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菲宜

辯方有數百萬份文件卻無證人 沙菲宜盼劉特佐現身

: 2018-10-04 19:10:18

(吉隆坡4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首席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阿都拉說,基於辯方有數百萬份文件,但卻沒有“人”可以作為證人,他因此希望馬來西亞富商劉特佐現身。

他在納吉被控失信、濫權與洗黑錢案過堂後於法庭大廳外召開記者會說,一旦劉特佐現身,便將無可避免地成為納吉案件的證人。

“我也非常樂意在法庭上與劉特佐進行交叉盤問。”

他強調,他希望劉特佐現身,如此一來就能夠找到真相。

“我們有數百萬份文件,可是,我們沒有‘人’可以作為證人,因為他們(證人)可以讓這些文件更具意義與內容。”

“如果我們有證人,我相信這對控辯雙方都有好處。”

沙菲宜聲稱,納吉知道有錢進入其銀行戶頭,但他不知道這些錢就是所謂的“黑錢”。

他說,他讀了《鯨吞億萬》三次,書中大多數內容都指納吉是被劉特佐和來自阿拉伯捐款者所誤導,然而對此事的闡述卻前後不一致。

“我可以坐下來與作者進行辯論,並引述有關頁數及段落。一些段落指納吉被誤導,而其他部分卻總結出納吉可能知道這筆非法款項的存在。很奇怪。

他說,寫書的作家不是律師,他們寫書也不是出於法律的目的。

“他們不明白,納吉並不是說他不知道有錢進入他的銀行戶頭。我們不能夠指望從一本準備拍成電影的書中找到真相。”

他強調,納吉表示不知情,是不知道這些錢是來自非法活動,這與書中的內容是“兩個世界”。”

不解案件轉移司法宮審訊

對控方要求將納吉案件轉移到布城司法宮進行審訊,沙菲宜阿都拉感到不解。

他在法庭外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拿督斯里安華的案件有更多群眾,為何納吉案件的聆審如此特別,形成公共奇觀(public spectacle)。

“我不明白……他們(控方)說布城的設備比較好。”

“我不明白他們說的比較好是什麼意思,因為這裡(吉隆坡法庭)空間較大,有很多庭。而且在一個庭進行審訊時,還可以在其他的庭直播審訊過程。”

“我不知道是什麼動機,但我可以告訴你,在一些審訊中會出現很多滑稽的事情。”

沙菲宜說,當辯方還不知道當事人會面對什麼指控,媒體很多時候比辯方更早得知案件的信息。

他說,控方指辯方要宣傳,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我在這裡,是為了平衡,那些新聞報導對我的當事人不公平。”

不滿案件信息被“洩漏”

沙菲宜阿都拉對納吉和羅斯瑪案件的信息被“洩漏”感到不滿,直指不公平。

他說,身為這對夫婦的代表律師,都不知道當事人會面對什麼指控或會對面對多少項指控,然而媒體卻可以事先得到這些信息。

“就像今天的新聞一樣,(羅斯瑪會面對)17項指控,我們都不知道。”

“誰泄漏這些信息,為了對我們的客戶造成不利?”

斥控方審前沒提供全套文件

沙菲宜阿都拉說,根據《刑事程序法典》51A條文,控方必須在案件開審之前為辯方提供審訊文件,但控方在為審訊做準備時明顯脫節。

他說,法庭已擇訂聆審日期,控方卻並沒有提供全套的檢控文件,這也為何辯方認為沒有與控方進行審訊前會議的必要。

他也透露,反貪污委員會在納吉於昨天前往反貪會探訪羅斯瑪時,嘗試交給納吉第二片光碟,但納吉拒絕接受。

沙菲宜:《鯨》作者已證實 納吉受劉特佐誤導瞞騙

: 2018-09-21 10:09:14

(吉隆坡2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說,《鯨吞億萬》的作者已在書中證實,大馬年輕富商劉特佐很可能在一馬發展公司(1MDB)弊案中誤導納吉,因此,若能以此書充作呈堂證據,將對納吉更有利。

沙菲宜週四在納吉面控後召開記者會如是指出。詢及此書的面世會否引發媒體審判的問題,他說,比起媒體審判,他更希望此書能成為呈堂證據。

“我讀過這本書,內容讓我感到興奮。因為書裡的內容已確認,劉特佐很有可能誤導了像納吉這樣的人,而納吉也很有可能是在受到誤導及矇騙的情況下,作出一些舉動。“

不過,他說,他也對該書的爆料內容感到擔憂,並覺得內容充滿戲劇性,而令他感到驚訝的是,書中內容並未排除納吉或是被人誤導的受害者。

“即使我本身面對刑事案件,那也不會對我繼續擔任納吉的代表律師一事造成影響。”

