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耳之間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望天

: 08/10/2018 - 19:11

幾年前我開始學習攝影。每個月都會給自己一個挑戰與任務,選擇一個主題做為學習拍攝的題材。

有一個月我選擇的主題是“天空的雲彩”。每天我都仰望天空尋找美麗的雲彩、日出、日落或日中午、晴天、雨天或陰天,只要有一點點空閒時間我就會仰天看雲彩,拿起手機或相機拍下其變化無窮的美麗,這個望天的習慣就是在那段時間知不覺培養出來的。

養成了這個隨時隨地望天的習慣,讓我對天空的美麗欣賞更加敏感。有時,在醫院忙完了一整天的繁重的工作時,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辰。黃昏的雲彩尤為迷人,望着窗外的天空,欣賞造物主的神奇創作,心裡充滿無限感恩,工作的疲憊也頓時煙消雲散了。望天讓我消除疲勞,重獲生活的力量。

我的一個朋友經常說:“天空是上帝的調色盤!”他不是一個基督徒,但還是能那麼有詩意的形容天空,我想是上帝對他的啟示吧!我當然很贊同他所講的這句話。我每次仰望天空欣賞雲彩都會有不同的驚訝、不同的感動、不同的發現!因為每一天的天空都有不一樣的雲彩,不同的顏色搭配、形狀各異、深淺不一、變化多端、瞬息萬變,讓我非常着迷。

難得一見的雙彩虹

乘搭飛機時我喜歡坐在靠窗位置,因為可以欣賞到天空的另一種美麗。在空中看天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天空當然又有另一種新的感覺,新的體會。當飛機飛行在雲上,我是俯視(而不是仰望)有如團團棉花,形形色色的雲朵。我開始以想像力去幻想這些雲朵像什麼,又不像什麼!這是旅遊時另一種想像之旅,另一種樂趣,另一種休閒!

望天的習慣,也讓我比他人更輕易發現天空的種種突現的美麗,和一群人出外旅遊時,我總是第一個發現到天空出現彩虹。有個朋友奇怪的問我:“為什麼你總是第一個發現到彩虹的人?!”我微笑的回答:“很簡單,我有望天的習慣。”

有一次和家人搭飛機去旅行,在機上驚喜的發現窗外出現難得一見的雨後天晴的雙彩虹,讓我們興奮不已。我們立刻以手機拍下這美麗的一刻。那次的旅遊又添加了一點驚喜的回憶。

望天讓我最大的感悟是世事無常,滄桑變化。我們凡夫俗子總是太執著於太多不能控制的事物,而變得患得患失、鬱鬱寡歡,錯失了很多人生的精彩。要學習徐志摩的那種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不是那麼困難吧!

望天也讓我明白台灣作家杏林子所寫的一句發人深省的話:“當你煩惱時,多看看雲吧!雲會告訴你,一切都會過去。”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日出與日落

: 04/14/2018 - 14:21

3年前,她第一次來治病時已經是90歲高齡。她可以說是百病纏身,罹患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與中風。她被子女帶來醫院治療胃出血的毛病,我把她轉介給一個腸胃科醫生做進一步檢查。

內窺鏡檢驗顯示有一粒大胃癌腫瘤。她年事已高,又有那麼多的疾病纏身,所以子女們都不願意讓她知道病情與診斷,也不想她再做進一步侵略性的治療。他們只想以簡單的醫療來減輕她的痛楚。

一天下午去加護室檢驗她時,與她聊了幾句。我發現她的思維還是很清澈,但可以看出來她也心裡有數,知道自己的病情危重。但她沒有怨天尤人,只是心平氣和的接受一切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我很憐憫她的身心痛苦,但也愛莫能助。

在我要走離她的病床那刻,她突然拉住我的手告訴我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快速的檢閱她的病歷資料表,證實今天的確是她的生日。我不知道是否在如此的情況下,應該祝賀她“生日快樂”。“生日快樂”這個祝詞在她身心俱疲的狀態下,聽起來好像很諷刺性的!我只能安慰她說:“我會為你祈禱!”

我突然覺得心裡很難過,在眼淚奪眶而出之前,我加速快步走離她的病床,我不願讓她看到我為她掉眼淚。然而,她奇蹟般的身體帶着癌症繼續生存下去,每兩三個月她的兒女都會輪流帶她來複診。

與癌共存三年

我可以看得出兒女對她的厚愛,在旁對她照顧得無微不至,而她每次來複診時總是一副淡然處之的模樣。她已經把生命與死亡看得很開,默默的等待生命結束的那一刻。每次看着她離開診所的背影,我心裡暗想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的複診吧!

但她卻有很強的生命力,與癌症共存了3年才撒手人寰。她的兒子在她病逝一星期後,安頓好了一切後事,特地來到向我道謝,並送我一張致謝卡。雖然是在百忙中我還是騰出時間和她的家人傾談了幾分鐘,安慰他們失去親人的悲慟。他們一直向我表達謝意,感謝我在她生命中的最後幾年對她的照顧。

他們也告訴我,她臨走前一直吩咐他們要來找我致謝,讓我覺得很感動。我知道自己其實只是盡了一個醫生的責任,給予她一點的治標藥方及安慰之言。更多的時候我只是耐心的聆聽,甚至從她的話語中獲取一些人生感悟與智慧。從與她的交談中,我明白了為什麼有人說要優雅的老去就得花時間與長者交談!

