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May 26, 2017
能夠令暴戾嘛嘛“嗯嗯”發聲如此虛心受教的人物不知是誰,只見他一收線後,便目無表情轉向蜜斯白和我說:“既然沒有其他問題,你們先下去樓下的接待處,等下會有人載你們去酒店見董事。”
May 26, 2017
小公寓裡有個小書架,那是整間屋子名義上最“體面”的一件傢具——不是撿回來的。而是,小斗以前同住的前輩畢業離開後留下的(//呲笑//呲笑//)。看到書架上的那個漂亮紙盒裡亂七八糟丟放着許多紙鈔,俺也無甚在意,只道那丫頭買東西找回來的散錢。不意,她爹倒出來一看,有100元50元的大鈔,混雜在一堆20元和10元5元小鈔中。他數了數,嘩,合計超過千元去。
May 25, 2017
于素秋曾與另七名一線女星合組成“八牡丹”,各以一種顏色代表,她是其中的“黑牡丹”。“八牡丹”中,林鳳年紀輕輕便自殺身亡,鄧碧雲、鳳凰女、余麗珍後來相繼離世,如今輪到于素秋這“黑牡丹”凋謝枯萎,現只剩下羅艷卿、吳君麗與南紅三人。
May 25, 2017
過了個週末大叔便獨自趕回去做工,6月方再過來相聚——真代他難受,又得再折騰了幾十小時的飛程。阿斗姐妹自然嘀咕不已:難不成就是專程護送媽咪過來嗎?哎呀呀,老娘俺還真沒啥正事可做呢——在這裡。
May 24, 2017
像正能量的人和負能量的人,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變成兩個陣營的對頭人,我覺得正能量的人也會哭,負能量的人也會笑,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反應,我覺得就不必區分正負,人就是人,管他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只要不造成破壞或引起別人不安,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
May 24, 2017
老妹週末過去咱們家瞧瞧,火速傳來短訊:跳了電,冰箱洩了滿地水,裡存的食物恐怕已報銷。唉,每次出遠門仿彿有把孩子獨自留下的忐忑感覺,要打點的東西總狀似掛一漏萬心有慼慼。這次真是,好的不靈醜的靈。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