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Oct 21, 2018
原住民村甘榜朱喂的孩子成天光着腳丫子滿村跑,像盡情玩樂的野放小獸,把在一旁看着的城裡人也逗樂了,心情大好起來。
Oct 21, 2018
不知從何開始,新聞會被分為正面新聞和負面新聞。
Oct 21, 2018
廢死的議題最近在我國掀起千層浪,民間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擔心倘若一旦我國真的廢除了強制性死刑,會否加深罪案,尤其是重型的罪案。
Oct 21, 2018
檳島老饕每每談及螃蟹,不是指向對岸的淡汶海鮮村,就是遠離市區的峇都茅與直落巴巷的漁村,因這裡家家餐廳都是用新鮮捕撈的海鮮為食材,某程度上彰顯了其中的美味。其實喬治市內有一間茶坊內有乾坤,除了水滾茶靚外,螃蟹料理更是一絕。老闆張修華將其家鄉淡汶的砂煲螃蟹帶來檳島扎根,7年過去,早已征服了不少嘴刁的饕客
Oct 21, 2018
大馬蟹痴多愛肉厚紮實的肉蟹。然而無菜單餐廳「根」卻喜用花蟹,愛牠肉甜多汁,適合用作創新料理。根餐廳向來以本地食材為基礎,再發展出各式創新料理,在該店廚師手中,花蟹肉早已變化出多種樣貌,每個月都會推出新創私房花蟹料理。
Oct 21, 2018
相較於中西螃蟹料理,馬來西亞的螃蟹料理既受巫、印同胞香料與煮法的影響,同時保留華裔大火快炒的模式,形成獨特的南洋螃蟹料理,在世界舞台中佔有一席之地。在檳城營業了三十多年的訪(海南)海鮮餐廳,因為林氏一家料理螃蟹的高超廚藝,備受海內外老饕們喜愛,成為尋味螃蟹的聚集地之一。
Oct 21, 2018
一天晚餐後,哥倆在房裡“打打殺殺”,坐在餐桌邊的好野爸忽然抬頭低聲問道:“你聽聽,好野哥嘴裡嘟嚷的是什麼?我已經隱約聽他說過好幾次了,但一直無法確定我聽到的就是他嘴裡說的,你聽聽我有沒有‘聽對’,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我放下手中捧着的Kindle仔細聽,果然,被弟弟按倒在地動彈不得歪着臉扭着身不停掙扎的好野哥,口中以憤恨的語氣咒罵着雙音節意指女子性器官的閩南語。“嗯……你沒聽錯!”確定好野爸聽對後,我以光速在腦中搜索“可能的學習機緣”——我們住峇厘島烏布,身邊使用閩南語溝通的人數少之又少,就算彼此見面偶爾以閩南語溝通,也是“文明交談”,絕不會以這“詞”互相問候。
Oct 21, 2018
我都忘了這本小冊子是哪裡拿的,幾時拿的,很多很多年前了吧,當時翻開小冊子,馬上被裡面的照片給吸引住了,就像靈魂被囚禁在照片所截取的靜止時光中,從此心心念念,一直想坐火車到那個地方去看看。我不知道那個地方在泰國的哪個角落,甚至不知道它叫做什麼名字,因為這本小冊子是有字天書,密密麻麻都是泰文。直到有一天,也不知道第幾次打開這本小冊子,這才發現裡面有張照片,拍的是那個地方的火車站,英文站名清清楚楚寫著“Photharam”。
Oct 21, 2018
走在撒馬爾罕漂亮的街道上,我是沒什麼心情的,急着尋找銀行換錢,然後去買張電話卡。這時候Z出現了,看我氣急敗壞,問:你哪裡來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不耐煩的說,我手機不見了,不要煩我。
Oct 14, 2018
如果純粹以亞洲啤酒節期角度去看,東京啤酒慶典(MBCT)無論是前來參與的歐美釀坊稀有度和數量都前所未見,不過,要是從丹麥原版MBCC角度來看,那這次東京小巧版明顯的有很大改進空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