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Apr 30, 2018
甫抵達紐約卸下行李,阿斗姐妹(小斗蹺了一堂課特趕下來會面)一聽難得在悶得抽筋的旅程中,居然有着這麼刺激的事故,自興奮莫名。可我才講了個開頭,那個大斗卻去頭捏尾直切要害問:“重點是有沒有給你們升艙先?”呃,還以為老娘被折騰的過程才是重點呢……難怪一向與人溝通不良,原來老劃錯線。
Apr 30, 2018
現在小學的課程跟我小時候的很不一樣,有時候我面對小學的作業也會有那麼一下下的一籌莫展。
Apr 30, 2018
從倫敦劍橋牛津一路瞎逛到伯明翰,然後再晃回到倫敦後,連行李箱都拖爛了——不在炫耀路走很多,而是抱怨英國的行人道爛路特多。
Apr 26, 2018
現代包青天用了超過40分鐘時間宣讀出他的判詞後,大小閨秀面面相覷,側着頭問坐在她倆右方的我:“法官講啲乜啊?係唔係我哋贏咗啊?”
Apr 26, 2018
隔壁家的那個做媽的又在大聲叱罵女兒了。她有着一種出奇尖銳高昂的聲調,我可以想像得到每個聲量像竹籤般,透過磚牆從她那頭直接透牆而至我們家這頭。
Apr 26, 2018
某天母女在扯淡,不懂怎麼會扯到,人老了嘴角形成的八字紋會顯出一副古板的“牢騷款”(grouchy look)。
Apr 25, 2018
我的立場不曾動搖,因為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即使你千方百計地說另一個政黨如何偉大,我還是無動於衷。正如你說你媽媽多好多好,我不會質疑,因為她生你養你愛你,我不可能去挑戰你媽媽對你的真心,不惜辱罵你的媽媽,去証明我媽媽比你媽媽好。
Apr 25, 2018
在美國生活其實也算不上有啥文化震盪感,唯一最切身體會的就是,吃東西時,嘴巴不能發出聲音來(滿頭黑線)。大斗也不時提點來着,老美對咬嚼聲特別的敏感。乃至剛開始時,我們每逢吃東西也狀似快變得神經衰弱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漸漸也感同身受般——咬嚼聲真的很刺耳耶。
Apr 24, 2018
當年人在異鄉第一份工就是洗大餅,這也是跳機客最易入手的工作,不需要任何技術含量,只需要一雙手且不怕髒,因為洗碗之余也要處理客入吃剩的殘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