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人


敦馬:照意思辦事 林冠英沒反馬來人

: 2020-03-12 19:03:26

前首相馬哈迪說,在希盟政府時期任財政部長的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實際上是照他的意思辦事,而且“林冠英做的很多事都沒有表現出他反馬來人”。

他坦承,知道背後有人在推動成立一個馬來府政的運動,也有人指他受到林冠英的支配。

“譬如,林冠英撥出一次性4億令吉撥款給吉蘭丹、2億令吉給登嘉樓、2億令吉給吉打

,我記得他也有撥款給玻璃市。這全是馬來人的地區。”

此外,馬哈迪說,林冠英推出新政策,包括2020年財政預算案,全都交給他,讓他和顧問們審查。

“如果說他太偏向行動黨,我們不會同意。”

“如果我們給馬來人10億令吉,就不能給華人1億令吉或十分之一?但卻有很多審查的人認為完全不要給華人,這不可以,我不能接受。”

“所以,我的意見在土團黨的最高理事會會議上被我的政治秘書拒絕,而我輸了。”

他表示已因為與這名政治秘書因為意見不合而反目成仇,並承認“是的,他是推動退出希盟運動的一分子。”

另外,馬哈迪說,安華的忠實支持者曾當面要求他不要讓安華成為首相,他因此知道安華的人氣已經式微,如果舉行全國大選,他不相信安華將會獲得支持。

至於會否再次協助安華成為首相,他則答說:“我目前無法選擇。但我所知道的是,許多人不滿安華。”

“我已承諾要辭職,之後他會設法得到這職位。但是,在此之前,有很多他的中堅支持者來找我,要求不要讓安華成為首相。”

馬來黨須團結領導馬來人 禮端否認曾向希山建議

: 2019-10-17 19:10:51

(吉隆坡17日訊)土著團結黨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禮端尤索夫否認曾向巫統前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建議馬來政黨必須團結以領導馬來人。

《新海峽時報》報導,希山慕丁是因為禮端尤索夫的建議,才會想要成立沒有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的聯合政府。

對此,也是企業發展部長的禮端尤索夫在國會走廊受詢時,反問“我沒有,我有向希山慕丁提出建議嗎?”

他說,有很多人針對團結提出建議,包括如何讓各個種族團結,而“共享繁榮”的願景已經清楚說明馬來西亞人必須團結,而不是由不同的團體去團結馬來西亞人。

“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不代表任何單位的立場,其實願景、政策都已非常清楚說明了。”

“我們常常針對如何讓馬來西亞人團結一致進行討論,有關'馬來人必須團結以領導馬來人',我們應該正面看待這件事,因為馬來人不能分裂,唯有團結才能領導馬來西亞。”

另一方面,希盟秘書處主席拿督賽富丁說,希盟政府將會確保我國是“多元種族的DNA”的政治環境。

至於希山慕丁說其文章無關種族政治,他則表示他較早時已經有充分回應。

較早時,希盟四黨總秘書和組織秘書警告希山慕丁和他的盟友,停止他們建議組成排除行動黨及國家誠信黨政府的企圖心。

希山慕丁於昨天在國會走廊受詢時,否認他要排除行動黨及國家誠信黨組政府的企圖,以及釋放種族政治的訊息。

廢除華淡小太極端 許廷炎斥漠視非巫裔

: 2019-10-09 16:10:44

(檳城9日訊)檳州華人大會堂主席拿督斯里許廷炎今日發文告,堅決反對馬來人尊嚴大會提出的要在6年時間內廢除華淡小。

“我們堅決認為,此議決是完全不能讓人接受的,它徹底無視非巫裔的感受,充斥著種族極端言論。”

雖然首相敦馬哈迪指政府會慎重研究大會的訴求,且不意味政府被迫接受每項提案,以及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也強調絕不關閉華淡小。

他說,但有關的議決明顯罔顧非巫裔的感受,且也反映提出有關建議的蘇丹依德里斯師範大學代表,對國家、各種族間的感受、和諧與友誼的非常不敏感。

“學習母語是受到國家憲法的保障。國家憲法下的王室和土著,伊斯蘭及國語的地位,從未受到非馬來人質疑和挑戰。但是國家憲法也闡明各族擁有學習母語的權利,這是各族都所應該尊重的。”

