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


7謀殺案死者家屬首見死刑特委會 堅決反對廢除死刑

: 2020-01-15 00:01:21

(布城14日訊)7宗謀殺案的受害者的家屬堅決反對政府廢除強制死刑(MDP),並認為策劃強暴、綁架,以及惡意和故意殺害他人的犯罪份子應被判處死刑。

這些受害者的家屬是於周二到布城與死刑特委會成員初次會面,但會面結果並不如意,且充滿拒絕聆聽的氛圍。而這7宗謀殺案的受害者分別為文冬連環殺人案的受害者郭婉晶、北大畢業生遭奸殺案的受害者朱玉葉、詩巫銀行經理命案的受害者黃政貴、水泥桶藏屍案的受害副檢查司拿督安東尼凱文、撕票案的受害女富商拿督蘇茜拉華蒂、吉打幼童命案及消防員阿迪,而當中只有郭婉晶和黃政貴的家屬到場與死刑特委會會談,其他受害者的家屬則因故缺席,改由非政府組織和律師代表出席。

受害人家屬代表律師鄧惟浰說,此次會面為時約1小時30分,至下午4時30分結束,而這是上述謀殺案中的死者的家屬第一次與死刑特委員會面。

她周二代表受害者家屬在記者上指出,他們一致反對廢除強制死刑(MDP)。

她說,若有犯人觸犯刑事法典302條文謀殺罪,但法官卻以刑事法典304條文誤殺罪下判,那就顯示法官已有了這種酌處權。

“我們看到法官變得寬容,只照顧罪犯的利益,並選擇相信他們的謊言,而不信任警察或檢察官的努力。”

“我們也看見許多殺人犯獲釋,且法庭鮮少判處死刑,這看起來像是保護罪犯,但司法應為受害者伸張正義。”

受害者的代表律師之一的丹斯裏彭茂燊也支持上述聲明,並希望能引起人民向政府施壓。

“我們反對廢除死刑,這是為了防止馬來西亞成為犯罪天堂,政府要對此有所醒覺。”

社會愛心基金會代表王耀輝則批評死刑特委會沒有真正聆聽死者家屬的意願。

“委員已經決定了(廢除強制死刑),他們只是聆聽,不過他們已經有很強烈的決心(廢死),我們可以感受得到。”

文冬殺人魔酷殺少女郭婉晶  郭母:廢死對死者不公平

郭婉晶母親陳秀婈說,她無法接受政府欲廢除強制死刑的決定,因為廢除死刑對受害者及家人都不公平。

“且有些殺人犯不只殺害一人,還涉及其他刑事案件,所以他們應該獲得懲罰。”

她說,她含辛茹苦獨力養大女兒,但女兒卻被傷害,令她痛不欲生,至今,每逢女兒生日,她仍會觸景傷情,因此,她絕不願看到死刑被廢除,而導致殺人犯被放過。

郭婉晶的繼父徐國輝則說:“每次一談起這個事情,就很痛苦,如果案件不能解決,將會永遠留在那邊,一提起就痛一次,如果(殺人犯)死了的話,這事情就不必再提。”

文冬少女郭婉晶是於2009年不幸遭文冬殺人魔拉比丁沙迪爾殺害,而拉比丁沙迪在文冬共殺死5個人,首宗是2009年的郭婉晶命案,幹案累累的他是於2012年11月被捕,過後於2014年被判絞刑。

【廢死該不該完結篇】許根:可酌情處理 廢死須先解決潛在危機

: 2018-11-11 15:11:52

常言道,我佛慈悲,尊重生命是佛教根本,從人道層面來看,廢除死刑是可行的,但若從制度來看,廢除死刑存有潛在危機,而我們的社會需要法律約束,才能阻止犯罪發生。如政府可將潛在危機處理妥當,便可廢除死刑。

馬來西亞監獄弘法會檳城分會主席許根(53歲)到監獄弘法已有3年,他認為,死刑屬於法律制度,和佛教“不殺生”的戒律毫無衝突,兩者無法相提並論。

死刑與佛教戒律無衝突

他說,佛教五戒,即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及不飲酒的本意是塑造道德生活規範,讓大家在一個和諧的社會環境中生活。

他說,佛教強調因果,不殺生的戒律應建立在“因”的階段,如果你不殺人,你便不會嚐到被殺的果報。

許根自2015年起便是爪夷監獄和檳城監獄的“常客”,他和另8名弘法人員每週二和週三輪流到監獄給普通囚犯和死囚上課1小時,以佛教感化他們。

他說,他們以佛學老師身份進入監獄和囚犯近距離接觸,關懷他們的需求,當彼此熟悉後,囚犯便會願意敞開心房和弘法人員交流。

他指出,在爪夷監獄的死囚有67人,自願來聽課的只有6人,高峰期也只有11人。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他直言,對囚犯而言,他就是一面鏡子,他到監獄弘法就是要囚犯面對自己曾犯下的過錯,但許多囚犯都過不了“面對”這關。

“有些殺人犯殺害自己的親父母,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如何面對自己?”