對於本次控方提控納吉的25項控狀,沙菲宜強調,款項進入戶頭後再被轉移及歸還對方,證明納吉根本未涉及洗黑錢的作法。

他抨擊說,控方對納吉積極通過面子書貼文來自我辯護的作法感到不舒服,且向他“開刀”及作出提控,那是一種欺凌的手段。

“我非常有信心會勝出,因為控方根本無法證明什麼,他們只能證明資金進賬和匯出,無法證明任何可疑之處。”

他指出,如今200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已如同內安法令般,被當局濫用來對付他人,而控方也不了解洗黑錢的真正意義。

“律師團將會於下週申請把案件移交高庭審理。”

納吉:因26億課題被咒罵

“將證明我不是小偷”

納吉說,26億令吉獻金課題過去都被利用來詛咒、破壞、蔑視及辱罵他,而他如今所面對的指控,將讓他有機會為自己洗清污名,以證明他不是“小偷”。

納吉週四在面控後離開法庭之前,發表約10分鐘的談話。“司法程序將會替我捍衛真相,並一勞永逸地解決26億令吉獻金課題。”

他說,他所面對的21項洗黑錢指控是根據3個元素組成,即收取、使用和他所“歸還的款項”。

“我需要解釋,也許有人會誤會,如果從表面上來看,聽起來確實令人震驚。但若我們了解事實及消化後,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即我已在第13屆全國大選後就歸還這一大筆數額。”

“我希望在我面對的審訊中將出現支持真相的結論,以證明這個國家是有法治的。”

他指稱,此案尚沒有判決,因此,他不願發表任何影響案件的言論,但他相信其律師團隊手上有這方面的事實。

詢及某方此舉是否為了扳倒他時,他說,他不願指控任何一方,而面對法律程序是他的命運。“有些人比我幸運,被撤銷原本所面對的控狀。”

詢及其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會否也遭遇與他相同的命運時,他說:“我不知道。”

他澄清說,他週三晚被反貪會逮捕後,並沒有被扣留在扣留所,而是身在反貪會總部大廈內。

他也感謝警方及反貪會官員禮待他,同時,他也相信法庭會展開公平的審訊。

 

沙菲宜:非檢控安華酬勞 950萬是國陣常年律師費

: 2018-09-13 19:09:23

(吉隆坡13日訊)資深律師丹斯里沙菲宜指出,950萬令吉的款項是他常年為巫統與國陣打官司的費用,而不是成為拿督斯里安華二度肛交上訴案主控官的酬勞。

他強調,這是他從馬哈迪時代開始,為巫統和國陣處理官司的酬勞,卻一直都沒拿到錢,不是因為對方不給,而是因為雙方都沒有提醒對方。

他今日繳付保釋金後召開記者會表示,事實上他過去為巫統和國陣處理的大大小小案件,律師費高達2000萬令吉。

“由於我急需要一筆錢購買房產來幫助朋友,最終只要求支付1150萬令吉,而納吉只同意付950萬令吉。”

他指出,由於當時相關的賬單文件還沒弄好,納吉便同意以貸款的方式支付950萬令吉,也因為這是貸款,才沒有申報所得稅。

他說,納吉原應於今早將就此案前往到反貪會錄供,也是唯一可配合調查或否認這些指控的證人,而他本身卻是在沒有納吉口供支持的情況下,倉促被帶到法庭面控。

“反貪會官員告訴我不需要並取消傳召納吉錄供,納吉錄供時間將另作安排。這意味著什麼?證明案件還沒完成調查工作,他們無意聆聽納吉的說法。納吉支付我的這筆950萬令吉,都有文件證明和親筆簽名。”

沙菲宜自問不是第一次被捕,不擔心會導致自己形象或聲譽受影響,更不認為自己需要因此退出納吉被控失信及濫權案的辯護工作。

他強調,他所面對的4項罪名毫無根據,背後更存有政治議程,並點名公正黨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

至於為何持有兩本護照,他解釋自己曾擔任國家大使,也曾擔任東盟政府間人權委員會(AICHR)的大馬代表,不過,他於一個月前接獲外交部的通知停止使用外交護照,因為他已不再擔任上述職位。

