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瑪


不曾申請沒獲通知簡訊 納吉否認羅斯瑪獲援金

: 2020-04-07 14:04:49

(吉隆坡7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澄清,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羅斯瑪並沒有如社交媒體廣傳般獲得800令吉國家關懷援助金。

 

他今日在臉書貼文表示,社交媒體廣傳指羅斯瑪已獲準可領取800令吉國家關懷援助金,正如政府的宣布,當局會根據內陸稅收局的資料庫自動發放援助金,無需申請。

 

他聲稱,其妻子說她不曾申請,也不曾收到簡訊通知,她符合資格獲得這筆800令吉款項。

 

他也登錄了是否能獲國家關懷援助金的網站查詢,但發現沒有羅斯瑪獲援助金的記錄。

因此,他不排除這是網民在社交媒體制作假圖及散播假消息。

 

“我們都知道,社交媒體作者都是編輯圖片和視頻的專家。”

 

不排除有人散播假消息

 

納吉強調,如果此事屬實,那800令吉會自動匯入其妻子的銀行戶口中,這筆錢將捐贈給政府的冠病基金。

 

他歡迎新聯盟政府嘗試盡力幫助在這非常疫情期間,可能因冠病面對危機的人民。

 

他表示,任何收到這筆新聯盟政府援助金的人,若認為他們並不需要,都可捐給政府的冠病基金。

 

“負責管理冠病基金的是國家天災管理機構(NADMA),捐款可匯入Muamalat銀行的國家天災援助基金戶口16010001138714,這是把錢還給政府的最快途徑。”

 

納吉文中也調侃,千萬不要錯把錢匯到了希望基金去。

 

據知,社交媒體昨午流傳出指羅斯瑪成功申請援助金的截圖,甚至有她的“身份證號碼”,記者也曾嘗試使用這組號碼查詢,結果顯示成功可申請到800令吉援助金。

納吉:未申請或接通知 羅斯瑪沒收到援金

: 2020-04-06 23:04:09

(吉隆坡6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其一家沒有如希盟社交媒體寫手所傳,收到800令吉的國家關懷援助金。

他今日在臉書發表帖文說,正如政府宣佈,政府會根據內陸稅收局的資料庫自動發放有關援助金,因此這無需申請。

“然而,我妻子也說她不曾申請,也不曾收到簡訊通知關於她符合資格獲得這800令吉。”

他說,通過國家關懷援助金的網站查詢也沒有這個記錄。(我們都知道該名社交媒體寫手是編輯圖片及視頻的專家)

“如果此事是真的,那800令吉會自動匯入其妻子的銀行戶口中,而這筆錢也會用來捐贈給政府的冠病基金會。”

“其實,我歡迎國民聯盟政府嘗試盡力幫助可能面對這個非同尋常冠病危機的人民。”

他指出,任何收到這筆國民聯盟政府援助金的人,若認為他們並不需要,都可以捐給政府的冠病基金會。

他說,負責管理該基金會的是國家天災管理機構(NADMA),捐款可以匯入Muamalat銀行的國家天災援助基金戶口16010001138714,這是把錢還給政府的最快捷途徑。

他也警告,千萬不要錯把錢匯到希望基金。

納吉:生活方式不一樣 羅斯瑪喜歡購物

: 2020-03-12 20:03:58

(八打靈再也1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坦承,他的生活方式和妻子羅斯瑪不一樣,他過的是簡單的生活,羅斯瑪則像大多數女人一樣喜歡購物、收藏物品。

根據透視大馬報導,他在住家接受Netflix最新系列《骯髒金錢》(Dirty Money)紀錄片製片人的採訪,在題為“站在高處的人”(Man at the top)的錄製中敘述他的故事。

對於外界指他與妻子過著奢侈的生活方式,包括私人健身教練和豪華的室內設計,納吉有自己的一套說法。

“她確實像大多數女人一樣,也喜歡購物,在某段時間內喜歡積累一些東西。我有時會抱怨。不要收著那些東西,你是個'囤積者'(hoarder)。你收藏了很長的時間,你知道嗎?”

