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妝

女書記誤信電話詐騙 典當嫁妝奉上逾3萬

: 08/21/2018 - 10:44

(巴生20日訊)來自巴生的一名女書記申訴,她因誤信“法庭”和“警局”來電,指她與犯罪集團掛勾,涉嫌洗黑錢及販毒活動,若被定罪將被判死刑,須接受銀行戶頭調查以證明清白。她當下一時亂了陣腳,把多年積蓄和典當存了13年的嫁妝,總值3萬1950令吉的財物,進賬給3個陌生人的銀行戶頭,最后才方知上當。

39歲的受害者陳女士今早在社會工作者葉金發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說,她在本月13日上午9時許,接獲一通來自瓜拉登嘉樓法庭的來電,指她向某銀行貸款了5萬令吉,至今已3個月沒繳付欠款和利息,國家銀行已凍結了其銀行戶頭徹查。

被指與犯罪集團掛勾

她說,她並沒有向銀行貸款,因此懷疑可能是自己的身分遭人盜用;較後她又接獲瓜拉登嘉樓警局來電,指法庭已授權警局查案,並成功查出她與犯罪集團有瓜葛,涉嫌洗黑錢和販毒,是金錢遊戲集團JJPTR的陳偉龍(譯音)將她供出,還有其他200多人,一旦被定罪必是死刑。

她表示,因電話背景很像警局,對方指陳偉龍給過她140萬令吉,而且錢已被領出。雖然不是事實,她也沒參與過金錢遊戲,但當下一聽到死刑,腿都軟了。因此,沒有多想,馬上便按對方指示,將錢財和金飾典當,並在13至15日,3天內分5次進賬給3個陌生銀行戶頭。

她提及,過程中,對方還一直以WhatApps傳送偽造文件,讓她不疑有詐掉入圈套,惟她自覺是清白的,不怕被查,所以信以為真地把錢匯給對方,相信結案後就會得到當局的歸還。

針對此事,葉金發提醒,若民眾碰上類似狀況,千不要慌張,可到警局報案或向當地人民代議士求助,並與家人商量,勿獨自面對,讓不法之徒一而再,再而三地誘騙。

他也希望警方可將不法之徒一網打盡。

對方一日致電十多次

陳女士提到,她之後是被對方把錢都騙光了,才怒而屏蔽對方電話號碼,躲過糾纏。對方一日甚至可致電十多次,一再探聽她籌錢情況。

她說,對方為游說“獵物”上鉤,使用的理由千百種,包括要使用陌生銀行戶頭以免走漏風聲、要3萬令吉保釋金保外受查及勿掛電話全程報告行蹤等,她如今回想過程,確實自己太疏忽了。

她記得,電話那頭是一男一女,女方是法庭代表吳小姐;男方則為警局代表陳曹長,兩人都使用華語溝通。

“我丈夫知道後,因擔心我,結果不慎發生車禍,右腳受傷,禍不單行。”當她到沙亞南警區報案時,警方指目前全國每月幾乎都有300宗類似電話騙案,希望市民小心提防。

印度少婦沒錢給嫁妝  竟被丈夫偷賣一個腎

: 02/09/2018 - 13:33

(孟買9日訊)印度一名女子因付不起嫁妝,竟被丈夫偷賣一個腎換錢。女子的丈夫及其兄弟已被捕。

據當地媒體報導,麗塔.薩卡爾現年28歲,家住西孟加拉邦。她和丈夫比斯瓦吉特.薩卡爾結婚12年。麗塔因付不起男方要求的20萬印度盧比(約合1.2萬令吉)嫁妝,多年來遭丈夫暴力對待。

大約兩年前,麗塔腹痛就醫。比斯瓦吉特和他的兄弟希亞馬爾趁機賣掉麗塔的腎。

麗塔說:“我那時急性腹痛。丈夫帶我去了(西孟加拉邦首府)加爾各答一傢俬人醫院。他和醫務人員告訴我,我需要做手術,切掉發炎的闌尾。”

手術後,麗塔的腹痛沒有緩解,反而加劇。她說:“丈夫警告我不要告訴任何人做手術的事。我請求他再帶我去看醫生,他沒有理睬。”

去年晚些時候,麗塔的娘家人帶她到其他醫院就診,發現她的右腎“失蹤”。另一家醫院給出相同診斷結果。

“我這才明白丈夫為什麼讓我對手術保密,”麗塔告訴《印度斯坦時報》記者,“因為我家無法滿足嫁妝要求,他賣了我的腎‘抵債’。”

麗塔隨後向警方報案,控訴比斯瓦吉特和希亞馬爾兄弟二人,指認婆婆與案件關聯。

檢方說,比斯瓦吉特和希亞馬爾5日已被正式批捕,面臨人體器官交易、意圖謀殺、惡意拘禁已婚婦女等多項罪名指控,麗塔的婆婆在逃。

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警官說,兩兄弟承認,麗塔的腎賣給了切蒂斯格爾邦一名商人。警方懷疑,案件牽涉腎臟走私團夥。“警方將搜查為麗塔手術的醫院……已成立特別調查小組。”

根據印度傳統習俗,新娘必須向新郎家提供珠寶等作為嫁妝。如果無法滿足夫家要求,妻子“過門”後經常會遭毆打。針對這種情況,印度1961年出台法令,禁止男方向女方索要嫁妝,否則將被視為犯罪。但印度因嫁妝引發的家庭暴力仍屢禁不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