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2019-05-12 08:05:20
每天在馬路上奔跑的車輛多不勝數,上下班高峰期,車流量更是驚人,一個不留神,“碰”的一聲,車禍就此發生。
2019-05-12 08:05:20
數前小思表示有兴趣去日本看坂东玉三郎,嘱咐晚辈见到好戏码务必通知,我恭恭敬敬传递过几次演出讯息,她都按兵不动,后来才发现曾经旅居京都的她,单单垂青鸭川旁历史悠久的歌舞伎大本营,“最好是樱花盛放季节”,并且讲明不要扮大婶大妈的烂衫戏,要风情万种的华丽名妓。哗,这就难了,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刁钻度虽然远不及《红楼梦》百年一遇的冷香丸,但当时南座闭门维修,不知何时重开,玉三郎君自从《天守物语》封箱,已经逐渐减少斜倚青楼,改演比较接近实际年龄的老妪角色,只有在过年过节的舞踊专场,才再现如梦如幻身影,卢老师的心愿何年何月能了,恐怕要找新晋神棍冯君排排命盘。
2019-05-12 08:05:20
初夏,正是河内啤酒促销的季节,到处都是买一送一的牌子。
2019-05-12 08:05:20
有些作者喜欢以系列的形式创作,首先选定一个主题,譬如说老东西,譬如说果菜场,然后写一系列的文章,每月一篇,每周一篇,在杂志上,在报纸上。我对这种写法,既抗拒,又着迷。抗拒,因为主题先行,不免为文造情;着迷,因为确实有人可以借由这种写法,更集中地,更深情地,说出自己想说的一些什么,法国当代哲学家Roger-Pol Droit的《51种物恋》就是一个例子,透过对51件日常生活中的物件观察,譬如碗、太阳眼镜、抽屉、床、墓碑、垃圾桶、影印机、雨伞等等,找出隐藏其中的意义,进而发掘事物与人之间的哲学问题。
2019-05-12 08:05:20
有一次,在某本台湾小说里读到“山叶机车”,忽尔涌升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怀念,但明明不怎么听过“山叶”这个厂号的电单车,更不用说骑乘过这款摩多了。
2019-05-12 08:05:49
寫啤酒蜜酒外求記,這幾年包括出遊或朋友帶來本地喝過的好酒,其中有不少大名鼎鼎被眾多啤迷追捧的釀坊作品,也有些或許不是那麼被熱切關注,但美味的酒,回顧中發現還有不少遺珠,值得一提的好酒還真不少。
2019-05-12 08:05:22
这舞蹈课,处理的其实就是自己与自己,別人与自己的关系——要还是不要?带领还是跟随?强硬坚持还是放低姿态?没想到,在舞蹈课学到的技巧这么快就用上了。
2019-05-12 08:05:50
继2月的Chocolate Box Huahin之后,这次重游大城,我们也选择了两家在设计上有看头的住宿,一是Sala Ayutthaya,一是Busaba Ayutthaya。这个星期先来看看Sala Ayutthaya。
2019-05-12 08:05:50
冬天的小樽有种宁静祥和的美,时间似乎在这儿停摆了。站在滑雪道上,宁静的日本海就在眼前,往下滑时,天、山及海融为一体,风在耳际呼啸,一切都成为雪国最美好的记忆。
2019-05-05 08:05:18
亞羅士打咖啡館在2014年間從無到有的林立,除了是精品咖啡風潮與咖啡館經營理念逐漸吹向當地,更是因為迎來了一名拓荒者——盧捷奇。彼時亞羅士打人認為,當地人均消費能力並不如檳城、吉隆坡等地來得高,精品咖啡館的經營模式無法在當地生存,當中也包括了盧捷奇的父母,但他力排眾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