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歸零

剛過去的2018年3月30日那天,終於送走了已服務整整21年的小不點。如果企業也有政客所謂的“最後一哩路”的話,那麼曾執工業化學品市場牛耳的公司,已正式踏上它的最後一哩路。

Advertisement

前兩個星期,小不點央我為她寫一封“致相關人士”的求職推薦信。這個倒好辦,因為前幾個月也替被裁退的露露和阿歷斯寫過同樣性質的推薦信,可謂已駕輕就熟。不知是否我的信發揮效力,露露不到兩個星期就覓到一份理想工作,而且是財雄勢大的日本公司。而阿歷斯則因在專業資格方面較吃虧,且已年過五十,所以等了兩個月才找到新工作。

對於露露,我是心懷愧疚,因為在2012年9月的董事局政變過後,是我應新的董事局指示找人填補空缺,才將已離職超過半年的她給找回來。

當年的她在101%絕代劇毒L的淫威下被逼辭職,耽在家照顧兩名年幼的孩子超過半年,才重新出來找工作。豈知她求職的公司,竟找上我為她的過往服務打分,正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我立刻致電給她,就這樣將她拉回來一起共吃回頭草。

怎知道大家走的是條下坡路,然後便是如今的最後一哩路。回首望過去,我想起那個因小貪一百幾十令吉而在2014年6月被炒的司機阿育,他之前說過一句月旦老爺子的話:“Dia buat diri sendiri(他是自作自受)!”

他說此話時是2013年6月,山東老娘已經過世,獨留老爺子在大宅幽禁。連不明各造恩怨的司機也看透其中因果關係,這番話讓我聽了甚為驚奇。

1997年3月進入公司的小不點是由我面試,那年她才21歲,身高不過五呎,目測體重也是羽量級的35公斤左右,剪着小女生的齊耳短髮,看上去就像是個剛上中學的初中生。

不老的傳奇

到了她31歲那年,老爺子有一天就很八卦的問我:“她有多大了?還沒結婚嗎?”

我當然十分老實地回答:“31歲,還沒結婚。”

老爺子一聽此話,反應很大的敲了一下他的辦公桌:“什麼?已經31?我不信,她像個small girl,怎麼可能已經年過30?”

如此說來,小不點也是個總也不老的傳奇,雖然她在向我和茱麗亞道別那天,已經是個年過42的小婦人了。臨出門前,我輕擁了她一下,冷冷的瘦小身軀,仍然像個小女孩。蜜斯章還在休假,她走後,整個私宅辦公室就只剩下茱麗亞和我兩人。

為她寫推薦信前,我先要她敘述過往那21年曾擔任過什麼職務。她列舉了超過19家公司的名稱出來,其中13間是老爺子名下的私產。換句話說,一人坐大的老爺子曾是如何地公器私用。然後他也像他自己多番狠狠發誓說的話那樣,以兩手交搓的方式,將整片企業江山歸零。

小不點走前,我剛好和香港師父通電話,順便告訴他這個消息。師父很驚訝:“為什麼?”我有氣無力地答道:“要省錢呀!我們如今真的是skeleton staff了,現在只有蜜斯章、茱麗亞和我了。”

師父很豁達:“沒關係,事情總會有轉機的。”

文/梅淑貞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