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盪火花

【戲曲新浪潮之完結篇】跨界合作激盪火花 戲曲更流行

: 08/23/2018 - 07:14

若傳統戲曲只停留在兒時與祖輩看戲的框框裡,今天就會失去與時尚潮流擦出火花的機會。

潮州戲曲文化藝術空間“潮藝館”推動潮劇年輕化、時尚潮流化,招募年輕人學戲賞戲,更把潮劇藝術搬上時尚舞台、流行曲榜單。

在著名時裝設計師陳劍星(Brandon Tan)的巧思下,相信是全馬首場以潮劇元素為主軸的服裝秀“戲曲人生”早前在檳舉辦。陳劍星邀得“潮藝館”呈獻一段潮劇舞台劇,館主吳慧玲更客串模特兒,穿着具時代感的行頭(古代對戲曲服裝的稱謂)、走優雅貓步,擺典雅身段,氣壓全場。

鬼才歌手黃明志最近也邀“潮藝館”跨界合作,合唱新曲《攻向北方》,讓傳統戲曲在年輕人的世界裡散發光芒。這首歌的傳統唱腔部分由吳慧玲以華語唱出,成品令歌迷驚艷不已。

時代變,流行語言與形式也在變,傳統戲曲要傳承,需拚命在傳統與時代感中尋找平衡點。且看在祖輩引領下受戲曲熏陶的這一代社會棟樑們,如何在各自的人生跑道上,以一己之力凝聚四方力量,用新格局重啟傳統戲曲的光輝歲月。

服裝設計師陳劍星兒時與婆婆看戲曲的經驗,促成今日別開一面的“戲曲人生”服裝秀。這是一場結合服裝設計、潮州戲曲藝術、影像、音樂和舞台表演的演出。

陳劍星說,從小好奇傳統戲曲五光十色的舞台構成,尤其是戲曲華裳色彩鮮麗、造型剪裁獨,深深吸引年幼的他。那些年的戲棚下,不只是溫馨祖孫情,還有服裝設計夢的啟蒙。

2018年7月27日在檳城表演藝術中心(Penang Pac)壹號舞台上,就是圓夢的地方。

服裝秀由吳慧玲以旦角形象扮演“東方杜蘭朵”出場,在舞檯燈光襯托下閃亮登場。不負眾望,一場飄逸絕美的水袖舞表演、中國潮劇Crossover意大利《杜蘭多公主》歌劇,最後在武旦武生互耍花槍絕技下,一件件時尚潮劇服裝逐一登場。每名模特兒出場時,除了走貓步,還配合主題耍一段簡單的潮劇身段,姿態時尚又典雅,絕對是場“潮”爆的服裝秀。

為完成這場服裝秀,陳劍星從古裝劇、各流派戲曲汲取靈感和養分,花了數月時間籌備。他把自己納入戲裡,親到“潮藝館”向吳慧玲學習潮州戲曲精髓,再縫出每一套服裝的精緻閃片、朱釘、刺繡,一針一線細細縫出戲曲韻味。

突破古今嶄新一頁 

西式服裝線條剪裁利落,融合旖旎的東方情調,“戲曲人生”突破現代與古典、東方與西方框架,還有戲曲、音樂、舞台劇、設計等不同藝術元素邊界,為檳城藝文界寫下嶄新、濃厚的一筆。

他坦言,這是完全摒棄商業考量的服裝秀,以純藝術角度出發。籌備“戲曲人生”時,他下盡功夫研究戲曲文化,包括傳統戲曲如何在宋朝興起,之後的轉變,戲曲服裝上的各類顏色象徵、圖騰意義等,都細細研究,再細細縫出新思意。

“在服裝鑲上龍鳳設計,一般顧客會覺得太over(誇張)了。這次我不管設計出來的東西能不能賣,我要帶出的是戲曲藝術與時尚,也很清楚自己做着有意義的事情。”

由於面臨資金與人手限制,他原本計劃設計出30個服裝形象,最終只做到24個。幸好這場集合編劇、演唱、戲曲的服裝秀,仍獲得出席者很好的迴響,全場座無虛席。

戲曲人生宣揚文化

“我自小與婆婆的感情很好,她是台灣歌仔戲名伶楊麗花的戲迷。我長大后從外國生活回來,才發現本地的傳統戲班早已失去光彩,取而代之是歌台文化,覺得很可惜。”