接受禮物並不違法

他說,他們也有朋友,朋友會送禮物給他們,而接受禮物並不違法,事實上每個政府領袖都會收到禮物,特別是來自中東的禮物。

“就我的生活方式而言,已經被大大夸大了。我基本上是一個簡單的人。我喜歡簡單的生活方式。”

在紀錄片中,也播放羅斯瑪如何影響納吉的一些片段。

當時還年輕的羅斯瑪對著鏡頭說:“我的丈夫喜歡我在他身後兩步的距離跟隨著,我不介意在他後面兩步的距離跟著,這讓他很開心。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獲得我所想要的。”

紀錄片長約1小時

紀錄片長約1小時,內容追踪1MDB與PetroSaudi國際公司聯營合作開始、到劉特佐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再到到美國司法局的調查以及納吉領導的國陣政府在2018年倒台。

片中也採訪了前首相敦馬哈迪、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砂拉越報告”網站主編克萊爾、1MDB醜聞“吹哨者”塞維爾和行動黨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

其他情節還包括高盛前銀行家萊斯納的1MDB發行債券所扮演的角色、塞維爾爆料、納吉回應對他的批評、2016年淨選盟2.0大集會等。

公正黨八打靈再也區國會議員瑪麗亞陳當時是淨選盟2.0主席,她當時因為集會而被捕,在紀錄片中敘述兒子的車子被拋擲雞血警告的事件。

當納吉政府在2018年大選倒台後,當局在搜查其物業的行動中,抬出了284箱名牌包和72袋現金、珠寶和手錶,過後納吉、羅斯瑪和繼子里扎面對貪污和洗黑錢的控狀。

此外,紀錄片也包括劉特佐被指盜取1MDB的資金後揮霍無度,還有與名媛帕麗斯希爾頓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生日派對的片段。

在片中,納吉重申,他私人戶頭中的6億8100萬美元(26億令吉)是來自中東皇室的捐款,讓當時身為巫統主席的他進行社會企業責任。

“我當時要治理這個國家,每天都日理萬機,不可能知道所有細節。這些與我無關,這些都是政治。”

片中也提到最近的局勢發展,納吉憑著“Bossku”轟轟烈烈的造勢活動,深受馬來選民歡迎。

一名鄉區漁民受訪時表示,只要政府領袖照顧人民,他們拿一些錢是意料中事。

一名支持者則認為,國陣政府倒台是因為謊言與陰謀,他沒必要感到羞恥。

【太陽能貪污案】 前教長秘書:合約未簽署 羅斯瑪問何時給錢Jepak

: 2020-03-11 15:03:38

(吉隆坡11日訊)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曾詢問教育部時任秘書長拿督斯里阿里亞斯,有關Jepak公司的太陽能混合發電項目的事宜,包括何時能支付頭期付款及合約簽署日期。

阿里亞斯今日念出書面證詞時說,羅斯瑪曾在一場會議結束後詢問他有關項目的事宜,但他不記得確切的日期。

“我不記得具體會議日期,但我可以肯定,當天會議進行時,(Jepak公司)正面對頭期付款的問題,官方合約還未簽署之前。”

他表示,當會議結束後,羅斯瑪便向他詢問有關Jepak公司頭期付款的進展以及什麼時候支付,因為沒有相關款項,該公司就無法行動。

保險不被財部通過

他告知羅斯瑪,Jepak公司所持有的保險不被財政部通過,沒有獲得財政部的批准,就不能支出這筆頭期付款,也違反政府採購的條例。

62歲的阿里亞斯是本案第12證人,他說,羅斯瑪也詢問他有關合約簽署日期及加快進行,因為不簽署合約就無法進行支付程序。

他告訴羅斯瑪,Jepak公司並沒有完成詳盡合約的草擬文件給教育部,隨後便請求離開。

他指出,由於是時任首相夫人親自過問,他嚴正看待此事,並吩咐官員們尋戈解決方案,處理Jepak公司有關頭期付款、發展費用及準備合約文件的事宜。

他補充,有關項目的合約簽署日期為2017年6月20日,由他和Jepak公司代表簽署這份文件,即該公司的總監賽迪。

阿里亞斯是在2016年9月5日至2018年5月22日擔任教育部秘書長,他說,在這之前他便通過媒體認識裡查,知道對方是羅斯瑪的特別官員。

“當太陽能混合發電項目出現頭期付款及發展費用的問題時,裡查有聯繫我,要求盡快支付款項給Jepak。我不記得這當時是要求盡快處理頭期款項或發展費用。”

