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黑錢

第一次被控4罪 第二次被控3罪 第三次被控25罪 350萬保外 納吉面對32罪 面對20罪 羅斯瑪料今被控

: 09/21/2018 - 10:01

(吉隆坡2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下午被控4項總額為23億令吉的貪污罪狀,而這筆被指匯入其個人銀行戶頭的資金,疑似源自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

此外,納吉也面對21項涉及近21億令吉的洗黑錢指控。

65歲的納吉在地庭通譯員逐一念出控狀後,對所有控狀表示不認罪。

本案承審法官是阿祖拉,檢控團是由聯邦法院前法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領導,納吉的律師團則是以資深律師丹斯里沙菲宜為首。

這也是納吉第三度被控上庭,他曾於7月4日面對3項失信及1項濫權的指控,跟著於8月8日被追加3項洗黑錢的指控。

納吉所面對的4項貪污控狀,首控狀指他身為馬來西亞首相、財政部長兼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顧問局主席,利用本身職位於2011年2月24日至2011年6月14日之間,在拉惹朱蘭路的大馬伊斯蘭銀行,通過採取4項行動牟取總額6062萬9839令吉43仙的賄金:

.2009年4月1日,在布城首相辦公廳4樓內閣會議室,通過來自財政部長的備忘錄,以尋求內閣同意,讓馬來西亞政府擔保登嘉樓投資機構,這項擔保可讓該機構,通過伊斯蘭中期票據計劃,由本地及海外市場獲得高達50億令吉的貸款。

若罪成監20年罰款賄金5倍

.2009年7月29日,在相同地點,納吉已於2009年4月3日議決,馬來西亞政府接管登嘉樓投資機構,以及將其易名為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他對這家公司有直接的利益。

.2009年9月26日,納吉指示在八打靈再也白沙羅The Royale Bintang酒店召開一項特別會議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董事局,通過一項允許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和沙特石油國際公司展開一項聯營計劃的議案,也就是投資該公司的10億令吉普通股,每股1美元。

.2011年5月16日,在吉隆坡蘇丹依斯邁路8號IMC大廈8樓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辦公室,納吉指使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董事局通過一項通報議案(Circular Resolution),批准在志期2010年3月31日,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沙地石油聯營公司內部的成本加成融資 (Murabaha)協議下,一項高達10億令吉(或與美元同值)的附加投資。

納吉面對的次控狀,指他於2012年10月31日至2012年11月20日之間,在相同地點,以同樣職位,通過採取兩項行動牟取總額9089萬9927令吉28仙的賄金:

.2012年2月9日,作為財政部長,已批准与他有直接利益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通過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獨資擁有的子公司1MDB能源私人有限公司提出競標,旨在以106億令吉的競標价,獻購丹絨能源控股私人有限公司。

.2012年8月10日,在相同地點,作為財政部長,通過高達27億5000萬令吉的總買價,批准收購Mastika Lagenda私人有限公司,以及接著批准與他有直接利益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發行總值17億5000万美元的10年結構性貸款票据。

納吉面對的第三項控狀,指他於2013年3月22日至2013年4月10日之間,利用本身職位,通過兩項行動牟取總額20億8147萬6926令吉的賄金:

.2013年2月25日,在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辦公室,作為財政部長已批准跟他有直接利益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與阿爾巴投資PJS簽署聯營協議。

.2013年3月14日,已批准發出支持信給1MDB全球投資有限公司,以支持代表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發出總額30億美元的債券,而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与他有直接的利益。

納吉面對的第四項控狀,指他作為馬來西亞首相、財政部長兼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顧問局主席,利用其職位,通過採取以下行動牟取總額4993万零985令吉70仙的賄金:

.2014年8月20日,在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辦公室,作為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顧問局主席,批准1MDB能源通過向德意志銀行獲取高達9億7500萬美元的定期貸款,旨在啟動1MDB能源集團的首次公開售股計劃,而他在這方面有直接的利益。

納吉被指于2014年6月23日至2014年12月19日之間,在相同銀行犯罪。

納吉所面對的4項貪污控狀抵觸《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第23(1)條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24(1)條文被治罪。

一旦罪成,他可以被判坐牢20年,以及罰款不少過賄金的5倍或1萬令吉,視何者為高。

21洗黑錢罪狀

納吉共面對21項涉嫌轉移超過43億令吉非法收益的控狀,他在通譯員分別讀出所有控狀后,在法官阿祖拉面前否認有罪。

第1至第9項控狀指,納吉於2013年3月22日至4月10日期間,在吉隆坡拉惹朱蘭路的AmIslamic銀行涉及洗黑錢活動,通過個人銀行戶頭,收取來自Tanore Finance公司的新加坡安勒私人銀行戶頭共21億9678萬6711令吉87仙,而這筆款項是從非法活動中所得。

第10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2日,從其個人銀行戶頭,轉移6億5260萬令吉至Tanore Finance公司的新加坡安勒私人銀行戶頭,而這筆款項是從非法活動中所得。