“戲曲人生”服裝秀的票價一張才60令吉。在業界享有盛名的陳劍星沒去找商家“團購”門票,反而親自上門找有心人購票,希望這場秀的意義可以真正進到觀眾的心裡。

“我希望來看“戲曲人生”的人,不只接收訊息,往後也協助宣揚傳統戲曲文化、了解時尚設計精神。如果贊助商買了票,又沒有來看,這並沒有意義。”

服裝秀上,陳劍星以伶人扮相謝幕;走慣伶人腳步的吳慧玲,則是第一次走模特兒貓步。這就是時尚界與傳統戲曲跨界交流的火花,精彩得這場色彩斑斕服裝秀落幕后,仍令人意猶未盡,想看傳統戲曲還能變出怎樣的創意。

流行與傳統相結合

除了登上時裝秀舞台,最近“潮藝館”也登上優管視頻平台的流行曲視頻,由館主吳慧玲與鬼才黃明志合唱《真三國.霸王之業》手游主題曲《攻向北方》。

這場流行曲與傳統戲曲的實驗,黃明志令世界各地看見在東南亞落地生根的中國戲曲精神,也讓年輕人大開眼界:原來戲曲也可以這樣玩!

這是吳慧玲第一次用華語唱戲曲。她受訪時笑說,拿到歌詞時一度不懂怎麼處理,幸好黃明志與錄音師耐心指導,最終順利完成錄音。

她說,雖然她和黃明志都是公眾人物,但黃明志是流行歌手,通過這樣的合作,可讓更多年輕人有機會接觸戲曲藝術。除了獻聲,吳慧玲也以刀馬旦形象亮相《攻向北方》MTV,這次的合作令她感到新鮮及愉快。

“這些年,我一直有與不同類型的藝人合作,發揚傳統戲曲,希望未來有更多這樣的機會,讓更多人看見傳統戲曲的美和好。”

穿插華語增添色彩

讓潮劇跳出酬神戲舞台,不斷進行跨界交流,很多人都覺得吳慧玲成功了。

但她認為,要走的路還很長,至今她仍在辛苦獨力前進,許多計劃還在起步階段,規模還是很簡陋。

“要走得更遠,除了繼續有學生外,也需要有穩定的行政團隊,很多事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

 徵才推廣戲曲文化

“潮藝館”目前在徵才,除了尋找戲曲人才,也尋找管理人才,兩者性質不太相同,但只要有志推廣戲曲文化,都可以勝任。

有些熟練潮州話的人也許會好奇,為何潮劇使用的潮州話,和自己家裡說的有些不同?

原來中國潮汕地區9大縣,所說的潮汕話口音皆有不同。吳慧玲解釋,潮安、澄海、揭陽地區的口音會比較輕柔,因此潮劇使用的語言,大多採納這3大地區的潮州口音作為戲曲語言,有助增進唱誦的委婉度與情感變化。

馬來西亞的潮州人則以普寧、潮陽人居多,這兩大地區的潮州話口音則比較重。

潮劇裡花旦罵負心漢時最愛用的對白“冤家你啊!”吳慧玲說輕口音及重口音的潮州話說出來,就有不同的效果了。

因此,不難理解潮劇演員私下口操的潮州話,為何總是特別輕柔。吳慧玲指出,潮劇間接扮演傳承鄉音的使命,但一開始接洽學生時,她並不會要求不諳潮州話的學生只能使用潮州話唱念潮劇。

“反之,要讓他們貼近傳統,我們設計劇情時可以穿插華語,甚至是英語、馬來語,讓新劇目增添本土色彩,與觀眾產生更大共鳴。”

馬來故事搬上舞台

台灣著名的“唐美雲歌仔戲團”早前來檳演出時,對白裡同樣穿插幾句通俗馬來語。吳慧玲贊同這樣的創新,她認為,這無損大雅,無傷傳統,反之是傳統戲劇與新時代觀眾接軌的方式之一。

“潮藝館”下個大計之一,就是以潮州鐵支木偶戲的創新形式,將宣揚忠孝美德的馬來民間故事搬上舞台,表演語言以本地語言為主。傳統戲曲正努力殺出新路,希望從林林總總的流行文化中,可在新一代觀眾心目中爭得一席之位。

也許有那麼一天,年輕人也流行在“抖音”短視頻社交平台上,以他們的表達方式與創意,Cosplay(角色扮演)傳統戲曲裡的經典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