她對年老,生命與死亡的那份淡然,讓我體會到原來日落與日出同樣的美麗。我突然想起黎巴嫩詩人紀伯倫的一段詩句:原來生命與死亡是一體的,就如大海與河流是一體的。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在心臟未衰歇前

: 01/10/2018 - 13:12

在越南的胡志明市出席一項心臟研討會。會議上討論到心臟衰竭的問題,全世界各地心臟專科醫生集思廣益的積極討論着,如何去更有效的去醫冶這個嚴重的心臟疾病問題。在參與討論的過程時,我不經意間想起一個最近因這疾病而死亡的一個中年病人。

這個五十多歲的男士,十多年前已經罹患心臟衰竭的疾病。他是一個很積極的病人,經常運動,控制飲食,準時到醫院複診,準時服用藥物。他的家人也很支持,和他一起面對心臟衰竭的挑戰。然而他的疾病是一直趨向嚴重。

在這十年期間他反復進入醫院醫治他日愈嚴重的心臟衰竭問題,而且越來越頻密。我也一直不停的根據最新的醫學研究報告調整他的藥物,給他最好最新的療法。有很多其他的病人對於新的醫法反應良好,但是新的藥物對他來說只是產生短暫的反應。他好轉一陣子讓我們覺得有希望了,但過不久他的情況又繼續惡化,又讓大家的心情跌入低谷,正如很多心臟衰竭患者,病情反反复复,但他的情況總體上來說是在日趨嚴重。

家人來通知噩耗

幾個月前,他的病情已是進入心臟衰竭末期了,和國家心臟中心的心臟衰竭部門主任商討後,我們覺得他不適合做心臟移植手術,但決定給他一個最後的機會嘗試左心室輔助儀器治療。這個療法非常昂貴,也有一定的風險,但是他與他的家人還是決定繼續與這糾纏他多年的疾病一搏。我很佩服他的勇氣與他的家人的支持與信心。

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在還未來得及進行左心室輔助儀器裝置手術前他的病情又突然極度惡化。在國家心臟中心的加重病房醫治了幾天後,他最終還是鬥不過病魔而撒手人寰。他的家人在他逝世幾天後,特地通知我這噩耗,也送我一張自己製作的致謝卡片,感激我多年來對他的照顧。我很感動他們對我的感恩。

病人的病逝對於醫生來說是一種打擊與挫折,因為這顯示我們最終還是抵不過病魔的施虐。然而如果病人家屬能明白到,醫者的盡心盡力與目前醫療的有限而繼續感恩醫者,那麼這對醫者來說是一種肯定與鼓勵。

他的病逝啟示我,我應該寫篇短文提醒大家要珍惜心臟及對心臟衰竭的認識。我們的心臟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器官。當我們還在母胎的時候,剛形成的心臟就開始跳動。從那時刻開始我們的心臟就開始為維持我們的生命而不停的工作,直到我們壽終正寢為止。

然而我們經常忽視了這個為我們身體默默服務的重要器官。我們種種的不良生活方式(如抽煙、缺乏運動、不良的飲食習慣、濫用藥物等)一天一天慢慢的破壞心臟工作而引發種種的心髒病,最終導致心臟衰竭。

當然也有不少的病人是因為先天性的心臟問題導致心臟衰竭。心臟衰竭絕對不是一種輕微的疾病,其死亡率甚至超過一些癌症。

我希望大家能對這疾病有更大的醒覺,及早預防,診斷與治療。更重要的信息是,在心臟還未產生任何衰竭的問題時,讓我們能感恩心臟對我們身體的無語付出與服務,讓我們以健康的生活方式,好好的珍惜與保護我們唯一的心臟!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不動與過動之間

: 12/13/2017 - 14:31

最近出席一項醫學研討會,其中一個講題是討論運動過多對心臟的負面影響。運動對身體健康很重要,這是眾所周知。但是近來有多項醫學研究報告顯示,過多的運動不只對健康沒有幫助反而會帶來破壞。這些研究顯示完全沒有運動是導致心臟病的誘因之一。一開始做運動罹患心臟病的風險就開始下降。運動愈多其風險就下降得更多。但這風險下降的趨勢會到一個飽和點。當運動量過多時就會出現一種回轉的現象,心臟病的風險又開始上升了!

這些研究成果表明了一個世間的真理:物極必反。一切美好、正確的東西如果太多了就會變成不好了。所以說凡事都應該適可而止,不要過份就能恰到好處。這就是中華文化所倡導的中庸之道吧!

這中庸之道,用在運動與養生保健方面也是很恰當。

但是話說回來,我倒不是很擔心這些醫學研究結果對我國人民帶來的衝擊。原因很簡單,我們大馬人民群眾根本不必憂慮是否運動過度,而是要擔心運動太少或者是完全沒有運動。大馬人民在某方面來說是幸福的,我們是東亞國家中最肥胖的,糖尿病的增長率也是最快的!其中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吃澱粉類食物太多而運動又太少 (完全不動的也為數不少!)。所以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過度運動的問題根本就不會發生。我倒有點擔心懶惰運動的人會以這些研究報告來顛倒是非,指責運動對身體不好而提倡不必運動。

要鼓勵病人運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們有太多不運動的借口:天氣太熱,工作太忙,關節疼痛等。但是要經常運動的原因只有一個:為了身體健康。除非我們能明白運動對身體健康的重要性,我們是不會去克服那種種站不住腳的借口而下決心運動去,因為人都會有種惰性。

要保持做運動的習慣就得找一些自已喜歡的運動。我的診所護士就是因為熱愛尊巴舞(Zumba)開始努力運動,而且持之以恆。之前我一直鼓勵她運動以保健,她也是以上述種種原因推搪。現在找到她所喜歡的運動可以自動自發的運動去了。上個月去一個民眾會堂給心臟病的講座,為了提倡健康生活方式,主辦單位也在講座會之前來一場跳尊巴舞的運動。她也興致勃勃的與一群姐妹團到場支持。如今她的運動量已經超越我,看來我也得快馬加鞭了!當然還是得提醒自己不要過量。

在不動與過動之間,適量的運動還是上上之策。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