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生命有轉機】積極面對乳癌獲重生 覃雪玲有健康才有希望

: 08/10/2018 - 19:02

(八打靈再也訊)居住在關丹的覃雪玲有很強的保健意識,由於年齡已近更年期,她對有關課題更是特別關注。在2017年12月某一天,譚雪玲翻閱到報紙上如何自檢乳房,因而興起在沖涼自檢,發現自己的左邊乳房有凹陷的症狀。

她回憶說,當時看到左乳凹陷,便立即照着報紙自檢指示,撫摸自己的左乳有否硬塊,可是卻不果。於是,當她去做子宮抹片檢查時,順便對婦科醫生講述有關症狀,做掃描以確認病情。

“在掃描後,醫生告知我左乳下側有6毫米的黑點,叫我作好心理準備,也建議我盡快去吉隆坡的專科醫院做乳房X光檢查(Mammogram),還勸我別再拖延。”

“過了幾天,我前往吉隆坡一家醫院做乳房X光檢查,報告出爐後,醫生告知我左乳患有惡性腫瘤,確診為乳癌第二期。醫生解釋說,腫瘤若是圓形屬良性;若是腫瘤邊有‘爪子’則屬惡性,而我腫瘤的‘爪子’鉤到左乳下側皮膚,因此在鏡子中看到凹陷現象。”

家族第一人患癌症

她提到,一開始醫生給予2星期考慮應否手術,但她完全沒有猶豫半刻,告訴醫生立即可為她進行手術切除腫瘤。醫生也說有兩種手術供她選擇,第一種手術是兩次性,切除腫瘤及檢查淋巴;而第二種手術則是一次性做完兩種治療。她選擇了後者,只因她不想兩次被麻醉。

“我家人都不曾患過乳癌,而我是在家族裡第一個患上癌症的人。當知道患上乳癌很愕然,但我知道要冷靜地面對這難關,也不想夜長夢多,因此,接受一次性手術將腫瘤切除。”

“我會選擇將手術放在第一個步驟,而非化療,這是因為我很害怕化療後的副作用。我先生在4年前因心臟病去世,身邊的朋友也沒有化療經驗,想找個人商量的機會都沒有。因此,我不斷從電視、上網及書籍尋索相關資料,如斷食抗癌法及灌腸排毒法,但屬‘偏方’始終難以信服。”

她坦然說,自己其實比較傾向於中醫治癌,但中醫不像西醫般按部就班且缺乏透明化,而且醫療費也不便宜,讓她缺乏了安全感,因此最終選擇了西醫治療乳癌。

選擇中醫調理身體

覃雪玲提到,她把癌症看得太簡單,以為切除了腫瘤就一了百了,再選擇中醫調理身體。她說,中醫調養期需要6個月左右,費用達2至3萬令吉之間,與其用2萬令吉來調理身體抗癌,倒不如用這筆錢化療還劃得來。

“在關丹,很多與我一樣的乳癌患者都害怕化療,而其中一名乳癌患者拖延了2年的病情,最後惡化轉移致骨癌,坐輪椅共度餘生。”

“我不想用一筆錢買一個不能預測的未來,最後命沒了,錢也沒了。更不想這麼快離開我的家人,女兒剛剛才大學畢業,兒子還需一年完成大學,家人仍然需要我的支持,我不想我的兒女成為孤兒。”

【Profile】

姓名:覃雪玲(Shirely Tang)

年齡:50歲(單親媽媽,育有一兒一女)

職業:保險業務

病症:乳癌

抗癌經歷分享:把健康顧好,你就可得到全世界。
 

傷口再動刀

換醫院切第二腫瘤

雪玲說,她在第一次做完手術後被醫院人員追問要否化療,此舉讓她焦煩及不滿,最後她決定拒絕那家醫院的建議。她也聽從朋友建議,諮詢其他醫院的專科醫生意見。

“當第二家醫院的專科醫生看了我的手術報告後,非常不滿意乳房的傷口。醫生說,在腫瘤未徹底切除下,化療是無濟於事的,對我說需要在同一個傷口動一次手術。醫生叫我放心,手術雖然有一定的難度,只因肌肉已在上次手術後的1個月裡開始慢慢癒合,需再深入開刀,而第二次手術成功徹底切除乳房第二粒腫瘤。”

她表示,第一次切除的腫瘤與第二粒腫瘤的距離只僅差6毫米,只因第二粒的體積過小,因此,乳房攝影及其它掃描技術無法探測第二粒腫瘤的存在。

“之前的醫院在動完手術後,迫不及待撥電話追問我要不要化療,我不敢想像若在之前的醫院化療結果會是怎樣。第一家醫院的手術費共花了近16千令吉,而第二家醫院的手術費只花了約6千令吉左右,手術費不但相差甚遠,而且物不所值。”

