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僑機工

南僑機工締異族姻緣 史料作者尋獲太平緬甸後代

: 09/26/2018 - 11:26

(怡保25日訊)南僑機工史料搜研工作者劉道南夫婦敘述,他們最近在太平和緬甸找到2名復員后代,聽了2名膚色黝黑的后代講述他們先父的異族良緣。

這2名曾到云南抗戰的機工,是太平的蘇福星和緬北腊戌(靠近云南的邊陲小城)的胡天木,他們生前分別娶印裔和斯里蘭卡籍妻子的南僑機工。

蘇福星1946年复員後回到太平,胡天木早在1942年落腳印度加爾各答,后來輾轉到斯里蘭卡,又回到緬甸東北部撢邦省的腊戌定居。

劉道南不久前在太平找到蘇福星住在保闊亞三的儿子蘇世印(63歲),他對父親於1939年在太平參加南僑機工服務團,以及滇緬公路運載軍火抗戰的經歷知道不多,而其母親是印度婦女,也不曉得多少父親的故事。

機工留下各類證件

“蘇福星留下不少證件,包括昆明潘家灣運輸人員訓練所畢業生登記證、南僑機工制服照、護照、駕駛執照、滇緬公路運輸局證明書、華僑登記證、40年代太平機器工會會員證等等。從這些證件里考究,大概獲得機工參加抗戰的輪廓,彌補了后人對機工經歷的空白。”

劉道南聲言,根据機工蘇福興的證件,推測是1915年生於太平,祖籍福建晉江,23歲參加南僑機工服務團,遠赴云南在昆明駕駛貨車在滇緬公路運載軍火到前線抗戰。1942年因惠通橋被炸斷后,機工無法再負擔運輸任務,他輾轉到了印度。

中國駐加爾各領事館1943年1月發給了蘇福興華僑登記證,名字卻是“蘇杏成”(Su Heng Seng)。

蘇福星后來回到昆明駕駛貨車,在1946年11月,他辦妥复員手續,就在1947年1月從昆明回到太平。后來在太平聯利運輸公司當貨車司機,運載貨品來往太平与檳城之間。

或許是進出膠園運載橡膠產品的關系,或者常到陳嘉庚位於太平開設“南益橡膠厂”載貨,他認識了會講福建話的年輕印度膠工姑娘慕妮瑪。來往了一段時期,大約在1947年,他与年紀較小的慕妮瑪結婚,共生下12名孩子。1949年,他參加太平機器工會,住在太平哥打律279號房子,直到1973年逝世。

夫婦赴緬搜集機工史料

劉道南夫婦最近到緬甸11天搜集機工史料時,找到另一段異國情緣的機工儿子胡丁華(66歲)。

胡丁華是早年在緬北腊戌擔任司機的胡天木的幼子。據老機工留下的證件顯示,他1908年12月10生于印尼蘇門答腊島的棉蘭,祖籍潮州,1938年在新加坡工作,懂得英語。

胡天木可能是1939年前後在陳嘉庚號召青年機工回國參加抗戰,因為同年9批出的南僑機工名單沒有他的名字。但胡丁華肯定的說,父親是開卡車的南僑機工。

根据證件考究,胡天木曾在雲南當過司機,或許是在1942年惠通橋被炸斷后,他失業了,后來輾轉到了印度,加入皇家東印度公司部隊(Royal Neth.India Army)當荷蘭軍車司機(Dutch Army Car),被派到錫蘭(現稱斯里蘭卡)。

證件顯示,1944年7月1日他領軍士證件“Army Book” 的“Soldier’s Service & Pay Book”(兵士服務与支款簿)。

劉道南聲言,從證件上看,胡天木是在斯里蘭卡服務一段時期,負責駕駛工作,也曾運載盟軍士兵。這一段日子,他認識了小15歲的斯里蘭卡姑娘露茜(Lucy Pieris),他倆以英語溝通而產生情愫。

英語溝通促成情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戰亂情緣喜迎和平曙光,他倆於9月30日在首都哥倫坡舉行婚禮,32歲的胡天木迎娶露茜。

劉道南說,戰爭結束后,胡天木夫婦回到中國,1946年7月在廣東領取了公路運輸廣東分處的駕駛司機執照。

“這時留在云南的機工群開始复員回南洋,胡天木沒有回去棉蘭,而是到了雲南邊境的畹町鎮,越過國界河,落腳在一河之隔的九谷村。1947年生下長女胡寶玲,后來遷居腊戌,52年生下儿子胡丁華,姐弟倆現都居于腊戌。”

胡定華說,他們一家在腊戌安家落戶後,父親仍是駕駛維生,每天開小吉普車載客載貨,母親則當小販賣香腸。其父親胡天木是70歲那年逝世。

 