他也忘了通話時間,只記得發生在未簽署官方合約之前,由於里查是羅斯瑪的特別官員,他認為對方代表羅斯瑪提出要求,因而嚴正看待此事。

“幾個星期後,拿督斯里阿茲扎聯繫我,她是羅斯瑪的特別官員,我是在她擔任國防部秘書長的時候認識她。”

他表示,據阿茲扎告知,羅斯瑪在一場國家學前教育計劃(PERMATA)基金會信託理事會後,詢問有關太陽能混合發電的項目的進展。

“我也是相關會議的固定成員。我當時回應'OK'”。

【砂校太陽能發電案】前助理友人:疑裝有現金 “管家”攜行李包進官邸

: 2020-03-09 17:03:12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的前助理拿督裡查曼蘇友人拿督阿末法力說,有兩名穿制服的“管家”曾攜帶兩個疑裝有現金的行李包,進入時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官邸。

現年40歲的阿末法力是本案第9名證人。他表示,裡查曾說有關行李包內裝有現金,不過他沒親眼見到,無法確認真偽。

他在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被控涉嫌在砂拉越校園太陽能板12億5000萬令吉工程中索賄及受賄案審訊供證時提及,他2014年認識裡查,經常與里查進行首要穆斯林基金會的活動。

他當時已知曉裡查的身分是首相特別官員,同時也是羅斯瑪的特別助理。

他在供證時也提及曾與里查護送兩個行李包,從柏威年大廈到首相官邸的經驗。他與里查是乘坐黑色豐田Alphard去柏威年,駕駛者是裡查的司機阿里夫。

“我和里查在一間咖啡廳,等候把東西交給叫Lawrence的人;我當時沒追問,因裡查態度保密,不願告知任何人有關其工作內容,我能理解裡查的崗位,有必要對工作內容保密。”

阿末法力披露,Lawrence是丹斯里Desmond Lim(柏威年產託與馬頓的共同大股東丹斯里林曉春)的員工。

他表示,他們較後步行到柏威年大廈,他看到有一輛車停在大廈大廳,有2名男士提著兩個黑色行李包,接著進入大廈乘坐電梯,裡查隨後就被邀到柏威年大廈的辦公室。他則被指示在大廈大廳等候。

他說,不到20分鐘後,裡查便下樓說“有問題”,並表明需送這兩個行李包去布城Sri Perdana(首相官邸)。

“當阿里夫駛抵大廳後,我與里查進入車內乘客座位,而提著行李包的兩名男子則放下行李包到後車廂後便離開。突然有一名男子進入車內副駕駛座,裡查當時說有人'護送'他們。”

“在前往Sri Perdana的車程中,裡查告知該男子是警員,同時特指出這兩個行李包裝有現金,但沒說有多少。”

裡查指將東西交給“mem”

阿末法力當時曾詢問裡往布城的目的,裡查回應,需將東西交給“mem”,而他也知道這名喚“mem”者便是指羅斯瑪。

他證實,抵達之後,有兩名身穿管家製服的人取出後車廂行李包,而這兩個行李包與在柏威年大廈放在後車廂的行李包是相同的。

他說,裡查當時表示他需要與“mem”會面,要求他與阿里夫在車內等候。接著,裡查與兩名管家各提著一個行李包便進入官邸。裡查回來時則沒有提著任何東西。接著我們回到首要穆斯林基金會的辦公室。

【太陽能貪污案開審】羅斯瑪專橫影響決策 干預政府部門

: 2020-02-05 17:02:52

(吉隆坡5日訊)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涉嫌在砂拉越鄉區學校太陽能計劃索取賄金案今日正式開審,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副檢察司指出,羅斯瑪作為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妻子,並沒有任何公職,然而,因為她專橫的性格,卻能在政府部門發揮相當大的影響力。

他在高庭發表開案陳詞時指出,羅斯瑪讓自己處在能夠影嚮公共領域的決策地位,因此控方將提供直接和間接證據,證明被告索賄並得到滿足,符合控方對被告的所有指控。

他指出,Jepak控股公司是一家私營公司,而賽迪阿邦三蘇丁是董事經理及大股東,他與夥伴雷耶爾希望從教育部取得合約,即為砂拉越369所鄉區學校提供太陽能供應。

哥巴斯里南在開案陳詞中,揭露賽迪與雷耶爾獲取上述合約的經過。

他指出,兩人首先找到時任教育部長馬哈茲爾,但申請無果,隨後兩人接近阿茲米,後者與納吉的關係密切,盡管兩人成功獲得納吉的註解(minute),作為取得合約的支持信,但仍沒有促成這項合約。

