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Mar 10, 2019
Adam Zagajewski的诗,我并没有一读钟情,即使他是公认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诗人,也于诗无补。名声这种东西,众声喧哗而已。诗最重要。他的诗集我只有一本《永远的敌人》(Eternal Enemies),然而里面的诗大多和我并不过电,虽然我很喜欢〈不可能的友情〉,这本书就这样被搁置一旁尘封多年。直到最近看见有人在Instagram上分享他的几首旧作,这才突然被打开了眼睛,这才突然看到了这个波兰老诗人,并深深地被他触动。
Mar 10, 2019
入住Chocolate Box的第一天下午,服务生送来一碟两片薄薄的巧克力,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印有引自《阿甘正传》的这句人生金言:“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会尝到什么口味。”虽然早已知道我会尝到什么口味,但一走进客房,还是忍不住WOW出声来,不管是巧克力还是巧克力盒本身,我们都给满分。
Mar 10, 2019
憲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的中心,日夜川流不息,广场东侧的国家宫,一副古典庄严的模样,是墨西哥政府办公的所在地,但它同时也对公众开放。经过安检,我们就离开了喧嚣的大街,连尘埃也安静了。我们是为了迭戈里维拉为国家宫所创作的壁画而来。这个国宝级的墨西哥画家,其中一个最著名的身份就是弗里达卡罗(Frida Khalo)的风流老公。
Mar 10, 2019
當JJ问我:“你愿意陪我到健康的大地妈妈(Bumi Sehat)分娩吗?”我连一秒也没想地满口答应:“那当然!能参与并见证传说中的温柔自然分娩,绝对是我莫大的荣幸呀……”就在我答应当她的陪产妇那会儿,我暗自在心中许诺“我答应你,我绝对会花言巧语地哄你“娃儿马上就要出来了”,我绝对会尽力骗你,以便让你以为这痛只要再忍一忍就过去,因此不需借助药物就能把娃儿生下来的~”
Mar 10, 2019
黃耀明说,《潘迪华音乐旅程演唱会》会唱两首英文歌,问他歌名,得到蒙娜丽莎式神秘微笑,可恶呀,潘姐姐歌单上中词西曲和西词中曲都多不胜数,要猜简直无从下手。12月某下午坐在巴黎寓所厨房,无线电文学节目访问一个老鼠声的女作家,女士似乎对世界末日颇有心得,到最后还播出《The End of the World》点题,防止自杀协会真是多谢她。原汁原味的Skeeter Davis版本,不是更熟悉的茱莉伦敦,我最喜欢跟着那段念白呻吟“为什么我的心继续跳动,为什么我这双眼流泪”,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肝肠寸断。
Mar 10, 2019
話说过年间我做了四公升多的Ginger Ale(那应该被称为姜水),是有气的无酒精饮品。做Ginger Ale的姜皮发种是我自己培养的,姜是我自己种,新年前曾实验性的做了小批,效果良好,很令自己满意。
Mar 10, 2019
有位朋友私下传了一张欧洲椋鸟的照片过来问我它的名字,我上网找出答案,回覆了,没有放在心上。后来,陆续有人在巴生港口附近发现一只欧洲椋鸟踪迹,消息传出来,鸟人们嚷嚷抢着去看,并且纷纷在社交群组秀照片,我这时如梦初醒:“欧洲椋鸟怎么会出现在巴生港口哦?”
Mar 03, 2019
情人节那天专栏无以为继,唯有借不久前向上帝报到的阿尔拔芬尼(Albert Finney)充数。这位纵横影坛几十年的老将,最后一役在《智破天凶城》委身陪衬零零七,别说无法和铁金刚斗威猛,锋头甚至不及演唱主题曲的重磅乡里阿黛儿,年轻观众大概不能想像,他曾经是不折不扣的影迷情人。报纸搪塞交差的悼文也可笑,虽然准确贴上英国新浪潮标签,列出了最重要的《风流剑侠走天涯》,盘点代表作却漏了令小鲜肉一夜成名的《浪子春潮》,那些《小安妮》、《射月》、《永不妥协》和《大智若鱼》,不论给他的事业打过多少支强心针,都不过显示银幕上的伯伯演技精湛戏路广泛,和厨房洗碗盆的原始性感毫不相干;聚光灯特意照射《东方快车谋杀案》,更有帮倒忙之弊,芬先生饰演的比利时探长白罗,由头到尾以高分贝掩饰不到位法式英语,使人不胜其烦之余啧啧称奇:他不是娶过《孤男寡女》法籍女星安诺艾美吗,长达数载的琴瑟和鸣,怎么一点也学不到太太口音?
Mar 03, 2019
提起了“娛樂記者”,大家總是歸類在“很輕鬆、很簡單”的工作,每次聽到這樣的“話兒”,真是令人火冒三尺。(我承認我EQ不高!)實際上娛樂記者的工作並沒大家想像中的輕鬆、簡單,尤其是遇到拿着雞毛當令箭的工作人員、自大的助理,或把活動安排到一塌糊塗的記者會,你也別說:“好羨慕娛樂記者們。”
Mar 03, 2019
科技的發達造就琳瑯滿目的網絡行銷手法。隨着取貨方式越來越方便,很多商家都會為了獨家代理權而引進許多不知名的品牌,再透過各種方式宣傳,以其取得顧客的信賴,購買自己的產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