醫護員打氣

化療其實不可怕

雪玲說,很感謝幫她化療的醫生,主診醫生不斷提供相關的資料,也解說她的存活率可高達80%,醫院的服務人員在她化療期間,給予她精神上的支持,讓她不再懼怕化療。

“在化療期之前,我不斷從網絡尋索有關資料,但知道越多資訊反而招來‘懼怕’。在進行化療時,我眼看着藥劑開始慢慢注射於我的靜脈,打從心底是多麼恐懼。不過回想起,化療其實也不是這麼可怕。”

她說,她的化療裡共需要注射6支藥物,每3個星期注射一支,放療25次,整個療程大約花上6個月左右。

化療初期體重下降

她提到,在體質過於敏感因素下,雖然醫生已給她有關藥物服用,但她化療回家後都會感疲累、口瘡潰瘍、噁心及嘔吐。在化療後的第二天,她也會用鹽水漱口,減輕口瘡潰瘍的痛楚。另外,在化療的頭兩個月裡,她也減了500至600公克體重。

“在這期間,我因擔心攝取不夠蔬果量及打不贏這場仗,即使是蔬果汁我仍感噁心及難喝。醫護人員告訴我,金字塔飲食不適合於癌症患者,須攝取營養均衡,用美食獎勵自己,而非壓抑自己的食慾,只要不超量就好。”

“在注射第四支藥後,很多的後遺症都一一出現在我的身上,如腳底、手及舌頭腫脹、腳底部脫皮、發燒、骨頭痛等。當醫生知道我有這些症狀後,立即在第五支藥換了另一種藥劑。”

掉頭髮索性剃光頭

她補充說,在接受化療前,醫生提醒她會脫髮,但她可相信用意志力看控制掉髮的後遺症,但事與願違,在接受第一次化療時頭髮已脫得所剩無幾。

“每當早上醒來看到床上都是頭髮時,心情不禁失落起來,尤其是沖涼洗頭時候,手掌一抓,頭髮一大撮就掉了下來,肩膀及地上都是頭髮,完全不留任何情面的掉髮。第三天已脫得可看到頭皮了,那時感到非常沮喪,一度掉下了眼淚。”

“在朋友的開導下,我釋懷了,決定去美髮院剃光。在剃光頭髮後發現自己的頭型還蠻圓的,還自拍分享照片於朋友圈裡。”

業績不達標

保險執照遭撤銷

雪玲說,在患癌前,她對於自己的健康太過於自信,之前的體檢及驗血報告都“達標”,也不把健康當成一回事。她透露,本身是一名工作狂,可一天只睡2至3小時,時時刻刻都想賺錢,只因她是單親媽媽,就職兩份保險工作以支撐整個家庭經濟。

“一般上,我中午跑雜險,晚上與客戶談人壽保險,夜晚回家還需要忙保險的書面作業或報告。除了忙保險之外,我都會為我兒女檢查功課作業,每一篇作文或每一題數學題我都查閱,因為我知道只要把教育基礎打好,孩子就不會叛逆,因而我睡眠時間也相對減少。當我做完了工作已凌晨4點,干脆躺在沙發稍息一會,就準備明天上班。”

善待自己不再窮忙

“在接受化療期間的一個月裡,花了2個星期化療及休息,第三個星期方可做工,第四個星期又要準備下一個療程,因此,我必須將一個月的工作量在一個星期內完成。在治癌與時間的局限下,我無法達到人壽保險的業績表現,因而被公司撤銷保險執照,這無疑對我而言,是個經濟打擊。”

“在那一刻,我體會到了現實世界的殘酷,也終於明白什麼是‘人走茶涼’的道理。我不得不放棄人壽保險的工作,僅專注於雜險工作。在那時,我也明白以前過的日子只是窮忙而已,並不是‘生活’。”

她表示,在一個月裡,她用一個星期完成工作,善用其餘的時間調養身體。她不僅通過食療,還需要心靈及運動調理身體,也會積極尋找自己喜愛的運動項目,如甩手運動、跑步等,讓自己身體“動”起來。

學會不執著

患癌得比失多

雪玲認為,在抗癌的路上,積極心態是極為重要的。人必須要有正面的思想面對病魔,人若抱着恐懼的心態面對化療,想像的副作用都可演變在自己身上。另外,她也很感激醫護人員給於她很多抗癌的成功個案及正能量,讓她面對化療裡的未知數恐懼及徬徨。

