納吉在過去一年多被二度拜相的敦馬哈迪持續追擊,結果因涉及一馬醜聞和SRC國際公司弊案,至今被提控多達42條刑事失信、貪污和洗黑錢罪狀,其夫人羅斯瑪也因“沒有最貪,只有更貪”而同樣被貪腐官司纏身,頓使一度權傾大馬的“拉薩家族”殞落。

納吉在掌權9年多期間被指把大馬變成“盜賊統治”的國家,他本身恐將被釘在我國歷史的“恥辱柱”,其主因看來在於他和羅斯瑪從不在意“人家會怎麼說”,更不緊記敦阿都拉薩在生時所傳達廉政治國的強烈訊息。

有朝一日可能不是在敦阿都拉薩的墓前,也不是每當父親節追思亡父,刻在接受“世紀審訊”的納吉一旦逃不過法律的制裁,他或許須在牢房中面壁思過,為何不在執政時履行亡父的教誨,尤其是在乎也在意“人家會怎麼說”。、

文/劉漢良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