他說,他遇到的死囚多是因販毒和謀殺而鋃鐺入獄,其中以販毒者居多,12位死囚中,就有9位是犯了販毒罪,甚至有一家三口因販毒被捕。

他也坦言,不少販毒者不覺得自己犯法,他們反認為他們只是一時不幸運才會被捕,在外頭販毒的人大有人在。不過,也有死囚接觸佛法後頓悟自己犯下的過錯,而改過自新。

他指出,販毒和謀殺不同,前者是貪念而起,後者是因嗔而起。販毒者多是為了優厚的金錢待遇而步上歪路,但殺人犯往往是為了爭一口氣而犯下罪行。如果一個人因一時貪念而被判死刑,顯得過於嚴苛。

“所以,我認為政府不應全面廢除死刑,理應視囚犯的罪狀酌情處理,如以其他刑罰替代死刑,懲罰販毒者。”

經歷3次審訊等待行刑最折磨

許根說,一般上死囚會經歷3次審訊,審訊中的死囚姓名卡是青色,這也意味法官還沒下判前他們還有上訴希望。但當他們的姓名卡轉為紅色時,也就表示一切已成定局。

“當囚犯從法庭回來時,你可以明確感受囚犯從剛開始的抱有一線希望瞬間沉入谷底,即使他們上課也是六神無主,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平復心情。一旦他們回過神來接受事實,他們顯得平靜許多。”

他說,判處死刑後,最折磨的是等待行刑日子,因為死囚並不知曉自己何時赴黃泉,只能在一個人的牢房裡年復一年地等待。死囚常受失眠困擾,且對死亡恐懼也讓他們感到不安,所以死囚都有服用藥物,鎮定情緒。

“曾有一個死囚因謀殺同伴入獄,但他每晚都夢見同伴回來尋仇,最後因不堪心靈上的折磨而選擇自盡。”

瞭解死亡藝術安撫死囚心靈

詢及弘法人員如何讓死囚做好面對死亡的準備,許根說,他會讓死囚明白生活的藝術,再將之轉換成死亡的藝術,如此才能安撫心靈、離苦得樂。

他解釋,生活的藝術意味生活中定有高低起伏,無論是喜是悲、是好是壞,都應享受當下的過程,當一個人明白了其中的禪意,心靈自會平穩許多。在正法時,死囚是帶著平靜的心離開人世,而不是帶著滿腔情緒離開。

“練習心靈平穩的方法是靜坐,只注重呼吸,漸漸地所有想法會遠離我們。”

他指出,其實死囚最掛心的是家人,許多死囚冒著生命危險在外打拼也是為了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當他們被判死刑後,割捨不下的是親情。

 

 

 

吳易甜母痛斥廢死刑補償不U轉 “一字一句似刀刃”

: 2018-10-20 19:10:54

(吉隆坡20日訊)動漫迷少女吳易甜的母親沈依玲指,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發表的“廢除死刑不U轉,將會補償受害者家屬論”,是一字一句似刀刃。

她在其臉書帖文說,當她看到有關政府擬補償受害者家屬的新聞時,不相信這是事實,她把發佈的日期與時間看了又看,確定無誤後,她還是懷疑是一則假新聞。

“現在說全面廢除死刑,加害的是人權,受害的是賤命;希盟政府,你太欺負我們了!我對你太太太失望了!”

“我再三與該報記者確定…是真的!居然是真的!補償?拿什麼來補償!劉部長居然想到用補償金來打發我們,哦不對,是打算,而且是視乎失去受害者對家庭經濟造成的影響而定……失去了孩子……希盟政府的意思是不是那就不礙事,反正減輕了我身為單親媽媽的負擔?”