她憶述說,在注射化療第四支藥的養病期間,骨頭的疼痛讓她起不了床,甚至端起食物的力氣也沒有。幸好,在這期間有朋友購買昂貴的補品給她吃,以及照顧起居飲食。另外,她也很謝謝朋友樂意借車給她,還載她從關丹前來吉隆坡進行化療。

“在患癌期間,我得到的比失去還要多,我感受到切膚之痛,領悟到‘重生’的道理,勿太執著,也無需太計較,癌症讓我知道健康是多麼的重要。”

導演白文光回流大馬 10年前作品重生

: 04/18/2018 - 16:07

大馬導演白文光於2008年拍完馬來電影《 Dimensi Cinta》後,即淡出本地影視圈,轉戰海外發展,10年後他回歸大馬影視圈,並成立雲尊影視公司,白文光於週二的推介禮上宣布將會開拍3部電影於今年和明年上映。

除了籌拍3部全新的電影外,白文光也捎來另一項消息,即讓他10年前所執導的馬來電影《Dimensi Cinta》重見光明。“10年前我因為這部電影而決定離開馬來西亞,因為當時無法讓這部電影在電影院、網絡和電視台上映,所以失望離開大馬,沒想到10年後我回來了,也拿到這部電影的版權,所以決定讓電影上映。”至於上映方式和日期,將會稍後公佈。

這些年轉戰中國發展的白文光導演也呼籲大馬電影導演們,若有興趣把大馬電影帶去中國上映,可以跟他聯絡。“歡迎來找我,我這裡(公司)有很多人。”

週二下午在成立儀式上,雲尊影視也捐獻了基金給各大單位,包括聯邦直轄區娛樂新聞從業員協會(娛協),並由娛協主席依爾代領。馬來界天后級藝人Adibah Noor擔任主持人,而陳美娥、陳美婷、蕭依婷、呂愛瓊、陳沛江、蔡子洋,還有名模謝麗萍、陳意遐等,場面熱鬧。

第一副姐替補美后遭攻擊 2016大馬世姐克服憂鬱重生

: 01/11/2018 - 13:09

2017年3月,馬來西亞世界小姐籌備主席拿督林美玉通過馬來西亞世界小姐Instagram賬號宣佈褫奪原任大馬世界小姐塔提安娜古瑪(Tatiana Kumar)的后冠,而時年18歲的印法混血兒塔提安娜古瑪當時是因為在網絡上發表冒犯性的言論,而被判定違反馬來西亞世界小姐的行為準則和合約,使之被褫奪后冠。

消息傳出以後,業界出現了很大的爭議聲浪。有人認為塔提安娜被陷害,並指主辦單位因出於私心而對她採取這項行動,但也有人認為塔提安娜本身確有問題,而當局是因為她的行為違反合約的內容而對她採取行動。

選美參加化妝演講課程

不僅如此,由第一副姐擢升為大馬世界小姐的舒維塔瑟克罕(Shweta Sekhon)也躺着中槍,被一些民眾譴責是幕後黑手。

由於這類閒言閒語迅速蔓延,導致舒維塔相繼被多人抹黑,她更曾因此罹患憂鬱症。

提起舒維塔走上美姐之路的因緣時,她說,一切純屬機緣巧合。原來她過去常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上載一些自拍照片,吸引不少粉絲的關注。

2016年初,一名粉絲建議她去參加2016年世界小姐選美比賽。“我當時就想,反正閒着也是閒着,於是,我便決定參加。”

她自認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華,所以,她在該屆選美賽中只是憑着美麗外貌進軍三甲,並未獲得任何專屬領域的獎項。

在比賽過程中,參賽者先被安排在同一個場地住下來,然後,她們的手機都會被沒收,以便斷絕她們與外界的聯繫。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她們都被安排參加各種課程,包括化妝、演講、走台步,甚至是運動訓練,以便重新磨練自己。

舒維塔坦承,她並沒有很好的運動細胞。但有一個環節,參賽者必須賽跑,並通過面子書作直播。當時,她感到非常緊張,但對舒維塔而言,這些活動都是為了提升自己而必須做的磨練。

中學肥胖積極運動  從65減至57公斤

現年21歲的舒維塔長得美艷動人,是旁遮普(Punjabi)佳麗,自小父母分開,而她和年長她一歲的姐姐則由單親媽媽撫養長大。單親的身世背景,也讓她的性格變得非常獨立。

在完成了中六的考試後,她在等待進入大學的這段時間裡參加了馬來西亞世界小姐選美賽。她從小就不是受人歡迎的漂亮女孩,幼時更是長得特別豐滿,因此,她在得獎後常被人嘲笑她是現實世界裡醜小鴨進化成天鵝的真人版故事。