他說,此建議也讓華社感到憂慮與恐懼,母語與華小的未來前途將進一步受威脅,這種行為有日益加劇的趨勢。

多元教育國家富強

“我們希望執政黨內所有政黨及領袖,在政府內提出華社的擔心與不滿,且讓其他成員了解非巫裔在憲法下賦予的母語地位、權益與保障。”

他認為,目前是一勞永逸解決此課題的時候,希盟政府應兌現競選宣言內提到的尊重大家所選擇的學習環境,包括尊重大家把孩子送往政府學校如多源流學校。

“問題一再被提出只會助長極端分子的氣焰,不時提出傷害種族感情、感受與權益的言論。馬來西亞獨立60多年,大家應重視全民尊嚴而不是狹隘的某民族尊嚴。也勿以種族主義為核心,讓一個種族發出對另一個種族構成傷害、威脅及讓氣氛緊張的言論。”

他強調,國家獨立至今,多元可為國家帶來富強,不應走回頭路,回到殖民時代的單邊主義思維。

“歷史證明,無論是政治、經濟,唯有全球化、自由化才能確保進步與合作的最重要元素。我們希望讓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教育歸教育。”

他說,把教育與學習母語權益問題參雜政治,包括政黨間的博弈並沒讓人民得益,還破壞了各族多年來辛苦建立的良好關係、親善與諒解。

“本堂希望政府把時間專注在確保國家經濟與人民和諧上,通過正確教育與經濟改革方案提高人民收入。一個擁有更高深教育,經濟收入的國家與人民,自然會受到尊重與推崇,也會更有尊顏。”

首相:不認同安華扶弱論 “不照顧馬來人將敗選”

: 2019-09-27 23:09:22

(紐約27日訊)隨著公正黨主席拿督斯裏安華指扶弱政策應著重貧困人士,而非以族群為基礎,首相敦馬哈迪即說,他不太認同安華對扶弱政策的看法。

“大部分的貧戶都是馬來人,如果你不以他們是貧窮的馬來人的角度去看他們,馬來人不會支持你。安華對貧窮的看法是對的,但你必須照顧他們,否則你將會在下一次大選中敗選。”

馬哈迪也捍衛他本身於1981年至2003年第一次任首相時所實施的扶弱政策。

“我們需要提拔馬來人,以便你不會認定說馬來人都是鄉區窮人,華人是城市富人。我們新的理念是共享繁榮,並減少城鄉差距,州與州、種族與種族(之間的差距),藉此減少妒忌的感受。我們可以共同生活,維持穩定與和平,那是我們成長的方式。”

他於紐約時間週三向美國外交委員會發表演講時也說,他已為大馬盡了力,但遺憾的是,他無法確保國家在他下台之後必定一帆風順。

他指出,他之前於2003年下台時曾以為已為國家鋪下康莊大道,而當時的國家機關運作良好,社會穩定。

“但另一名領袖有不同的想法,所以直到現在,我也不能確保我的任何繼承人可以做得好。我能做的就是製定能夠成功的措施。我認為我國可以在2030年達到先進國目標。”

他披露,雖然希盟新政府的領袖不大有經驗,但他們為人正直。

他說,之前所發生的問題是,當首相貪汙,底下領袖也貪汙。

“所以,我們撤換他們,如果他們(涉貪)就會受對付。”

馬哈迪指出,希盟政府致力於剷除貪腐,而大馬已幾乎杜絕了所有大型貪汙,並將尋求對策以打擊小型貪汙。

“人們都知道我們不會對貪汙妥協。”

指英殖民帶進華印工人 “我們容忍並提供公民權”

馬哈迪說,大馬經歷了殖民統治後沿襲了英國的行政管理模式,而在殖民時期是以英國人為首,大馬人為次,所以,移交政權的過程順利,制度也維持下去。

“在英國殖民時期,他們把華人和印度工人帶進來(大馬),而原住民也接受他們。在獨立時期,40%人口是移工,但我們容忍並提供他們公民權。”

巫裔輸在懶態度差 敦馬吁向華裔學習

: 2018-09-10 14:09:48

(吉隆坡10日訊)首相敦馬哈迪指出,態度惡劣與怠惰的工作文化,導致馬來人在經濟競爭中輸給華人。

他說,馬來人要在經濟上取得成功,就得承認錯誤並改過自新。

他上周四在布城的首要領導基金會接受《當今大馬》及《陽光日報》聯訪時說,馬來人是有與其他種族,特別是華人一較高下並取得成功的智慧及能力。

“可是,儘管馬來人享受政府提供各種形式援助的特權,他們卻依然未能脫穎而出。”

