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Jul 09, 2018
大叔回到艾城的次日,自然是想把我揪出門一道晨運去。可憐,我不知不覺已養成睡到日上三竿太陽曬屁股才起床——比蟲兒還懶的夜貓咖。如今正值夏季,天色一般在凌晨五點多就開始透亮起來,等到七八點烈陽都已高照了。老娘一向視太陽為天敵,加上如今深受過敏症加害,皮膚恐怕會癢得令人真正抓狂。不過,在習慣性清晨起來上廁所兼喝水時,突然就決定了,與其立刻倒回去睡回籠覺,不若先去晨運回來再睡不遲——反正老娘已列入無視何謂生活秩序的廢柴派。
Jul 06, 2018
買家隱身在一家名不經傳的公司背後,而且身家不知多少個億的拿督又並非該公司的股東或者董事,總讓我心裡有些不踏實,甚至還置疑是否真有這個人存在。
Jul 06, 2018
俺那小弟見我終日足不出戶,生怕給悶到憂鬱症什麼的,遂想到不如推薦我跟他的一個白人同事的老婆,齊齊到台商廠找點事幹云云……這事姑且就不說了,但說起這台灣廠的情況,我光是聽就耳朵打結——簡直一團亂麻。
Jul 05, 2018
上海小學二年級所用的語文課本,最近竟將其中一課課文裡面出現的“外婆”一詞,全部改為“姥姥”,引起強烈爭議。上海市教育委員會解釋,根據《現代漢語詞典》,“姥姥”是正宗普通話詞匯,而“外婆”則屬方言,所以要“糾正”,把課文中的“外婆”全部改為“姥姥”。
Jul 04, 2018
我當了爸爸,常常抱着小寶貝,讓他在我的肚子上來回彈跳,彈啊彈啊彈,我的小肚腩就隆了起來,就變成一張名副其實的彈床。
Jul 04, 2018
就在握緊拳頭強忍着不去想不去抓,瞬間腦子裡奔走出的念頭是:一個人到底對自己知道多少瞭解多少?
Jul 03, 2018
早在入冬後,已深受過敏症折騰,小腿密密麻麻長了片凍瘡田。這個毛病打從N年前冬季出遊(將就孩子假期嘛)就開始出現,之後每年一入冬,它就成了我身體一個精忠報季機。不過這些年來,我把智慧提升到另一個高度——遇強則強,遇虐則虐,無視掉它,反正天氣回暖它自然慢慢識趣地退場。
Jun 29, 2018
老臣我如此斗膽提出此建議,並非無的放矢,而是事前已做了功課,發現3家子公司可發出足夠的股息給它們百分百的媽咪總公司,好讓總公司派發相同數額的股息給股東,以便7名股東買下自己的全部孩子。這個構想令我覺得自己是個有神來之筆的天才。
Jun 29, 2018
也許有人會好奇,我這分明才說院子的果樹不就剛種下的嗎,怎麼就提到果子去?哎,你才知道在美國找食有多難。這些果樹農為了更吸引人們去買果樹,還得祭出一些“呃鬼吃豆腐”的大招:樹苗全都是“有果為憑”切切實實懸掛着果子的才行。
Jun 28, 2018
這幾年常在報上的娛樂版看到“躺槍”兩字,起初不懂是何意思,若按照字面上的直接解釋,似乎就是“躺在槍上”。要是躺在一把手槍上睡覺,腰背壓在硬硬的槍械上,豈能睡得舒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