第11及12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2日及7日,使用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透過支票2000萬令吉給巫統,以及10萬令吉給巫統峇都交灣區部。

第13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7日,使用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透過支票支付24萬6000令吉給林順平(譯音,63歲)。

第14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12日,使用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透過支票支付200萬令吉給ORB Solutions私人有限公司。

第15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14日,使用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透過支票支付30萬3000萬令吉給Semarak Konsortium Satu私人有限公司。

第16至第19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15至23日期間,轉移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即從他的個人銀行戶頭中轉移13億8175萬令吉至Tanore Finance公司的新加坡安勒私人銀行戶頭。

第20及第21項控狀,納吉被指於2013年8月27及30日,轉移從非法活動取得的收益,即從他的個人銀行戶頭中轉移1億6243萬6711令吉87仙至他另一個AmIslamic個人銀行戶頭。

350萬保釋金 分6次繳付

法官阿祖拉批准納吉以350萬令吉,外加兩名擔保人保釋外出後,納吉的首席代表律師沙菲宜要求法庭允准分6次繳付。

沙菲宜說,其當事人將於週五繳付100萬令吉,然後從下週一開始,一連五天每天繳付50萬令吉保釋金。

法官批准辯方所提出的要求,並諭令納吉必須於下週五,即9月28日前,分期繳付350萬令吉的保釋金。

控方早前向法庭建議讓納吉以500萬令吉保外。

傳羅斯瑪今被控 反貪會副主席:我不否認

(吉隆坡20日訊)反貪污委員會副主席(行動)拿督斯里阿占巴基不否認,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妻子拿汀斯里羅斯瑪也將會被提控。

“對這,我不否認。”  

不過,他今日在吉隆坡法庭大廈受詢時,拒絕透露進一步詳情。

在納吉於今日下午三度被控後,隨即傳出羅斯瑪可能會於明日被控。

早前有報導指羅斯瑪面對的20項控狀,包括涉嫌挪用SRC國際公司共100萬令吉款項,向一名有拿督頭銜的醫生,從美國購買兩套激素抗老保顏產品。

另外,阿占巴基也說,納吉還將會面對更多提控。

諾拉昔:面對25罪 納吉早上被捕下午被控

(吉隆坡2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昨天遭反貪會逮捕後,今早又因26億令吉被指匯入個人戶頭案而遭警方逮捕,下午被控上法庭,總共面對25項控狀。

納吉將在2009年大馬反貪會法令23(1)和24(1)條文下,被控4項罪狀,警方則根據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令4(1)(a)條文,對他提出21項控狀。

全國副總警長丹斯里諾拉昔指出,警方是在總檢察署同意下逮捕納吉,21項控狀,分別是9項接收黑錢、5項使用黑錢及7項轉移黑錢罪名。

“警方是在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令下,逮捕和提控納吉。”

他今日發文告說,納吉是在敦拉薩路KPJ大廈的刑事罪案調查局總部接受調查,副檢察司將在上述法令4(1)條文下,把納吉控上吉隆坡地庭。

他補充,納吉面對的21項控狀,包括被指接收、使用及轉移与一馬發展公司案件有關的6億8100万美元(現約28億令吉)非法收益至其他單位。

“警方和反貪會合作逮捕和提控納吉。”

納吉昨午在反貪會總部錄供後被捕,今早9時20分被帶到KPJ大廈的刑事罪案調查局總部,協助調查他被指從一馬發展公司將26億令吉匯入其私人戶頭一事,過後被警方逮捕,並在下午時同時面對反貪會和警方的提控。

對於即將再度被控上庭,納吉看到守候在大廈外的媒體時,表情依然輕鬆自在、臉帶笑容,似乎完全不受影響。

記者向法庭确認后證實,納吉的案件將于今午3時在地庭法官阿祖拉面前提堂。

假警致電指洗黑錢 廚師心慌被騙3萬

: 09/18/2018 - 10:15

(關丹17日訊)不法分子冒充警方人員致電一名44歲廚師,指對方涉及撞後逃、洗黑錢等案件,令對方感到心慌,最終騙走該名廚師3萬令吉積蓄。

彭亨州警察總部商業罪案調查組主任華茲爾指出,該名假警是於上週四致電受害者,自稱來自檳城四條路警局,指對方在金馬崙高原涉及一宗出租車撞後逃的案件。

接著,假警將電話轉駁至另外2名同樣冒充為警長級的人員,後者聲稱受害者的銀行戶頭涉及洗黑錢活動。

“假警恐嚇受害者,說警方和國家銀行正在調查他的案件,需要繳付一筆4萬5000令吉的保釋金才能解決。”

他指出,受害者不疑有詐,感到害怕而被迫依照對方指示匯款3萬令吉入對方提供的銀行戶頭。該戶頭持有人為一名男子的姓名。

“假警說另外1萬5000令吉餘款會在檳城高庭繳付,藉此博得對方信任。”

