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年輪

聽到那位放人飛機比喫生菜還容易的約臣汪先生又有新搞作,我便有些沒好氣地對師父說:“起酒店?他之前向澳洲買嘅金礦已經搞掂晒?”

Advertisement

“No!No!”師父一疊聲地說沒有:“佢買唔到,人哋賣咗畀第二個。”

“佢好運滯,好多嘢都做唔成。”

這樣就更不應該涉足風險大而回酬仍是個未知數的酒店業,而且還是建在山與山之間猶如空中樓閣的酒店。

但貿貿然潑人冷水可能會阻人發達,即使對方是個慣性的飛機王,也不是區區一名OL該發的嘴炮。於是謹慎地對師父說:“我舊年同屋企人揸車上過雲頂食風,一路上都睇到好多酒店,除咗山頂嗰幾間賭場酒店爆滿之外,其他啲細間酒店同度假屋嘅住宿情況就唔知,不過睇起嚟真係起得好多。”

“可能呢種生意唔係咁容易做吖,要認真啲睇吓。”

“I’ll ask him for more info(我會向他拿更多資料),遲啲再畀你知。”師父如是結束他的半山酒店計劃諮詢談話。

始於2012年9月12日的師徒關係,以為我方取勝後便漸行漸遠,豈知還有CCC大寶號和涉及509之前“錢為王”的大茶飯重大轉折,現在又有聽上去似是遙不可及的半山酒店,這與我本來計劃得相當周全的返鄉下吃點安樂茶飯的餘生規劃反其道而行。

就在6個月前,師父才在電話中捎來他收到的最新消息:“CCC嘅白水大道Project又再返嚟,你哋嘅新政府已經應承起路,所以接落嚟你會好唔得閑。”

已經如同死水般沉寂的幾十億大道工程竟有此轉機?我雖難以置信,但知道師父說此話必有事實根據。

不知何時才能水到渠成

幾年已過仍未見什麼大道的曙光,加上覺得“長安居,大不易”而歸心似箭,恰恰應了白居易那兩句詩:“白髮滿頭歸得也,詩情酒興漸闌珊”,我對幾十億的大計劃已無多大興趣,只是因為師父出面才暫且做些應做的工作。

他問我CCC大寶號曾答應付我薪金若干,我說出記載於備忘錄中的數目,以為那便是全部酬勞。豈知師父一聽便糾正我:“你真係唔識得為自己爭取利益!”

我不知何謂“利益”,忙忙地表白:“但是我也沒有做過舍米代誌吖,有舍米利益可以爭取?”

香港師父是前新加坡福建籍移民,興之所起會爆出幾句閩南話,雖然他謙虛地自稱“差不多沒記廖”,但偶爾也會說上兩句逗着玩。

“你應該要求交通、通訊、印刷加埋應酬呢啲津貼,約臣係個爽快嘅人,呢啲錢佢會畀嘅。”

一世人只問耕耘從不敢問有何收穫的OL,聽師父此番訓斥後真是長知識了,因此忙向他老人家致謝:“真係唔該晒喇師父,如果CCC Project行番,我一定會記得搵約臣找數。”

如是者又過了半年,那個金礦礦主做不成的飛機王,不知何時他的幾十億才能水到渠成。三名白頭宮女迄今能做的,除了等也還是繼續在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文/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