他說,兩人隨後聯繫被告羅斯瑪時任助理拿督里查曼蘇,在後者的安排下,分別於2016年1月和4月在大使花園的住所開會,賽迪希望被告幫助其公司Jepak,回報是大筆金額。

哥巴斯里南也說,控方將提出的證據,證明被告為Jepak取得這項目,從中發揮積極作用,並獲得賄金作為回報。他指出,在2016年的會面,賽迪向被告出示附有納吉註解的申請信,其隨後獻議納吉這筆政治獻金作為回報。

“被告當時在政黨沒有擔任任何職位,並知道所謂政治獻金其實是賄金,付款取決於被告能以其影嚮力獲得這項合約。”

他說,賽迪在會面後,被告逐步將政治獻金增至1億8750萬令吉,即總值12億5000萬令吉合約的15%“起初,被告想要17%,數額超過2億令吉,但在里查建議下,她同意接受15%。”

哥巴斯里南指出,這項“假協議“是由勞倫斯(Lawrance Tee)起草,為了掩蓋這筆款項及收款人真正的身分,然而這協議已不見,無法確認誰持有這協議,而勞倫斯將為相關內容作證。

“2016年12月20日,上述協議簽署後,賽迪承諾給被告500萬令吉。這筆款項是在教育部給JEPAK工程批準信後所支付。”

他說,這筆款項移交到被告在布城的官邸,在里查確認下收到這筆500萬款項,這是被告的首項指控。

他指出,這項合約於2017年6月20日簽署,教育部向JEPAK發放數項撥款,而賽迪於2017年9月7日,在大使路住所將150萬令吉移交給羅斯瑪。

“上述證據足以構成對被告第二和第三項指控,將會直接和間接證據,證明被告在重要時刻有貪污意圖。”

他說,控方能夠證明被告犯罪,並表示,法庭在聆審期間,或出現對被告有偏見的證詞,但強調,這是根據本案的事實,是不可避免的。

控3罪分32天審訊

案件今日在第二高庭進行審訊。這也是羅斯瑪在因頸椎及關節炎復發住院後,首次出庭接受審訊。

羅斯瑪於2018年11月15日在地庭面對2項在砂拉越369所鄉區學校太陽能供應合約中,索賄1億8750萬令吉及收賄150萬令吉的指控,惟她皆不認罪。

她於2019年4月10日在地庭面對1項加控罪狀,指她在上述合約中,收賄500萬令吉,她同樣否認有罪。

她的前助理拿督里查曼蘇則在2018年11月15日,被控4項受賄控罪,包括在2016年3月至4月期間,代為索取合共2億1800萬令吉的賄賂,用以協助Jepak控股公司以直接談判的方式,獲取12億5000萬令吉太陽能供應合約。

兩人皆抵觸《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第16(a)(A)條文,並可在相同法令第24(1)條文下被定罪。

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是於去年7月25日批準控方的申請,以聯合審理羅斯瑪和里查的案件。不過,在控方提出申請下,高庭今年1月8日批準控方申請撤銷對里查曼蘇的4項控罪。

位於砂州的369所鄉區學校沒有固定電源供應,向來以柴油發電機供電,但太陽能安裝計劃於2016年啟動後,至今沒有一所學校安裝太陽能板。

羅斯瑪抵觸《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第16(a)(A)條文,並可在相同法令第24(1)條文下被定罪。

一旦罪成,羅斯瑪的每項控狀可被判處坐牢20年,以及被罰款不少於賄金的五倍。

該案將會進行為期32天審訊,分別是2月3至6日、2月10至13日、2月17至20日、3月9至12日、4月6至9日、4月13至16日、4月20至23日,以及4月27至30日。

