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Jun 24, 2018
時有國際駕照的老外朋友,在檳城騎了3年的摩多後,前些日子,不知哪一條筋起,檢查了自己的駕照,發現原來他“似乎”只能騎着排氣量不超過125cm3的摩多。
Jun 24, 2018
踏入6月份,想必人人心底里都在歡呼,市井小民期待已久的時刻終於到來──零消費稅,而目前人人都在盡情享受這個短暫的稅務假期(Tax Holiday)。
Jun 24, 2018
在檳城中路(Macalister Road),有一家深鎖着、外在黑麻麻的秘密廚房,沒有店名,也沒有聯絡電話,不知情的人,更不曉得那是一家餐廳。
Jun 24, 2018
隨着對食品安全的意識提升,越來越多的人選擇自己動手做菜,而為了更方便,許多人更善用庭院栽上一些香草,不僅一片綠意盎然,想煮某一道菜時,走出門外就可採摘到所需要的用材,方便也新鮮。
Jun 24, 2018
好野家沒有過生日的習慣,遇上野人生日時,頂多就是晚飯後的點根蠟燭、唱首歌兒、切個蛋糕,這種慶祝模式和哥倆幾乎每兩星期就參加一次“熱鬧蹌蹌滾 超級好玩 無敵精彩”的同學生日大型Party相比,只能用“黯淡無光”來形容。
Jun 24, 2018
由北京飛上海,一下機場,我就知道來到了上海。行李輸送帶邊上已經排好一列的行李手推車,省卻了旅行者的麻煩,這是上海。上海是有細節的城市。上海人經常被批評為“作”,有點貶義,類似惺惺作態,但“作”也是要付出精力和感情的,至少比粗枝大葉強。
Jun 24, 2018
正當我在煩惱這個星期天該去哪裡野好呢,這才發現原來上個星期天那篇文章,一開頭就犯了個錯誤。我記錯了。
Jun 17, 2018
很多年前讀過一本猶太作家的小說(忘了是馬拉末、辛爾還是貝婁),內容說什麼也忘了,只記得書名是《更多人死於心碎》。喜歡看猶太和日本作家的小說,因為書中的人與物及主題,除了寂寞,還是寂寞。
Jun 17, 2018
樹林裡有一些枯樹,每次和一伙人去觀鳥,總會有人輕聲低呼:快看那棵枯木——有時候是啄木鳥,有時候是擬啄木,在光禿禿沒有枝椏、仍舊聳立不倒的枯木上啄孔。
Jun 17, 2018
我心裡面永遠有一個地方是留給隱匿的。就是因為隱匿,我才學會愛一隻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