她說,她上中學以後變得身材豐滿,加上她長得很高,所以乍看之下身材魁梧。

“當時,我常被同學嘲諷。至於我姐姐則因新陳代謝速度特別快,無論吃什麼都還是一樣的瘦,而我則是吃一點點東西就會肥胖。在我身材肥胖之時,很多衣服都穿不下,導致我必須費力找適合自己呎吋的衣物。”

後來,她決定減肥,並成功從65公斤的體重減到57公斤。中六那年,她在母親的鼓勵之下開始健身。同時,她每天也和好朋友一起跑步,結果,她在短短半年之內瘦了下來,並從一個原本身材臃腫的少女變成苗條秀氣的美少女,而她的人生也因此經歷了很大的轉變。

“尤其是桃花運的部分。過去,許多人都對我敬而遠之,但隨着我變瘦,便有人主動向我發出追求攻勢。”

和其他參賽者建立深厚友誼

在比賽的過程中,舒維塔也和其他參賽者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誼。“我是個旱鴨子。有一次,我們在泳池游泳時 ,我只敢在較淺的泳池邊站着,但一不小心,腳部卻被泳池樓梯的鐵桿刺中,導致我血流如注。大伙兒看到後,馬上驚慌的拿着毛巾幫我止血,並把我帶到醫院治療。看到他們神情緊張的樣子,我覺得很感動。”

美姐比賽激烈,大伙兒前來都是為了爭取美后之冠。但在參賽之前,舒維塔的母親曾提醒她把自己的行李箱給鎖緊,因她擔心一些另有企圖的參賽者會把女兒的裙子撕破。

不過,在比賽過程中,並沒有太多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而比賽成績公佈時,她更一舉登上亞軍寶座。

2017年3月份,原本的美后塔提安娜古瑪被褫奪后冠,她取而代之成為美后,然而,這樣“順理成章”的成績卻令她大感不是滋味。網絡上也開始出現許多流言蜚語,許多網友認為是她在後面作怪,才會使得美后被取消資格。

“其實,我得以取而代之是因為前者和負責人有糾紛。我只是以第一副姐的身份補上去而已。”

替補封后錯過出國參賽時機

印法混血兒塔提安娜古瑪因在網絡上發表冒犯性的言論而被奪冠後,許多民眾紛紛通過網絡發表攻擊舒維塔的言論,由於一些批評的言詞極為鋒利,讓舒維塔一度感到很受傷,甚至有好長一段時間患上輕微的憂鬱症。

“當時,有人認為是我對主辦單位洗腦,才導致他們作出更換美后的決定。但結果,各方都把我罵臭。雖然我最終摘冠了,但在被封冠時,全球世界小姐賽早已經結束,以致我未能代表國家出賽,與此同時,負面批評也像烏雲般籠罩着我。”

在這過程中,她失去了曾經很要好的朋友,但也讓她看清楚誰是真心朋友,誰是假意和她交朋友。

“我和原本奪冠的美后感情要好,後來卻因為奪冠事件而不再說話。有人問我為何不主動和對方聯繫,其實,我是不想對方覺得我是出於同情她的原因而聯繫她。”

舒維塔曾因網絡酸民的冷嘲熱諷而萌生放棄后冠的念頭。但在清醒後,她覺得自己問心無愧,遂打消棄后冠的念頭。

此外,她的母親和姐姐對她參加選美一事也都很支持。“我從打扮到化妝,都是姐姐在一旁指點才完成,所以,若我放棄后冠,只會讓愛我的人感到傷心。”

笑對負面批評學習成長

針對網友群起攻擊一事,舒維塔感到百般無奈,且越說越激動,甚至一度為此哽咽。

所幸,她為人積極,方才可以繼續前進,並讓自己繼續保持在最佳狀態裡。

她說,雖然她曾一度因為憂鬱而在網絡上消失無蹤,但她現在已重返社交媒體,為自己的事業重整旗鼓。

此外,她披露,雖然她現在瘦了下來,但要確保身體一直處在良好的狀態,可是需要耗費不少功夫。“我最愛通過瑜伽來保持良好體態,另一個秘訣則是喝綠茶。它不只有助排毒,還可以養顏。”

在未來的日子裡,她還想嘗試參加其他選美活動,想讓自己能代表國家登上國際舞台。與此同時,她也專注於當主持、模特兒和拍電影的工作。

“在拍電影方面,我並沒有太多的天賦,且現階段演技還不好,所以,我會再給自己一些時間,希望自己在這一方面可以有所進展。”

現在的她學會笑着坦然面對負面批評,並認為那是可以讓一個人成長得更快的方式。“在過濾這些批評以後,你會發現它們有時反而讓你變得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