他續說,受害者事後向朋友透露事件,才發現自己掉入對方設計好的騙局中。警方接獲投報後,已援引刑事法典420條文開檔調查。

面試墜騙局 交出扣賬卡 賣車員戶頭被盜洗黑錢

: 08/28/2018 - 10:58

(吉隆坡27日訊)25歲的汽車銷售員申訴,他在面試過程時誤信對方而交出銀行扣賬卡讓相關人士辦理“支付薪水”的手續;不料原來這是一個騙局,其資料遭不法集團盜用為洗黑錢用途,他則背負上法律責任,並將被提控上庭。

來自吉隆坡受害者沈祥坪今早向行動黨直轄區公共投訴局主任游佳豪求助並召開記者會說,他疑被人盜用4張銀行提款卡轉賬,被疑是作為洗黑錢用途,而將在來臨的9月3日提控上霹靂州斯里曼絨法庭。

他聲稱,他是在發覺事有蹊蹺時,嘗試撥電聯絡兩次“面試”他的男子時,對方不僅聯絡不上,也不回覆訊息。

面試負責人沒說公司名號

他是在去年11月依據徵聘廣告,先後兩次應約在哥打白沙羅與甲洞的咖啡及嘛嘛檔接受面試。

他說,負責面試的兩名男子並沒披露公司的名號。首名男子自稱是經理,要求他填寫履歷表、並拍攝了他的大馬卡及表明他們要尋找雜貨銷售員。

“事隔三、四天,又有另一男子撥電給我,要我接受第二輪的面試活動,但對方直接表明他們是從事偏門生意。我當時還錯愕了一下,對方直接告訴我,我所應聘的是‘跑腿’一職,底薪為3000令吉及津貼等福利。”

“我當時有向對方提到,我有拖欠銀行一筆卡債,因失業了數個月,為應付生活開銷而刷卡應急,結果一直被銀行追債。”

沈祥坪披露,他與對方第三次見面時,便依對方的要求,前往開設3個銀行戶頭,並把相關銀行卡交給對方;當時對方也見到其錢包內有另一張銀行卡,當下也一併取走。因此,他總共被取走了其名下4張銀行卡。

他過後在週一至週五的連續兩週內,皆依據對方指示到吉隆坡各地區“待命”,但一直都沒有任何安排,直至第三週向對方取回銀行卡時,才發覺對方已聯絡不上。

他是在友人的提醒下,才前往銀行關閉名下的銀行戶頭,惟此時才驚覺銀行戶頭內有多項不尋常的轉賬記錄,因此,今年1月已向警方報案,惟最終難逃被控的下場。

“牽涉罪案”被禁開新戶頭

針對上述個案,游佳豪聲稱,目前任職銷售員的沈祥坪因擔心拿不到現在任職公司支付的薪水,而前往銀行查詢其戶頭情況,結果銀行在未提出任何理由下便關閉其戶頭;當他轉向另一間銀行開設戶頭時,卻被告知因其名字“牽涉罪案”已被禁開設新的銀行戶頭。

他提醒,任何人一旦涉及欺詐案,在刑事法典第420條文被控,初犯是罰款,重犯將面對罰款與監禁。

他說,行動黨將為事主提供相關的法律援助。

他吁請民眾在覓職時,若發覺招聘廣告沒詳細列明公司名稱及工作性質、也沒提供公司的電話號碼(只有手機號碼),並且是高薪聘請,就應該要有所懷疑。

游佳豪提到,一些不法之徒會在面試者準備接受工作時,要求他們開設多個銀行戶頭,再把提款卡交給對方,並以“公司將把佣金和薪水匯入銀行戶頭”等說法取信求職者。

他表示,求職者在“上班”後首兩日,若發覺有任何不尋常及可疑跡象,也應馬上關閉銀行戶頭及報案,保障自己的權益及免於被控。

出席記者會尚有行動黨直轄區公共投訴局委員賴俊權。

出手了 涉盜用一馬公司18億 劉特佐偕父控洗黑錢

: 08/24/2018 - 16:57

(八打靈再也24日訊)劉特佐偕父親被控!總檢察署以8項洗黑錢罪名提控大馬富商劉特佐,涉及盜用一馬公司高達18億7818萬3908令吉款項,而其父親丹斯里劉福平也被控一項洗黑錢罪名。

由於兩人不在國內,總檢察署預料將申請引渡兩人回國受審。

對劉特佐首個刑事提控

這也是當局對劉特佐進行的第一個刑事提控。

全國警察商業罪案調查總監拿督阿馬星告訴《路透社》,法庭已向2人發出逮捕令。

由於兩人已不在國內,法律界預料下一步行動將會是申請引渡兩人回國受審。 

The Edge引述消息指,有關當局援引反洗黑錢法令對此展開調查,而警方商業犯罪調查局(CCID)及檢察署今早提控劉氏父子上布城地庭,但因他倆“缺庭”,法庭對他們發出逮捕令。