否認逃避反貪會追捕

沙菲宜強調,他並沒有與反貪會玩捉迷藏,更否認控方指他試圖通過換車來避開反貪會逮捕。

他形容自己非常忙,譏諷反貪會官員因為動作太慢,才會跟不上他。

沙菲宜在庭上表示,昨日他到新山處理案件後,駕駛車牌”TP 8“的奧迪轎車返回吉隆坡,與女兒吃晚餐後,就到柏威年廣場與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見面。

“當時還有許多警員在現場駐守,隨後我就回到辦公室拿文件。”

他說,反貪會官員今早在梳邦機場逮捕他之前,他是以正常的通道抵達機場,穿著也正常,批評控方的說法是子虛烏有。

“若無法逮捕我,是你慢了,我並不會躲藏起來。”

涉收納吉950萬控4罪 交出護照 沙菲宜百萬保外

: 2018-09-13 14:09:27

(吉隆坡13日訊)資深律師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今天被控,他面對2項接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共950萬令吉的非法活動收益,以及2項呈報不正确賬目而違反1967年所得稅法令的控狀,他否認有罪。

現年66歲的莫哈末沙菲宜今天在地庭法官阿祖拉面前被控,除了上述兩項接受非法活動收益,他也在違反所得稅法令的控狀下,分別被控呈報不正确賬目,以及沒有在所得稅申報表中呈報上述950萬令吉。

莫哈末沙菲宜在第1和第2項控狀下被控涉及洗黑錢活動,他被控分別接受430萬令吉及520萬令吉非法活動收益,這兩項收益來自納吉的大馬回教銀行(AmIslamic Bank)戶頭的兩張支票,并匯入他兩個聯昌國際銀行戶頭。

他被控于2013年9月13日及2014年2月17日,在位于武吉東姑的聯昌國際銀行犯下上述罪行。

他因此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防恐怖主義融資法令4(1)(b)條款下被控,一旦罪成,刑罰為罰款最高500萬令吉,以及監禁不超過5年,或者兩者兼施。

此外,莫哈末沙菲宜在第3及第4控狀下被控直接涉及非法活動收益的交易,即呈報不正确的截至2013年12月31日財政年財務報表,違反1967年所得稅法令113(1)(a)條文。

他也被控沒有呈報2013年9月13日收到的430萬令吉收益,以及2014年2月17日的520萬令吉收益,違反上述法令。

莫哈末沙菲宜被控于2015年3月3日及2015年6月29日,在大使路的內陸稅收局犯下上述罪行。

他因此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防恐怖主義融資法令4(1)(a)條款下被控,一旦罪成,最高刑罰為不超過15年監禁,以及可被判處不超過非法活動收益5倍或500萬令吉罰款,視何者為高。

法庭批准莫哈末沙菲宜以100萬令吉保釋金、2名擔保人及交出2本護照下保外候審。

聯邦法院前法官兼資深律師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領導主控團,成員包括副檢察司卡馬巴哈林、阿末阿克蘭及阿法再尼占。

莫哈末沙菲宜的代表律師包括哈溫德星、仄丹、拿督哈斯納、莎拉、拉曼哈茲蘭及莫哈末法罕。

與哥巴冤頭路窄

此次率領檢控團隊提控沙菲宜的,是聯邦法院前法官兼資深律師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兩人已經不是首次在法庭上針鋒相對,不過,如今的身份卻來個大對調。

當法官阿祖拉擇定過堂日期後,站在犯人欄的沙菲宜便要求哥巴退出檢控工作,理由是牽扯很多過去的案件,他和哥巴的關係不愉快。

不過,法官要求沙菲宜入稟法庭提出正式的申請。

在公正黨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二度肛交終極上訴案中,哥巴是安華律師團的首席辯護律師,沙菲宜則被總檢察署委任為首席檢控官。

