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共思社圖書館 檳人民之聲助打造書香社會


: 2019-10-11 10:10:00

1989年,我国一群社运分子合力创办人权组织人民之声(Suara Rakyat Malaysia,SUARAM)。该组织成立迄今已有30年,除了在雪兰莪设立总部,也于2002年在槟城设立支部办事处。

人民之声的槟城办事处在历经三次搬迁后,现址是坐落在槟城理科大学正门对面的其中一间店屋的三楼。

由于该办事处多数时候只有一至两名成员在使用,因此其成员遂于2018年10月把办事处的部分空间打造成共思社(Ruang Kongsi),里头除了设有可供民众借书和阅书的图书馆,也开放部分空间让民众租借,以充作社区、文化和艺术活动的用途。

让办事处空间被善用

共思社创社成员之一的刘嘉铭说,人民之声最初只在槟城租借一个小房间充作槟城办事处,后来搬到理大对面与另一个组织共用空间,随后再搬到现址。

“现址比之前两次租借的空间更大,但除了用作开会用途,平日只有少数成员在办事处内办公,很多时候,该空间并没有被充分使用。而且办事处内也设有资料中心,摆放了不少关于社会运动和人权的书籍,可供成员借来阅读和搜查资料。为让办事处的空间充分被善用,同时也推动阅读风气,11名成员便合力于2018年10月将它打造成图书馆。”

他披露,人民之声槟城办事处现在只占该空间的其中一部分,其余空间是共思社的图书馆、阅读空间和活动空间。为了鼓励更多民众前来借书,在过去一年来,其成员经常在共思社内举办各种活动,包括新书分享会、小型书展、读书会、哲学分享和课程、电影分享会等等。

“目前,图书馆内除了有人民之声提供关于社会运动和人权的书籍,成员们也各别将收藏多年的各种好书供应给图书馆,以供民众借阅。自从图书馆开放后,也有不少民众捐来旧书,使馆内的书籍更显多样化。”

因此,该图书馆目前也有社会科学、人文、政治、经济、文化研究、教育、艺术、哲学思想、历史、地理、文学、散文、旅游、心理学各种类的书籍,还有杂志及少量的绘本等等。

该馆预计有逾一千五百本书开放供民众借阅,且也设有一个售卖新书的小角落,专卖少量本地和外国书籍。

由于其中两名成员因各别因素而减少活跃,目前共思社比较活跃的成员有9人。由创社成员刘嘉铭、杨健燕和庄慧扬负责管理图书馆,创社成员林毅哲负责管理共思社的运作和卫生等等。

盼理大生多來借書

刘嘉铭、杨健燕和庄慧扬都是理科大学的校友。刘嘉铭说,理大虽也设有图书馆,但所藏书籍多数是以马来文或英文为媒介语文的学术类书籍,且只供理大生使用,没有对外开放。

“我们三人也是理科大学华文学会前成员,该学会曾在理大内设有小型图书馆供应中文书让大学生借阅,如今却已转成设立流动书摊。”

他披露,共思社的图书馆以中文书占多数,也有少量的英文书和马来文书。他们希望馆内的中文书籍可以弥补理大图书馆内缺乏中文书的不足之处,同时也鼓励大学生除了读学术类书籍,同时也多阅读其他种类书籍。

林毅哲说,虽然该图书馆就设在理大正门对面,但该馆创立迄今,前来该图书馆借书的理大生很少。过去一年,借书者多数是曾来共思社参与活动的民众,他们因亲临图书馆参加活动后才发现这里有许多好书,于是主动前来借阅。

庄慧扬希望未来有更多理大生前来该馆,让图书馆的书可以更频密地的流动,而这将有助推动阅读风气。

交換書籍有助拉近關係

刘嘉铭、杨健燕、庄慧扬和林毅哲都热爱阅读,但彼此的阅读习惯各异。

庄慧扬发现,由于现代手机和网络科技发达,导致读者阅读实体书的比率降低,继而也使得人与人之间产生疏离感。

他热爱阅读实体书,因为实体书经阅读完毕后,可借给朋友或是与朋友交换书籍互相分享,从而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且加强人际关系。反之,若是电子书,就无法通过借阅和交换的方式来分享。

他认为,到图书馆借实体书的好处是,若读者想跳脱固定阅读某种类书籍的窠臼,在图书馆的书架上就可以找到各种类的书籍,并可因阅读不同种类的书籍而增加知识。反之,若是选择阅读电子书,可能就得依系统分类来选书,以致读者被局限在只阅读某一种类的书籍。

“目前,槟城也设有数码图书馆,我曾经造访,并体验到通过数码科技来搜索资料确实很方便。但传统图书馆内摆满在书架上的实体书的能见度更高,它们时刻都提醒我们有关阅读的重要性,促使我更有动力阅读更多刊物。”

歡迎民衆捐書 謝絕言情小說參考書

刘嘉铭欢迎民众捐书到共思社图书馆,不过,该图书馆不接受言情小说、励志书和参考书的捐赠。

“除了上述书籍,我们愿接收任何书籍,但前提是民众捐来的旧书不能太破烂,且必须有阅读价值。虽然我们欢迎民众捐书,但并非照单全收,我们也会经过筛选后,才将适合的书摆上书架。为了避免民众将书捐来本馆后,才发现到所捐的书籍不适合本馆,我们多会建议民众先联络我们,并将书单或书的照片寄给我们看看。”

他们把经过筛选的好书贴上编码后,就会整齐地排例在书架上。过去一年,他们都是以手写方式记录每个借书者的资料,以及借书和换书的日期。为了提升该图书馆的服务,他们计划施行会员制度,以便通过更有系统性的方式来管理图书馆。

庄慧扬说,该馆目前由6名成员义务轮流值班,由于成员都有全职工作,因此该馆并非每天开放,而是每逢周五晚上8时至11时,周六早上11时至傍晚6时,周日早上11时至下午2时开放,欢迎民众前来借书阅读。

網絡資訊支離破碎 不及實體書具系統性

杨健燕爱看漫画,她过去也常到漫画店租漫画来看。如今因网络上也有刊载漫画,所以她多是上网看漫画,已很少借漫画。

“我只是在想阅读以文字来叙述的小说时,才会借实体书来看。”

此外,刘嘉铭本身是从事媒体工作,为了快速掌握时事课题,他经常都上网阅读新闻。不过,当他欲深入了解某些课题,例如宗教、政治或哲学等领域的课题时,就会通过阅读实体书来增加这方面的知识。

他从书架上拿出那本《网络与书》后披露,该书内容提到,人们都是通过食用营养均衡的食物来维持身体的健康,而阅读也像饮食一样。读者既可通过阅读实体书来深入了解某些严肃题材,也可登上网络来阅读娱乐新闻,以达到消遣的目的,如此才能在阅读中找到平衡点。

“网络有助大家快速掌握资讯,但其资讯比较支离破碎。而书籍就不一样,作者和编者都是经过深入研究,以及仔细整理后才编写成书,因此书的内容比较有系统性,且能有效帮助读者深入了解某种知识或课题。”

林毅哲热爱阅读社区和城市规划类的书籍。他一般会先上网了解有关书籍的简介、作者的背景和介绍,以及参考网友的书评后,才到书店选购该实体书。

“我也发现现代人阅读实体书的比率比以前低,所以我与其他成员都希望共思社的图书馆,可以推动更多人前来借阅实体书,并提供读者互相交流和分享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