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Jul 27, 2018
2018年6月11日那天,該也算是個令白頭宮女低迴的日子,因為就在那個下午,我給三家“被執笠”的子公司的所有大小股東,簽發了個別的退股回款通知書。
Jul 27, 2018
大斗那老廣鐵哥兒的岳父母從上海來訪,既知咱們也上來紐約了,故而特約了週末大家聚一聚,畢竟他們還人生地疏,連可以聊天的人也沒多一個。
Jul 26, 2018
教育部長馬智禮宣佈,從明年開始所有學生都要改穿黑鞋取代白鞋上學,因為很多家長都說黑鞋不易骯髒,不用常洗,這樣孩子就可省回洗白鞋的時間,改用來讀書;而家長也可省回買肥皂粉和鞋粉的開銷了。
Jul 26, 2018
五月份開車下北卡時,畢竟車裡有個年輕人,我們一路沒停頓直奔了整900英里。
Jul 25, 2018
十多年前我異想天開,想自資辦報,辦一份大拋笑彈的《笑報》,同樣是報導時事新聞,但會以嬉笑怒罵的方式編寫,那時候因為發覺報章新聞都沉重如大石,生活苦悶煩憂,何不放鬆一下,讓自己好過一點呢?
Jul 25, 2018
臨走前,到後院巡視了會兒,順手把幾根四季豆摘了回來。然後,也讓在前院勞動着的大叔把那幾顆草莓一併採了。他說:“還不夠紅艷(熟)呢。”誒,這個時候還管它紅不紅艷,不摘就等於留給蟲兒開大餐了唄。
Jul 23, 2018
熬夜看世界盃,是為數不少且很久遠的事,久到只記得當年初入行工作,窮得響噹噹之際,有人不惜清空薪水袋只為了搬一架電視機回來看世界盃,至于那一年的世界盃好不好看,反而不記得了,證明當年我把錢看得比世界盃還重。
Jul 23, 2018
跟着斗轉星移的環境中,對割捨離終於有了大刀闊斧的進步——是對物件這塊。
Jul 23, 2018
老大大部分時候都是個不挑嘴,吃什麼都很香的孩子。
Jul 23, 2018
又到該收拾行裝的時刻了。先北上紐約和波士頓,分別與大小阿斗相聚,然後就要打道回馬了。倏然,“四處為家”四粒字閃進腦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