法律消息人士告訴該週刊,“在提控父子倆後,下一步就是尋求引渡”,因劉特佐及家人相信是在中國及阿布扎比。

傳家人在阿布扎比

據該週刊報導,38歲的劉特佐否認有關盜用一馬公司資金的指控,聲稱他的財富是家庭遺產。據知,劉特佐是在201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4(1)(a)條文下面對8項指控,其中3項被指接收金錢,另5項則是轉移現金。

至於丹斯里劉福平則面對一項轉移5600萬美元,即2億3000萬令吉予其兒子的指控。

涉及的總金額近2億6100萬美元(超過10億令吉)是接收的金錢 ,以及1億9600萬美元(8萬500萬令吉)為轉移現金,所有這一切都是在2013年12月至2014年6月通過新加坡BSI銀行各別賬戶。

大部分現金2億5000萬美元用於購買豪華遊艇“平靜號”,兩週前遭大馬當局查封。

檳住家沒人應門

據了解,劉氏父子雖然來自檳城,不過整家人長時間不曾回來。光明日報記者今日也摸上丹斯里劉福平在檳城住家,只見大門深鎖,記者按鈴也不見人應門。

根據劉福平在檳城的商界朋友透露,他與家人大部份時間都在泰國曼谷,他在曼谷也擁有產業。一名友人在月初,才在曼谷碰到他一家人。

堅稱清白自信獲平反

一馬公司(1MDB)舞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堅稱本身是清白的,並有信心能獲得平反。

他透過發言人發表聲明時說,希望民眾能保持開放心態,直至案件水落石出。

他提到,這是一宗由媒體審判開始的案件,惟不幸的是,這場馬戲還在繼續上演。

劉特佐和其家人目前仍是行蹤成謎,但據執法官員所言,這名大馬富商相信目前人在中國。也有一些媒體指,他或許身在阿布扎比。

大馬反貪會和新加坡近來已針對劉特佐發出了逮捕令,同時向國際刑警申請發布紅色通報,尋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印尼、印度、緬甸、中國和香港的協助逮捕劉特佐。

劉特佐此前曾表明,他不會出現在已將其定罪的國家。

行蹤成謎 躲各國追捕

劉特佐現時行蹤成謎,根據外媒報導,首相敦馬哈迪日前結束訪華行程回國時向媒體提到,他沒有向中方詢問一馬發展公司(1MDB)案的年輕富商劉特佐行蹤,不過他相信劉特佐人在中國。馬哈迪當時也說,若劉特佐此時出現在他的身邊,他必定會把他上銬。

在這之前,外電也報道,劉特佐曾從澳門潛逃到中國內地,不過《南華早報》卻引述內地官員消息指,劉特佐並不在內地。

劉福平與劉特佐父子最後一次在媒體上亮相是在2015年11月19日,當時劉福平接受廣東省普寧市委市政府頒發“鐵山蘭花獎”,表揚他對當地教育的貢獻。

當時,劉福平一行人回鄉觀光,參觀揚美小學。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這所小學是劉福平父親已故劉明達,在1980年鼎力捐建。

擁投資諮詢公司被譽富三代

劉特佐一直是1MDB事件的關鍵人物之一,更有媒體形容他是1MDB和沙地石油國際公司(PSI)的掮客,實際上他到底是什麼人?

劉特佐於1981年11月14日在檳城出生,其祖父拿督劉明達是中國廣東普寧人,在上世紀40年代移民來馬定居檳城,其家族經營的大馬綜合工業集團(MWE),旗下有涉及房地產、工業製造和高科技產品等多方面業務,因此劉特佐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富三代。

他在2005年畢業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沃頓學院,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隨後他和哥哥劉特陞在香港成立一家國際投資諮詢公司─晉瑋金融有限公司,而他是負責公司的營運和投資策略,及亞洲和中東的主要投資人。

根據一些中國媒體的介紹,劉特佐曾帶領及投資規模與複雜程度不一的重組、融資、併購、槓桿收購、跨境交易等項目,涉及的行業包括媒體娛樂、消費零售、能源資源、房地產和酒店、貴重金屬、商品及基礎建設。

他也在許多私募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及上市公司擔任董事和顧問。

劉特佐的個人微博從2015年4月25日至今才發了168條微博,微博內容大多與足球、慈善、環保有關,甚少透露個人生活。

唯一涉及私生活內容的微博,是他曾與父親到中國普寧市探訪親友,到該家族曾捐助過的小學探視獲得熱烈的歡迎,也曾和汕頭市常務副市長鄭通聲會面、進餐,其父劉福平更獲得普寧市頒發“鐵蘭花獎”,他的祖父也得到過兩次該獎項。

父曾獲鐵蘭花獎

他最後一條微博是2016年4月3日發出的,在此前幾乎每日或每隔一兩日就會更新內容,巧合的是他的個人臉書和Instagram更新分別止步於2016年1月7日和2016年3月30日。