他因此倡議向東學習政策,以便從日本的成功故事中學習。

“在馬來西亞,我們其實也可以向華人學習,在同一環境、同樣的氣候下與馬來人一起打拚,他們取得了成功;看到這一點,我感到很難過。”

他說,當他多年以前還是一名議員時,某天參觀了一個稻田區,兩塊毗鄰的稻田,只有一塊有健康的莊稼。他於是問了朋友這是怎麼回事。

“他告訴我,健康莊稼是華人擁有的,這就是說,當你給平等的機會時,一切都是一樣的,可是,當你給馬來人時則無效。”

援助馬來人計劃被浪費

馬哈迪強調,馬來人的文化與態度是罪魁禍首。

他說,馬來人不努力工作。馬來人的智力與華人相差無幾,然而工作文化卻沒有促使他們努力工作與秉持誠信。

“如果我們不濫用權力與金錢,我們就會成功。”

他說,政府援助馬來人的部分計劃項目已經被浪費了。

“我們無法取得成功的原因是,當獲得機會時,例如發出旨在吸引馬來人進入汽車業的汽車進口准証(AP),他們卻不從事銷售汽車的業務,而是將AP賣給第三方,政府發出的合約也是這樣。”不過,他承認,有少數馬來人利用機會開展業務並取得成功。

巫裔願與他族分享大馬

針對種族關係課題,馬哈迪說,馬來人願意與非馬來人分享馬來西亞,而非像一些國家在獨立時趕走異族,譬如緬甸在獨立時趕走許多印度商人,肯雅也趕走印度人。”

他指出,馬來人沒有驅趕非馬來人,即使非馬來人依然心系他國。

貧富懸殊致種族衝突

“相反的,我們共享政權,就聯邦層面來說,我們不曾有過100%高官為馬來人,除了在吉蘭丹和登嘉樓或許可以見到,但聯邦願意合作,與所有族群分享政權。”

不過,馬哈迪認為,種族之間依然存在的經濟鴻溝必須及時糾正,以避免種族衝突。

“馬來人與其他種族仍有貧富差距,所以還需要扶助馬來人,以便他們能夠與其他種族平起平坐。”

他認為,貧富懸殊太大或將會導致對抗,甚至引發騷亂。

“貧富差距過大不是好事,久而久之就會有騷亂。一個族群內,若貧富差距過大就會發生類似殺掉最高領袖的俄羅斯革命,可是,我們這裡能夠制止這樣的事,將焦點放在馬來人身上,以便他們感到安全,同時能夠與其他族群達致成功,這是原來的巫統鬥爭宗旨。”

巫伊合作無法奪聯邦政權

馬哈迪認為,巫統與伊斯蘭黨只是為了爭取馬來選民而合作,而這無助於兩黨奪取聯邦政權,因為兩黨在一些特定地區不能獲勝。

他說,東海岸政壇風氣有異於西海岸,東海岸因有高達90%為馬來人的選民,風氣不同。

他說,東海岸選民之所以會在509大選支持巫統和伊斯蘭黨,是因為無法辨識土著團結黨或公正黨黨徽,才沒有支持希望聯盟,才讓巫統或伊斯蘭黨坐收漁翁之利。

“雖然他們沒法投選(給我們),但他們投給伊斯蘭黨。伊斯蘭黨和巫統合作,不可能拿到組成政府所需的足夠議席。”他是在詢及巫統與伊斯蘭黨緊密合作,甚至有意互派代表出席對方的大會時,如此回應。

馬哈迪也痛批大搞種族課題的巫統主席阿末扎希,指對方此舉或許能在一區勝出,但卻沒法執政聯邦。

“阿末扎希還是沒變,以為玩弄種族課題就可以掌權。”

抨扎希搞種族課題

他說,玩弄種族課題或許可以贏得一個選區,卻不能贏得整個馬來西亞,就如只仰賴馬來人的伊斯蘭黨,同樣不可能贏得政權。

“你只有跟其他人合作,才能獲取更多支持。伊斯蘭黨能獲取更多支持,因為馬來人在巫統找不到馬來人,但卻不了解團結黨,所以他們投給伊斯蘭黨,不是支持伊斯蘭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