不過,希盟政府執政後,總檢察署便將涉及一馬發展公司(1MDB)案件的納吉控上庭,納吉委任沙菲宜為其首席律師。

原本負責領導提控工作的總檢察長湯姆斯,於8月31日宣佈退出檢控團隊,並宣佈委任資深律師拿督蘇萊曼阿都拉成為首席主控官,哥巴則受委為高級副檢察司,協助蘇萊曼。

此次是哥巴受委後,第一次代表總檢察署處理的訴訟,其團隊成員有副檢察司卡馬巴哈林、阿末阿克蘭和阿夫再尼占。

沙菲宜的律師團隊成員為哈溫德星、仄丹傑瓦尼、拿督哈斯納莎拉阿比斯甘、拉莫哈斯蘭和莫哈末法漢。

擬搭機去檳時被捕

沙菲宜是在今日清晨準備乘搭飛機去檳城時,遭反貪污委員會逮捕。

反貪會副主席(行動)拿督阿占峇基向“自由今日大馬”證實,反貪會是在今天清晨6時,在沙菲宜到吉隆坡國際機場,準備要搭飛機去檳城時,被反貪會拘捕。

他說,反貪會先押沙菲宜到布城反貪會總部錄取口供,隨後帶往吉隆坡地庭提控。

【涉一馬公司洗錢案】被指收納吉950萬令吉 沙菲宜被控洗錢罪

: 2018-09-13 10:09:36

(吉隆坡13日訊)資深律師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今天被控,他面對2項接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共950万令吉的非法活動收益,以及2項呈報不正确賬目而違反1967年所得稅法令的控狀,他否認有罪。

現年66歲的莫哈末沙菲宜今天在地庭法官阿祖拉面前被控,除了上述兩項接受非法活動收益,他也在違反所得稅法令的控狀下,分別被控呈報不正确賬目,以及沒有在所得稅申報表中呈報上述950万令吉。

莫哈末沙菲宜在第1和第2項控狀下被控涉及洗黑錢活動,他被控分別接受430万令吉及520万令吉非法活動收益,這兩項收益來自納吉的大馬回教銀行(AmIslamic Bank)戶頭的兩張支票,并匯入他兩個聯昌國際銀行戶頭。

他被控于2013年9月13日及2014年2月17日,在位于武吉東姑的聯昌國際銀行犯下上述罪行。

他因此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防恐怖主義融資法令4(1)(b)條款下被控,一旦罪成,刑罰為罰款最高500万令吉,以及監禁不超過5年,或者兩者兼施。

此外,莫哈末沙菲宜在第3及第4控狀下被控直接涉及非法活動收益的交易,即呈報不正确的截至2013年12月31日財政年財務報表,違反1967年所得稅法令113(1)(a)條文。

100萬保外候審

他也被控沒有呈報2013年9月13日收到的430万令吉收益,以及2014年2月17日的520万令吉收益,違反上述法令。

莫哈末沙菲宜被控于2015年3月3日及2015年6月29日,在大使路的內陸稅收局犯下上述罪行。

他因此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防恐怖主義融資法令4(1)(a)條款下被控,一旦罪成,最高刑罰為不超過15年監禁,以及可被判處不超過非法活動收益5倍或500万令吉罰款,視何者為高。

法庭批准莫哈末沙菲宜以100万令吉保釋金、2名擔保人及交出2本護照下保外候審。

聯邦法院前法官兼資深律師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領導主控團,成員包括副檢察司卡馬巴哈林、阿末阿克蘭及阿法再尼占。

莫哈末沙菲宜的代表律師包括哈溫德星、仄丹、拿督哈斯納、莎拉、拉曼哈茲蘭及莫哈末法罕。

沙菲宜哥巴身分對調交鋒

此次率領檢控團隊提控沙菲宜的,是聯邦法院前法官兼資深律師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兩人已經不是首次在法庭上針鋒相對,不過,如今的身分卻來個大對調。

當法官阿祖拉擇定過堂日期後,站在犯人欄的沙菲宜便要求哥巴退出檢控工作,理由是由於牽扯很多過去的案件,他和哥巴的關係不愉快。

要求哥巴退出檢控

不過,法官要求沙菲宜入稟法庭提出正式的申請。

在公正黨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二度肛交終極上訴案中,哥巴是安華律師團的首席辯護律師,沙菲宜則被總檢察署委任為首席檢控官。