南僑機工史料搜研工作室 赴緬甸尋10機工後人

: 09/11/2018 - 11:01

(怡保10日訊)馬來西亞南僑機工史料搜研工作室主持人劉道南偕妻子盧觀英飛到緬甸,找到七十多年前赴云南抗戰過后落戶緬甸的10名機工后人,被告知超過半世紀以來,老人家陸續病故,卻未見大陸或台灣組織前來慰問或提供協助。

劉道南透露,戰后落腳緬甸的機工,不少來自馬來亞、新加坡和印尼,如今是馬來西亞人為先人這段愛國事蹟作記錄,令機工後代欣慰和感動。

記錄愛國事蹟

他說,11天的行程是從仰光出發到中部古都皇城曼德勒,以及800餘英里以外与云南接壤的緬北重鎮腊戌。

機工第二代知曉不多

劉道南披露,機工第二代對於父輩在滇緬公路上運載軍事物資的奮戰經歷知曉不多,甚至對父輩的僑居地几乎是一無所知,也不曉得親人身在何處。

“機工遺留的證件并不多,據二代反映,父輩當年复員所攜帶的證件,在六十年代中緬甸掀起的排華浪潮中,為免惹禍上身災難,大部分證件及南洋僑居地地址与書信都付之一炬。”

劉道南提到,1939年從緬甸進入云南的機工,多半在滇緬公路起點腊戌停留,戰后落腳緬甸的機工,不少定居腊戌,故當地華僑特別多。

在熱心老華僑伍彥培(89歲)帶領下,劉道南夫婦到老腊戌城尋找機工車隊的遺跡。

“當年云南西南運輸處在老腊戌設有辦事處、機工宿舍和停車場。在當年南化華文中學遺址還有陳舊的云南會館禮堂,對面一塊空地上有一座舊籃球場,猜測是機工停放卡車的地方。”

腊戌所在的撢邦省為少數民族果敢族自治區,祖先是來自云南,漢語仍是當地主要語言,卻稱作“果文”,据說是避免敏感,目前還保留果文(中文)小學及中學,華族子女大部分都會華文華語,不少到台灣深造讀大學;市區商號与組織,華文招牌隨處可見。

腊戌還保留華族地緣性會館:廟宇如兩廣觀音廟、觀音寺、光明社。

据腊戌長者向劉道南反映,當年移居過來的南僑機工人數頗多;經過70余年,現在已全部离世,后人有者也已搬遷。

他希望通過報章呼吁民眾,擁有被遺忘的機工消息,或是相關機工的後人,可聯絡腊戌多叔鐘,其緬甸手機號:0095-9-43714388、腊戌唐健霖0095-9-78082834、仰光鐘武靖0095-9-65102801、曼德勒何秀美0095-9-43031566或劉道南本人6012-5217412。

10名戰后沒有复員南洋后人

劉春泉 祖籍福建同安,來自太平免律大城棧,儿子劉振忠現居仰光。

鄭建福 緬甸華僑,祖籍福建永春,儿子鄭燈發現住仰光唐人街。

何紀良 吉蘭丹哥打峇魯人,祖籍廣東梅縣,戰后落腳緬北九谷。

1939年与同鄉友人謝耀南參加第二批機工到云南抗戰,獲吉蘭丹中華總商會贈予“愛國金牌”。女儿何秀麗与何秀妹住曼德勒,幼女何秀美居仰光。

謝紹旺 新加坡英校生,祖籍廣東,其繼子謝財寶現居曼德勒。

謝日光 祖籍廣東開平,柔佛古來或士乃人,1939年除夕出發的第一批“八十先鋒”機工隊 。1946年落腳腊戌,儿子謝德強現居腊戌。

符福錦 森美蘭人,祖籍海南,第三批機工,戰后到芒市与傣族姑娘成家。因不要中國人打中國人反對內戰逃入緬北,儿子符和平現居腊戌。

胡天木 新加坡華僑,祖籍潮州,娶斯里蘭卡姑娘為妻,儿子胡丁華現任腊戌云南會館書記。

馮百川 仰光人,祖籍廣東梅縣,在新加坡受教育,精通英法緬漢語;他身為機械工程師,抗戰期間先后發明汽油加酒精以補充汽油的短缺,過後發明高空投彈瞄准儀,以及研究減少機工卡車前輪輪胎闊度,方便在蜿蜒滇緬公路上山轉彎的難度,其儿子馮景富現居腊戌。

廖達生 柔佛哥打丁宜人,祖籍廣東梅縣,第二批機工,娶騰衝姑娘為妻。复員到緬北安家落戶,幼子廖金華現居腊戌。

楊耀南 越南華僑,祖籍廣東南海,与傣族姑娘結婚后落腳腊戌,幼子楊志勤現居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