涉洗黑錢被控 前經理不認罪

: 08/21/2018 - 17:42

(吉隆坡21日訊)涉嫌3萬5500令吉的洗黑錢活動,在馬來西亞航空有限公司(MAB)委任為班機延誤的乘客提供餐券的公司任職的前經理,今日被提控上庭。

偽造文件向MAB索款

45歲被告諾阿芬迪是Golden Bag Corporation私人有限公司前經理,他被指使用偽造文件向MAB索款,較後將款項轉入他旗下的公司。

被告對所面對的兩項控狀都否認有罪。由於沒有擔保人出庭,被告因此被收押監獄。

被告面對的首控狀,指他於2015年9月21日至12月29日期間,在吉隆坡蜆殼大廈的興業銀行分行,從Raisha Gold Venture公司的銀行戶頭獲取18萬8000令吉的非法款項,這筆款項是從洗黑錢活動所得。

次控狀指被告於2016年1月6日至5月19日,在相同地點,從Raisha Gold Venture公司的銀行戶頭獲取54萬7500令吉的非法款項。

被告是在《2001年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法令》4(1)(b)條文下被控;一旦罪成,可以被判處坐牢不超過15年,也可被罰款不超過非法款項的5倍,或罰款500萬令吉,視何者為高。

主控官聶哈斯林達副檢察司沒有向法庭提出任何保外條件,並申請將此案移交沙亞南地庭聯合審訊,並獲地庭法官顏志強的批准。

聶哈斯林達在休庭後說,被告之前是在《刑事法典》420條文(欺騙)罪名下被控。

案件將於9月18日過堂。

加控3洗黑錢罪 沿用上次保金 免再繳錢 納吉保外

: 08/08/2018 - 13:33

(吉隆坡8日訊)相隔一個月,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在SRC國際公司案,被“追控”多3項洗黑錢罪名,涉及款項為4200萬令吉。

納吉今早8時許身穿灰色西裝、綠色領帶及白襯衫出庭,並在警員的護送下抵達抵達吉隆坡大使路法庭中心。他在高庭面控時否認有罪,並要求審訊。

涉及款項4200萬元

主控官瑪諾谷陸副檢察司要求將納吉早前失信及濫權案件的100萬令吉保釋金,延用至今日的洗黑錢案件,意味著納吉今日無需繳付額外的保釋金。

納吉的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更對此向控方表達謝意。

高庭法官納茲蘭也擇訂本週五(10日)聆審辯方的封口令申請的陳詞,並將在當天擇定審訊日期。

首控狀指納吉於2014年12月26日,在位於吉隆坡拉惹朱蘭路的AmIslamic銀行,透過基金和證券即時電子轉賬目系統(RENTAS)接收2700萬令吉,而這筆款項是來自非法活動中所得,並轉入其AmIslamic個人銀行戶頭。

第二及第三項控狀指納吉於2014年12月26日及2015年2月10日,在相同地點通過上述系統接收從非法活動中所得的500萬令吉及1000萬令吉,並轉入其AmIslamic個人銀行戶頭。

納吉抵觸201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4(1)(b)條文,與相同法令87(1)(a)條文同讀,並可在相同法令4(1)條文下被治罪。

一旦罪成,可被判處監禁不超過15年,也可被罰款不超過非法取得的款項的5倍,或罰款500萬令吉,視何者為高。

湯米湯姆斯沒出庭

率領主控團的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今日未出庭,並由拿督莫哈末哈納菲亞副檢察司及瑪諾谷陸副檢察司檢控。

納吉先是到地庭面控,哈納菲亞隨後要求將案件移交高庭審理,並獲地庭法官阿祖拉的批准。案件移交到第一刑事高庭後,哈納菲亞要求將此案與納吉早期被控失信及濫權案聯合審訊,並移交到第三刑事高庭的法官審理。

沙菲宜也基於今日的洗黑錢案件,是延續早前失信案,同意控方的上述申請;高庭法官拿督阿茲曼阿都拉最終批准案件移交至第三刑事高庭,以安排保釋金事宜。

通譯員兩度唸錯金額

納吉對數字非常敏感,地庭的通譯員在向他念出控狀時,一度緊張念錯控狀中涉及的金額,他反應迅速地立即開口糾正,通譯員也尷尬地不停道歉。

通譯員在宣讀控狀時,誤將2700萬令吉念成”27 juta ribu“、500萬令吉念成”5 juta ribu“,納吉立即進行糾正,語氣顯得無奈。

控方修改失信控狀

剔除公職人員一詞

今天也是納吉被控失信及濫權案件過堂,控方今日提呈修改控狀,在納吉的3項刑事失信指控中,剔除“公職人員”(penjawat awam)一詞,指納吉是以代理(agent)的身份,即時任首相、財政部長和SRC國際公司的顧問犯下失信罪。