她表示,高庭判處殺人犯死刑,但故事並沒完結,他有上訴機會。

沈依玲聲稱,當年15歲的愛女易甜是個品學兼優的優秀生,她被殘忍殺害後,殺人犯被捉了,控上庭、過堂再過堂,審訊展延再展延,而她是證人之一,她得為她的孩子謀殺案供證。

“我為確保自己不慌、不怕,不因傷心過度誤事,我逼自己去旁聽了一場又一場的謀殺案審訊,我要淡定從容地說出事實,可是我供證時還是哭得一塌糊塗,法官大人說:你需要歇一歇嗎?牽涉到人命的案件總是讓人很傷心的……。”

“結果動用了好多資源,出動了十多個證人,有熱心的自願人士與外勞,也有盡責的執法人員、專業的醫藥專家,有特地從東馬飛回來的,有從外坡趕回來的。”

沈依玲表示,一袋又一袋證物,那青色行李箱、那沉甸甸的啞鈴、衣物、手機……孩子的貼身物品,警察叔叔吃力地搬進又搬出法庭,她每一次看了都心如刀割。

“一場場的審訊,我聽著法醫描述孩子身上的傷痕,我聽著查案官搜證的過程,我聽著殺人犯的辯駁,我的腦海裡一遍又一遍地上映孩子遇害經過。”

據報道,劉偉強聲稱,政府在廢死課題上不U轉;同時,正探討成立受害者補償基金(victim compensation fund),為受害者家屬提供補償,減輕受害者親屬負擔。

內閣:廢除死刑不U轉 擬補償受害者家屬

: 2018-10-19 19:10:37

(八打靈再也19日訊)盡管民間出現反對政府決定廢除死刑的聲浪,但內閣已議決不會U轉;同時,正探討成立受害者補償基金(victim compensation fund),為受害者家屬提供補償,減輕受害者親屬負擔。

 

目前國內的死囚人數為1267人。另根據國家監獄局的數據顯示,直至今年10月11日,共有932名囚犯因抵觸1952年危險毒品法令第39B條文而被定死刑。

 

2014年至今,監獄局沒有接獲政府發出死刑執行令。

 

不交國會特委會

 

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說,內閣已在上周會議上議決要廢除死刑,因此不打算把死刑課題交到國會特委會處理。

 

他說,為了“安撫”和減輕受害者親屬負擔,政府正研究如美國為受害者家屬提供援助的補償方式。

 

劉偉強對記者說,自政府宣布要廢除死刑後,民間反應激烈,尤其是受害者家屬反彈很大,政府能夠理解受害者家屬的心情,因此政府考慮為受害者家屬提供補償金,除了減輕他們的負擔,同時也設法減輕家屬的痛楚。

 

他解釋,政府希望做出一些實際的措施,如提供補償金,以期能夠幫補受害者家屬,因為一些受害者可能是家庭支柱。

 

“我們會考慮受害者家屬的家庭背景,受害者是為人夫或為人子,是不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失去他對家庭經濟所帶來的影響。

 

我們會根據受害人經濟情況或損失來提供補償。”

 

“無論是辦理喪事、到醫院、法庭和警局辦事都需要花費。目前美國有這類補償基金,我們會參考其做法。”

 

詢及補償金的來源,他表示政府仍在研究此事,其中來源可能包括從被告人繳付的保釋金或罪成者支付的罰款。

 

一次過修正7法令

 

另外,劉偉強表示,若要廢除死刑,政府需要修改7項法令,因有32項罪行涉及死刑,包括向國家元首發動戰爭、謀殺、在終身監禁時企圖謀殺、撕票、奸殺、強奸兒童及擁有軍火等。

 

他指出,總檢察署正在草擬有關法令修正案,包括刑事法典等。

 

他表示,政府會一次過修正7項法令,基於只是涉及修改部份條文,因此無需耗費冗長時間。

 

此外,劉偉強表示,倘若政府廢除死刑,已定罪的死囚也不會獲釋,法庭將會重新針對個案裁定是否判處最少30年的監禁期或終身監禁。

 

“如果一名死囚被重判最少30年的監禁期,政府建議他的刑期是從國家特赦局重新宣判之後的日期算起。”

 

他也說,希盟在競選宣言中誓言要廢除死刑,而非廢除強制性死刑。

 

英德菲丹麥有例可循

廢死未必加劇罪案

 

劉偉強強調,目前已有142個國家廢除死刑,仍有56個國家保留死刑如中國、新加坡、泰國及印尼。他相信東盟成員國將會逐步減少死刑處決。

 

“英國、丹麥、德國和菲律賓等國家已經廢除死刑,但不見得這些國家的嚴重罪案有上升趨勢。”

 

他解釋,政府決意要廢除死刑,是因為政府同意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1948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廢除死刑是公約的目標。