不過,希盟政府執政後,總檢察署便將涉及一馬發展公司(1MDB)案件的納吉控上庭,納吉委任沙菲宜為其首席律師。

原本負責領導提控工作的總檢察長湯姆斯,於8月31日宣布退出檢控團隊,並宣布委任資深律師拿督蘇萊曼阿都拉成為首席主控官,哥巴則受委為高級副檢察司,協助蘇萊曼。

此次是哥巴受委後,第一次代表總檢察署處理的訴訟,其團隊成員有副檢察司卡馬巴哈林、阿末阿克蘭和阿夫再尼占。

沙菲宜的律師團隊成員為哈溫德星、仄丹傑瓦尼、拿督哈斯納莎拉阿比斯甘、拉莫哈斯蘭和莫哈末法漢。

準備飛檳在機場被捕

沙菲宜是在今日清晨準備乘搭飛機去檳城時,遭反貪污委員會人員逮捕。

反貪會副主席(行動)拿督阿占峇基向“自由今日大馬”證實,反貪會是在今天清晨6時,在沙菲宜到吉隆坡國際機場,準備要搭飛機去檳城時,被反貪會人員拘捕。

他說,反貪會先押沙菲宜到布城反貪會總部錄取口供,隨後才帶往吉隆坡地庭提控。

 

“納吉與阿旦杜雅無關” 沙菲宜:媒體卻還報導

: 2018-08-10 18:08:53

(吉隆坡1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首席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聲稱,其當事人與蒙古女郎阿旦杜雅沒絲毫關連,而媒體對相關的報道至今卻還在繼續刊登。

高庭今早審理納吉針對其失信、濫權及洗黑錢案的封口令申請。他在陳詞時,以輿論和評論會造成不當影響、影響法官評估被告信譽、影響證人供證,即證人是否能公平、無畏地供證3大理由,要求法官發出相關的封口令。

促法官發出封口令

他強調,多家評論及報道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及SRC國際公司案件的媒體,其中《砂拉越報告》的報道占了大多數,另外還有《華爾街日報》、《當今大馬》等。他表示,其中一則文章內容是關於納吉與阿旦杜雅的命案。對此,沙菲宜重申,阿旦杜雅與其當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些言論很殘忍,他無法想像,為何會有這種人的存在。

“上述媒體的文章將納吉與1MDB及SRC國際公司醜聞扯上關係,似乎讓外界認為納吉確實牽涉其中,及這些指控是真實的。”

“這些指控都有待證明,但全國甚至是全世界都已刊登,其中《砂拉越報告》的一則文章即《沙菲宜阿都拉將宣誓就任,取代丹斯里阿班迪》,完全就是胡扯!但這就是他們(砂拉越報告)的作業方式。”

沙菲宜認為,這些文章應被視為藐視法庭,作者的目的是為剝奪法庭的權利,而封口令可避免這些言論繼續的發酵,從而維持司法平衡。他說,辯方發現有上百則類似文章,但申請封口令並非要阻止媒體的報道。“媒體可據實報道法庭內發生的事,我們並沒意圖阻止公平的報道。”

首相等人曾提過1MDB及SRC案

圖將納吉牽扯在內

沙菲宜聲稱,首相敦馬哈迪、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財政部長林冠英、反貪會主席拿督斯里蘇克里、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等多人,都曾針對1MDB及SRC國際公司案件發表談話,意圖將納吉牽扯在內。

造成未審先判

他表示,這一切都將影響公眾的觀點,造成未審先判,法庭也可能會受輿論壓力和影響。

他說,法官也是凡人,難免會被錯誤傳達的言論和資料所影響。若法官被告知一些錯誤訊息,這是令人感羞恥的,也會讓他的裁判工作更困難。他補充,此案的證人或許有一些想法,惟這些對於納吉的負面輿論,也會導致他們在供證時或多或少受到影響。

“律師團為外界的評論面對極大壓力,而媒體對納吉被控7項刑事失信、濫權及洗黑錢案件過度報導,也或對案件審訊和裁決帶來影響。”

辯方提及文章與報道

主控官:不在控方知情範圍

主控官拿督哈納菲亞副檢察司說,辯方所提及的文章與報道,並不在控方知情範圍,直到辯方律師提出才知道此事。

他表示,若辯方認為馬哈迪、林冠英、潘儉偉等人把納吉與1MDB案件牽扯一起,就該針對他們申請封口令,而非控方及民眾。

他表示,封口令很難執行,直指辯方申請封口令的範疇模糊,沒說明是針對社交媒體、網絡媒體或全部媒體。此案在今早9時25分開庭審理,沙菲宜耗費了至少2小時陳詞,法庭於11時左右休庭15分鐘後開庭,期間休庭約2小時後,於下午2時30分續審。坐在犯人欄內的納吉也因冗長的審訊,顯得疲累,過程中不斷四處張望,並靠在犯人欄邊聆聽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