修改後的控狀指出,納吉於2014年12月24日至2014年12月29日,以及2015年2月10日至2015年3月2日期間,在位於吉隆坡拉惹朱蘭路的AmIslamic銀行,身為一代理,即首相、財政部長和SRC國際公司的顧問,授權掌管屬於SRC國際公司的40億令吉,但卻犯下涉及2700萬令吉、500萬令吉及1000萬令吉的刑事失信罪行,抵觸刑事法典409條文。

指納吉被控與26億無關

洛曼斥希盟撒謊

率領逾10名支持者到法庭外聲援納吉的巫統最高理事拿督洛曼說,納吉面對的控狀都只是與SRC國際公司或警方早前充公的金飾有關,證明希望聯盟指控納吉盜竊26億令吉只是謊言。

他聲稱,如果希望聯盟政府掌握證據,總檢察署就不會圍繞在SRC公司案件,甚至驚動警方前往搜查納吉私宅,而是早早就將納吉提控上庭。

他認為,從希盟政府不顧一切要對付納吉,顯示他們已非常絕望。

“我相信,如果執法單位搜查馬哈迪的私宅,可以找到更多禮物,這還不包括馬哈迪兒子的財產。”

洛曼也批評希望聯盟政府日益專制,在非法的情況下從印尼政府手中接管豪華遊艇“平靜號”。“當印尼法庭宣判印尼執法單位扣押‘平靜號’屬非法時,馬來西亞究竟以什麼法律基礎來接管‘平靜號’?”洛

曼也對警方禁止納吉支持者進入法庭範圍表示不滿,強調支持者只是前來給予納吉精神上的支持。

 

納吉加控3洗黑錢罪 個人戶頭接收逾千萬

: 08/08/2018 - 10:24

(吉隆坡8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早被帶上法庭,追加3項涉及洗黑錢的控狀。納吉所面對的失信、濫權及洗黑錢罪名一旦成立,可被判處入獄125年及罰款2億1000萬令吉。

首控狀指納吉於2014年12月26日,在位於吉隆坡拉惹朱蘭路的AmIslamic銀行,透過其個人銀行戶頭的基金和證券即時電子轉賬目系統(RENTAS)接收27萬令吉,而這筆款項是來自非法活動的收益。

次控狀指納吉於2014年12月26日,在相同地點,通過上述系統接收500萬令吉的非法款項。

第三項控狀指納吉於2015年2月10日,在相同地點接收1000萬令吉的非法款項。

納吉抵觸201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4(1)(b)條文,並可在相同法令4(1)條文下被治罪。一旦罪成,可被判處監禁不超過15年,也可被罰款不超過非法取得的款項的5倍,或罰款500萬令吉,視何者為高。納吉早前已在201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第4(1)(b)條文下被控,涉及款項高達4200萬令吉。

4項罪名一旦成立,納吉可被監禁125年。

據負責納吉案件的反貪會人員指出,今日法庭不僅是限制到樓上庭外走廊駐守和采訪的媒體人員人數,連反貪會人員的人數也受限。約10名納吉支持者已聚集在法庭外,其中包括巫統最高理事洛曼及曾向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叫囂的馬來女藝人艾莉。

前首相納吉於早上8時50,乘坐白色VELLFIRE休旅車抵達吉隆坡法庭。納吉身穿灰色西裝,從容不迫地步入法庭大廳,過程中他僅微笑揮手,沒有發言。現場也沒有發生推擠,阻礙納吉走入法庭內。

 

今早未見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出庭,並由哈納菲亞副檢察司負責檢控。他要求將案件移交高庭審理,並獲地庭法官阿祖拉的批准。

 

週二,大馬反貪污委員會(MACC)確認納吉將會在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和不法活動收入法令(AMLATFPUAA)下,被控上吉隆坡法庭,面對與SRC國際有限公司有關的指控。反貪會在發表文告中指出,該會是在總檢察長同意下作出有關提控。

 

雖然反貪會沒有闡明納吉將面對的罪狀,不過新海峽時報引述消息說,納吉被追加的3項控狀和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和不法活動收入法令第4條文有關。有關條文的罪行包括直接或間接的涉及洗黑錢活動,即獲得、接收、擁有、轉移或者把不法活動的收入帶進國家。

 

反貪會在文告中證實傳召納吉到反貪會學院協助調查和SRC國際有限公司有關的案件。SRC國際公司曾是一馬發展公司的子公司,目前隸屬財政部。

 

該會指出,納吉是於下午5時抵達位於吉隆坡大使路的反貪會學院,接受錄供45分鐘。根據媒體觀察,納吉乘坐的白色休旅車與其他3輛轎車直接駛入反貪會範圍,沒有停車對媒體發言。

 

納吉是於7月4日首度被控上吉隆坡法庭,他在SRC國際公司4200萬令吉案件下面對4項控狀。他否認有罪,獲准以100萬令吉保外候審。當天,納吉面對3項失信罪指控及1項濫權控狀,法庭擇定案件於8月8日過堂,所以納吉明天原本就應該出庭,不料反貪會突然追加3控狀,把納吉所面對的指控增加到7條。