記者詢問健康情況  羅斯瑪:我有選擇嗎

羅斯瑪是在早上9時50分抵達法庭,身穿青色馬來裝以及攜帶桃紅色絲巾。剛出院的她在身邊人攙扶下,緩慢步向法庭。

此案原訂本周一開審,唯羅斯瑪代表律師拿督佳吉星當時向法官莫哈末再尼出示一份她的醫藥報告,指羅斯瑪患有頸椎病、雙膝骨關節炎,且醫生建議她臥床休息及避免久坐。

法官指出,他同情羅斯瑪的情況,並建議讓前者坐輪椅出庭,必要時可要求休庭,並擇定此案於今早10時開審。

當晚,羅斯瑪被送入一家私人醫院,以便對她的嚴重頸部和腰背疼痛,接受跟進治療。

羅斯瑪今早抵達吉隆坡法庭大廈,緩步走入法庭。當記者詢問她身體狀況如何時,羅斯瑪反問:“我有其他選擇嗎?”

羅斯瑪在法庭宣布休庭後,乘搭電梯離開前也拒絕回應媒體提問其身體狀況,要求媒體詢問其醫生。

調查開病假單醫生  辯方投訴反貪會恐嚇

羅斯瑪律師今日向法庭投訴,反貪會借調查來恐嚇給羅斯瑪開請假單的醫生。

代表律師加吉星今天向吉隆坡高庭投訴,反貪會這種做法令人無法接受。

根據《當今大馬》報導,“發病假單的醫生正在接受反貪會的調查。這形同威嚇。”

“誰指示這項調查?法庭不應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下令者必須出面承認錯誤並道歉。”

不過,主控官哥巴斯里南卻不同意加吉星說法,反而捍衛反貪會官員說,他們只是在履行職責。

“如果那名醫生覺得受威脅,可以報警處理。我們應該繼續審理本案。”

無論如何,加吉星堅持要求法庭就此下判,但法官拒絕介入,表明認同哥巴斯里南的報警建議。

辯方不滿羅斯瑪生病還須出庭

加吉星希望是在公平競爭、透明及誠實的情況下進行此案。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權利,你(控方)成功舉證,你便贏,我們(辯方)在這里是要出示你案件的瑕疵,(一旦)我們做到,我們便獲得勝利,僅此而已。這就是司法制度。”

加吉星說,辯方已提呈醫生證明書證明,羅斯瑪不適合出庭,而大部分法庭遵守醫生的證明書,但承審此案的法官要求羅斯瑪須今日出庭。

他表示,儘管其當事人身體不適,她仍從醫院前來法庭聆聽審訊。

他指出,在控方或辯方律師生病的情況下,法庭允許休庭,並反問為何被告生病時卻有例外。“為什麼當被告生病時要有例外?這是令我感到沮喪的事情。”

辯方律師也證實,羅斯瑪尚未獲準出院,並表示她在審訊後將返回醫院,不願透露更多有關當事人的健康狀況。

詢及院方是否允許羅斯瑪出院前來聆審,加吉星說,院方不能猶如監獄般阻止羅斯瑪行動。

至於羅斯瑪是否能出席明天的審訊,他說,上天保佑,並表示他們將根據醫生的指示。

納吉趁SRC案休庭慰妻

羅斯瑪被控,其丈夫也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在SRC案休庭期間,也兩度現身,給予她鼓勵。

納吉夫婦今日分別在不同的高庭面審,納吉的SRC公司案在第三刑事高庭審訊,至於羅斯瑪則在第二刑事高庭受審。

納吉於上午11時19分進入庭內後,趨近被告欄,輕拍妻子的肩膀,給予愛的鼓勵,隨後在庭內逗留約6分鐘後便離開,回到第三刑事高庭繼續聆聽SRC審訊。

隨著法官宣布SRC審訊於今日中午12時17分提前結束,納吉立即前往隔壁的第二刑事高庭,在聆審的羅斯瑪身邊陪伴。根據記者現場觀察,羅斯瑪轎車後方可見有救護車尾隨,相信是擔憂羅斯瑪的病情複發,以備不時之需。

羅斯瑪入院治療 週三是否出庭待決定

: 2020-02-04 16:02:20

(吉隆坡4日訊)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的代表律師拿督阿克柏丁說,他將在與醫生了解情況後,才決定其當事人能否如期出席明日的審訊。