 

國會下議院副議長倪可敏日前透露,他已向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建議將全面廢除死刑課題交給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處理,而後者已答應會在本周五的內閣會議中提出討論。

 

倪可敏認為,廢除死刑需要從長計議,必須聆聽民間聲音。若內閣同意將死刑存廢課題交由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處理,這個特委會可以召開公共聽證會,之後將報告提呈給國會,再進行辯論及尋求通過。

 

劉偉強:勢在必行 廢死刑不會公投

: 2018-10-15 13:10:58

(吉隆坡15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說,政府在本次國會提呈廢除死刑法案是勢在必行,也不會針對是否要全面廢除死刑舉行公投。

他說,政府的廢除死刑,並不會令現有1267名死囚因此被釋放,他希望民眾能夠理解,並無需感到害怕與擔心。

“他們會被改判終身監禁,在獄中度過餘生。”

他說,根據記錄,現有1267名死囚中,逾900人涉及違反毒品法令第39B條文的毒品罪行,其他的則是涉及謀殺、侵犯國家主權等。

針對政府決定廢除死刑引起爭議,尤其是謀殺案、姦殺案受害者家屬的反對,劉偉強說,他可以理解遭謀殺受害者(家屬)的心情,也知道他們相當痛心。

“政府認為應該全面廢除(死刑),不能只針對部分罪名廢除死刑,一些罪名又不廢除,所以我們要全面廢除死刑。”

他說,涉及毒品罪名的死囚,因為相關州屬的馬來統治者還沒簽下行刑指令,所以都仍未被行刑。

“隨著政府決定暫停執行死刑刑罰,接下來將交由各州的特赦委員會作出必要調整。”

對廢除死刑法案在本次國會只有5天時間辯論與通過,劉偉強說,政府會“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不存在法案因來不及辯論而無法在本次國會通過的問題。

廢死刑法案若通過 最低監禁30年取代

: 2018-10-15 10:10:52

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指出,廢除死刑法案一旦在國會通過,刑罰將以判處最低監禁30年取代死刑。

他說,除了販毒,目前共有17項可被判死刑的刑法,包括對最高元首發動襲擊、謀殺、在終身監禁時企圖謀殺、撕票、奸殺、強姦儿童及擁有軍火等。

他強調,只要內閣通過廢除死刑備忘錄,政府便可在來臨的國會上提呈廢除強制死刑的法案。

劉偉強也是三腳石國會議員,他今日出席國家反毒機構山打根分局舉辦的反毒活動時,如此表示。由于劉偉強不克出席,講詞由其政治秘書馬丁湯姆代讀。

他表示,至今面對死刑的囚犯為1267人,根据國家監獄局的數据,直至今年10月11日,共有932名囚犯因抵触1952年危險毒品法令39B條文而被判死刑。

“2014年至今,因為沒有發出執行死刑令予監獄局,死囚還在等待,而我在本月10日代表政府宣佈將廢除死刑的法案。”

他說,根据聯邦憲法42條,寬赦局有權在不抵触聯邦憲法下,讓已判刑的囚犯給予赦免、緩刑和延遲執行刑罰,因此寬赦局也可視情況,考慮釋放已等待超過20年的囚犯。

劉偉強強調,打擊毒品不能只單靠政府,非政府組織及私人界必須攜手合作,才能有效打造零毒品的國家。

總檢署允呈國會 內閣決定廢除死刑

: 2018-10-10 22:10:29

(吉隆坡10日訊)首相署法律事務部長拿督劉偉強指出,內閣已決定廢除死刑,預料在來臨的國會下議院會議上,將提呈廢除強制死刑法案。

“廢除強制死刑法案的工作已處在最後階段,總檢察署已亮綠燈讓我們提呈國會。”

他說,目前仍有一些議題需要深入探討,例如正在等待行刑的死囚的處理方式。

他今日出席“與馬大法律系學生針對法律改革座談會”後在記者會上說,他個人認為,既然決定廢除死刑,所有執行死刑的工作便應該暫緩,政府將通知特赦委員會探討被判死刑囚犯的情況,以決定減刑或釋放。

“減刑的話,可能從死刑改為終生監禁,與毒品相關的罪行比較不同,因為有一些是毒驢,法庭有絕對的權力做出判決。”

詢及是否需要視情況決定是否判處死刑時,他只回應 “所有死刑都會廢除,句號。”

劉偉強表示,政府正針對特定情況展囲研究,而且需要聆聽各造的意見,目前政府的立場是廢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