 

之前3項失信控狀指納吉身為首相、財政部長和一馬發展公司(1MDB)子公司SRC國際公司的顧問,授權管理SRC國際公司的40億令吉,失信高達4200萬令吉,抵觸刑事法第409條文。一旦罪名成立可判坐牢2年至20年,另加鞭刑及罰款。濫權指控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坐牢最高20年,罰款1萬令吉或至少賄款的5倍。

納吉現身法庭 加控3洗黑錢罪

: 08/08/2018 - 09:49

(吉隆坡8日訊)週三早上約8時50分,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現身法庭 ! 納吉除了面對牽涉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4200萬令吉的失信和濫權控狀的前案,今天也會加控3項洗黑錢等新控狀。納吉支持者也開始三三兩兩聚集法庭外。早上7時,各媒體已到大使路法庭大廈,爭取最佳採訪位置。

據負責納吉案件的反貪會人員指出,今日法庭不僅是限制到樓上庭外走廊駐守和采訪的媒體人員人數,連反貪會人員的人數也受限。約10名納吉支持者已聚集在法庭外,其中包括巫統最高理事洛曼及曾向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叫囂的馬來女藝人艾莉。

前首相納吉於早上8時50,乘坐白色VELLFIRE休旅車抵達吉隆坡法庭。納吉身穿灰色西裝,從容不迫地步入法庭大廳,過程中他僅微笑揮手,沒有發言。現場也沒有發生推擠,阻礙納吉走入法庭內。

今早未見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出庭,並由哈納菲亞副檢察司負責檢控。他要求將案件移交高庭審理,並獲地庭法官阿祖拉的批准。納吉是在201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第4(1)(b)條文下被控,涉及款項高達4200萬令吉。

週二,大馬反貪污委員會(MACC)確認納吉將會在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和不法活動收入法令(AMLATFPUAA)下,被控上吉隆坡法庭,面對與SRC國際有限公司有關的指控。反貪會在發表文告中指出,該會是在總檢察長同意下作出有關提控。

雖然反貪會沒有闡明納吉將面對的罪狀,不過新海峽時報引述消息說,納吉被追加的3項控狀和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融資和不法活動收入法令第4條文有關。有關條文的罪行包括直接或間接的涉及洗黑錢活動,即獲得、接收、擁有、轉移或者把不法活動的收入帶進國家。

反貪會在文告中證實傳召納吉到反貪會學院協助調查和SRC國際有限公司有關的案件。SRC國際公司曾是一馬發展公司的子公司,目前隸屬財政部。

該會指出,納吉是於下午5時抵達位於吉隆坡大使路的反貪會學院,接受錄供45分鐘。根據媒體觀察,納吉乘坐的白色休旅車與其他3輛轎車直接駛入反貪會範圍,沒有停車對媒體發言。

納吉是於7月4日首度被控上吉隆坡法庭,他在SRC國際公司4200萬令吉案件下面對4項控狀。他否認有罪,獲准以100萬令吉保外候審。當天,納吉面對3項失信罪指控及1項濫權控狀,法庭擇定案件於8月8日過堂,所以納吉明天原本就應該出庭,不料反貪會突然追加3控狀,把納吉所面對的指控增加到7條。

之前3項失信控狀指納吉身為首相、財政部長和一馬發展公司(1MDB)子公司SRC國際公司的顧問,授權管理SRC國際公司的40億令吉,失信高達4200萬令吉,抵觸刑事法第409條文。一旦罪名成立可判坐牢2年至20年,另加鞭刑及罰款。濫權指控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坐牢最高20年,罰款1萬令吉或至少賄款的5倍。

涉3200萬洗黑錢活動 反貪會控4人

: 08/06/2018 - 18:16

(吉隆坡6日訊)反貪污委員會今日援引反洗黑錢法令,提控涉及約3200萬令吉洗黑錢活動的4名國油勘探有限公司(PCSB)前職員和私人公司董事。

4名被告都不認罪,較後獲准保外,而吉隆坡法庭也擇訂案件於8月20日過堂。

被控的4名被告是:國油勘探有限公司前技術助理阿末阿斯拉夫(28歲)、前職員占沙里爾(40歲)、石油與天然氣公司AceTimur Drilling私人有限公司前董事楊美蘭(音譯)(53歲)和其丈夫黃順麟(音譯)(54歲)。

阿末阿斯拉夫在第八地庭被控4項控狀,即於2016年2月12日至4月21日之間,分別在位於敦依斯邁花園的馬來亞銀行及吉隆坡城中城陽光廣場的聯昌國際銀行,涉及非法收取與匯款150萬2918令吉的洗黑錢活動。