他於今日在吉隆坡高庭外受詢時證實,其當事人正在在安邦公主KPJ專科醫院接受治療,但卻拒絕透露進一步詳情。

據了解,羅斯瑪是於昨天被送往私人醫院接受治療。

詢及辯方是否已通知承審法官和控方團隊有關羅斯瑪的身體狀況時,阿克柏丁說,他的團隊將會在了解情況後才告知。

因頸項及膝蓋關節炎舊患發作,羅斯瑪因而沒有於昨天現金法庭,面對她涉嫌在砂拉越鄉區學校太陽能計劃索取賄金案的審訊,代表律師在法庭內出示醫藥報告,指醫生勸告羅斯瑪休息一至兩週。

對羅斯瑪的缺席審訊,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副檢察司還揶揄說,羅斯瑪唯一患上的“病”是擁有太多的曝光率和財富。

在主控官的強烈反對,法官最終擇定案件延至週三開審,並允准羅斯瑪於當天使用輪椅出庭。

羅斯瑪入院治療 納吉陪伴在側

: 2020-02-04 12:02:50

(吉隆坡4日訊)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的代表律師證實,羅斯瑪經於昨天被送往私人醫院接受治療。

因頸項及膝蓋關節炎舊患發作,羅斯瑪因而沒有於昨天現身法庭,面對她涉嫌在砂拉越鄉區學校太陽能計劃索取賄金案的審訊,代表律師在法庭內出示醫藥報告,指醫生勸告羅斯瑪休息一至兩週。

對羅斯瑪的缺席審訊,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副檢察司還揶揄說,羅斯瑪唯一患上的“病”是擁有太多的曝光率和財富。

在主控官的強烈反對,法官最終擇定案件延至週三開審,並允准羅斯瑪於當天使用輪椅出庭。

無論如何,羅斯瑪的律師阿克貝丁今日在回复《當今大馬》詢問的手機簡訊答覆,確認羅斯瑪入院。

他表示,羅斯瑪是在醫生的建議下入院數天以接受治療,而納吉昨晚一直在醫院陪伴羅斯瑪。

涉嫌洗黑錢案過堂 通譯員口誤指羅斯瑪認罪

: 2018-12-19 15:12:48

(吉隆坡19日訊)移交高庭聆審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涉嫌洗黑錢709萬7750令吉案,今日在過堂時,通譯員向羅斯瑪讀出控狀時,竟因口誤而說羅斯瑪認罪。

羅斯瑪共面對17項控狀,可是,通譯員在讀到第14項控狀後,告訴法庭羅斯瑪承認有罪,令羅斯瑪和在場旁聽者感到震驚。

通譯員也馬上意識到自己口誤,即刻向法庭道歉,並修正指羅斯瑪否認有罪及要求審訊。

由於本案是首次在高庭過堂,通譯員因此必須重新向羅斯瑪唸出所有控狀,而羅斯瑪不認罪。

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副檢察司說,控方將申請把此案與被告涉嫌在砂拉越州內陸學校太陽能板工程中索賄1億8900萬令吉案,進行聯合審訊。

他要求法庭擇訂下個過堂日期,而所有與案件相關的文件也將會於下個月交給辯方。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擇訂案件於明年1月25日過堂。

羅斯瑪於10月4日在地庭面對12項總額709萬7750令吉的洗黑錢罪控,以及5項沒有向內陸稅收局呈報的指控。

羅斯瑪涉嫌在耗資12億5000萬令吉的砂拉越太陽能板的工程中受賄,這項工程於2016年啟動以來,至今沒讓任何一所砂拉越內陸學校受惠。

在羅斯瑪否認這兩項受賄指控後,法官允許她以100萬令吉保外候審。

母生日父被捕 納吉女貼文嘆:艱難的一天

: 2018-12-10 15:12:47

(吉隆坡1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女兒諾麗雅娜在社交媒體貼文,對父親在母親生日當天遭到逮捕表示感嘆。

諾麗雅娜在Instagram上傳一張自己小時候被母親羅斯瑪抱著的照片,並寫道“今天對我們而言是艱難的一天,但我們仍要感謝上蒼,讓我們繼續保持健康,活著並且仍然能夠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諾麗雅娜也不忘為今日生日的母親獻上祝福。

“祝我唯一的媽媽生日快樂,愛會讓我們克服這一切。”

納吉因涉嫌篡改一馬發展公司(1MDB)稽查報告,于今日前往反貪會錄取口供後遭到逮捕;無論如何,納吉隨即在反貪會的擔保下,已在同日被釋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