楊美蘭則被控於2015年3月26日與7月27日,在蕉賴康樂花園的大眾銀行,非法收取5張總值22萬6000令吉的支票。

兩人是在《2001年(613法令)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法令》4(1)(b)條文下被控,並可在4(1)條文下治罪。

一旦罪成,可以被判坐牢不超過15年及罰款500萬令吉,或不少於非法活動所涉款額的5倍,視何者為高。

楊美蘭代表律師莫哈末弗茲以其當事人有3名孩子,丈夫也同樣被控,之前也因相同案件的控狀以5萬令吉保外,而國際護照也已交由法庭保管,希望法官羅茜娜減低保釋金。

阿末阿斯拉夫代表律師末哈茲說,其當事人的控狀與早前被控的洗黑錢案件雷同,加上家裡育有2名孩子,目前任職Grab司機,所有資產已被反貪會凍結,要求法庭允許被告以之前案件相同的條件保外。

楊美蘭最終獲准以相同條件保外,即10萬令吉的保釋金,但必須另尋一名擔保人;阿末阿斯拉夫則獲以抵押地契來保釋外出,除了需要雙親成為擔保人,並得額外繳付5萬令吉保釋金。

兩人同時被諭令交出國際護照,同時每2個月到鄰近的反貪會報到。

今年3月13日,阿末阿斯拉夫和楊美蘭也曾面對洗黑錢的指控;他們4人涉嫌於3年前在砂拉越民都魯一項目中參與洗黑錢活動。

國油勘探前職員面對10控狀

國油勘探有限公司前職員占沙里爾第九地庭共被控以10項控狀。

根據控狀,他被指於2015年5月25日至2016年11月16日,分別在敦依斯邁花園及吉隆坡城中城陽光廣場的馬來亞銀行,涉及非法收取與匯款數額達582萬2991令吉與176萬7553新幣的洗黑錢活動。

他和石油與天然氣公司AceTimur Drilling私人有限公司前董事楊美蘭共同面對一項控狀,即兩人於2015年7月10日,在位於蕉賴康樂花園的大眾銀行,涉嫌洗黑錢1300萬令吉,抵觸《2001年(613法令)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法令》4(1)(a)條文,並可在相同條文下同讀。

占沙里爾代表律師羅茲英,以其當事人家中有3名孩子,父母都是退休人士,加上妻兒的所有戶口與資產都被反貪會凍結,被告家庭失去經濟支柱,有經濟上的負擔等理由求情,希望法庭減低保釋金。

法官阿祖菈最終允許被告以27萬令吉保釋外出,但被告必須交出國際護照,同時每個月到鄰近的反貪會報到。

兩名被告在面對共同控狀上,則被允許使用與之前案件相同的保釋條件。

另外,被告楊美蘭的丈夫黃順麟在第14地庭面控2項控狀,分別指他於2016年2月4日與5日,在位於蕉賴珍珠花園的聯昌銀行及加影的渣打銀行非法收取623萬112令吉。

黃順麟代表律師莫哈末弗茲以當事人妻子同樣面控,公司資產與戶口全都被凍結為理由,要求減低保釋金。

法官阿茲曼允許被告以40萬令吉保外,同時交出國際護照及每個月到鄰近的反貪會報到。

貪污洗黑錢監15月 前工程局長罰3600萬

: 07/05/2018 - 15:54

(馬六甲5日訊)馬六甲公共工程局前局長拿督卡里奧馬涉貪污及洗黑錢被控,今日在馬六甲地庭被判坐牢22年又6個月,以及罰款3600萬令吉。 

58歲的卡里奧馬共面對18控狀,其中5項是洗黑錢,13項是貪污。法官拿督莫哈末納西爾宣判被告的13項控狀,各判坐牢15個月,若被告無法繳付罰款,需以坐牢5個月取代。

由於刑期同時執行,被告只需坐牢15個月。法官允許被告在上訴至高庭前暫緩執行刑期,但被告必須繳付25萬令吉保釋金及需一名擔保人。

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怖主義融資法令4(1)(b)條文下,被告共面對5項指控。被告被控涉嫌洗黑錢共520萬令吉,即在第二土著信托金戶口擁有20萬6396令吉16仙、在朝聖基金戶口有50萬6735令吉92 仙、現金37萬5200令吉、在2020宏愿基金有超過198萬令吉、在教育信托基金有超過213萬令吉。

在上述條文下,被告可被判坐牢不超過15年或罰款不少過5倍的賄金或賄賂品價值。

被告的13項貪污指控,包括於2014年3月至2016年8月在馬六甲公共工程局辦公室內接受高達19萬6200令吉的賄金,其中一次接受最高的賄金達5萬令吉。

被告在刑事法典165條文(574條文)在執行任何程序或商業交易時,公務員收取相關人士的貴重物品下,可面對的刑罰是監禁至2年或罰款或兩者兼施。

此案的主控官是來自反貪會的阿末阿克南及莫哈末凱魯哈茲曼,被告的律師是拿督峇里星。

此案控方共有45名證人,辯方有5名證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