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舞傾情


牽手愛相隨(完結篇)一舞傾情 史育銘 林蕙誼 校園教舞散播愛

: 2020-02-14 10:02:00

現年29歲的史育銘在就讀初中一時,常一邊參考舞蹈視頻,一邊自學嘻哈舞。他小時候的志願是當一名職業運動員。但是15歲那年因為打羽毛球不小心致傷左腳,自此很少進行激烈運動,轉而學習舞蹈,並曾在檳城培華小學擔任舞蹈老師,也曾經一度前往吉隆坡發展舞蹈事業,可惜舊傷復發,只好無奈返回檳城發展。

現年24歲的林蕙誼同樣自中學起開始習舞,經常參與各種舞蹈活動。

這兩個陌生人,因為2014年的一場商業演出,相遇了。

“當時,一家檳城節目策劃公司亟需一群舞蹈員為雲頂一場開幕典禮表演,於是就找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舞蹈員,湊合一起獻舞。我們就在排練時遇見了。”史育銘說。

兩人一起排練舞蹈,跳著跳著就來電了! “育銘告白後,當時我是‘冒險’與他在一起的!”林蕙誼露出甜甜的笑容說道。

何謂“冒險”談戀愛? “我們好像才認識幾天罷了,當時我對育銘還不是很了解,但我願意與他在一起!”

林蕙誼中學畢業後,曾經上過婚禮策劃課程,一度考慮往幕後發展,從事婚禮策劃。 “育銘學習舞蹈的經驗很豐富,他懂嘻哈舞、華族舞和現代舞。自從我們戀愛後,我從育銘身上學習到很多舞蹈技巧,激發我對舞蹈的熱忱,於是我再次活躍於舞台上!”

入校教舞 你編舞我示範

史育銘從吉隆坡回到檳城發展後,再次走入校園指導小學生跳舞。由於教導有方,漸漸地從一間的邀請增至7間中小學校。

這也讓史育銘感覺分身乏術,幸好,他遇上了願意和他分擔舞蹈教學工作的林蕙誼。 “我真的很幸運,她不只是我最好的拍檔,還是一名好貼心的女友。”

“為了避免我的腳傷再次復發,蕙誼總會在身旁一直叮嚀我記得穿上護膝墊再熱身,以保護左腳。”若是要在學生面前示範高難度動作,他都請林蕙誼演示,他負責講解。

聽了史育銘對她的讚賞,林蕙誼謙虛地表示:“跳舞是我的興趣,所以與育銘一起教舞蹈,並不是一項很難的事。”

他們分工合作,史育銘負責編舞和講解,林蕙誼則示範舞蹈動作,也負責為每支舞蹈所需的費用作出預算、安排舞蹈課程表等等,合作的默契也讓兩人更了解對方。

教學有方 融入關愛訊息

史育銘和林蕙誼不只舞藝精湛,也教學有方。過去6年,他們帶領檳州各中小學生在舞蹈比賽中多次交出亮麗佳績,頻頻獲獎。

“在教學方面,我們不只是教學生舞蹈動作而已,還在舞蹈中融入關愛社會的訊息,希望學生們能從中有所體會和學習待人處事的態度,也希望觀眾欣賞過後,能有所啟發。 ”史育銘說。

2017年,他們編了《我的付出,你的愛》這支舞,帶領檳城漢民小學的學生參加全檳舞蹈觀摩賽,榮獲全場最佳表現獎、最佳編導和最佳服裝獎。同年,他們再帶領學生以這支舞蹈參加全國舞蹈觀摩賽,榮獲亞軍和全場最佳編導獎,成績斐然。

“這支舞蹈由小學生扮演一群收拾垃圾的工人。起初,學生都置疑這支舞蹈內容不會讓他們得獎。

“多數人都認為舞蹈需要很華麗的排場才好看,但我編舞的理念是,不一定要有華麗的場面,我希望通過這支舞蹈,能讓學生們懂得感恩為社會默默付出的勞動工人。”史育銘和林蕙誼都希望學生不止是享受跳舞的歡樂而已,也需要多加關心社會動態。

美食取代 情人節沒有花

史育銘和林蕙誼無論是跳舞或教舞都默契十足,那是他們當初“冒險”相戀時所意想不到的。

“我們在一起後,才發現原來我們不只都愛跳舞,在其他方面也都很相配!”史育銘說。

“對啊!我們拍拖後,才知道原來我們教舞蹈的理念一致,就連休閒和飲食喜好也一樣!”林蕙誼也認同。

小倆口在沒跳舞和教舞的時候,最常做的事是? “一起看電影!”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我們看電影的喜好也一樣,最愛看懸疑片!”史育銘說。

小倆口看起來瘦削,卻原來都是大胃王! “我們連胃口也一樣大,有空時最愛去大吃一頓!”

每年情人節,他們也一起慶祝,但是沒有花。 “我不喜歡花,比較喜歡美食!”林蕙誼說。

“我們都很愛吃,共享美食也可以很浪漫地慶祝情人節!”史育銘說。

“我7月生日,蕙誼8月生日,因此每年7月和8月我們會為對方慶生,更不會忘記在每年9月29日,一起慶祝我們相識的周年紀念。”

林蕙誼說,在生活中他們難免會有一些衝突,但衝突卻能讓他們更了解彼此,兩人同心協調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對啊!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事是不能協調的。我們計劃結婚,無論是婚禮的形式,或是婚後的生育計劃和教育孩子的方式,我們都已達成共識。”史育銘附和女友說道。

成績斐然 作品頻頻獲獎

史育銘和林蕙誼編舞和創作的靈感,很多是來自於生活或社會事件。

“我們不只談情說愛,也常分享生活,還有交流對社會事件的看法,這也成為我們編舞的靈感來源。”林蕙誼說。

2018年,史育銘有感於全球暖化形成溫室效應,居於北半球的北極熊棲息地正深受衝擊。於是,他編了《幫幫大大隻》舞蹈,由漢民小學的學生扮演“大大隻”北極熊。

“我們在指導學生跳這支舞之前,先讓他們自行蒐集資料做功課,從中了解保護環境的重要性。”林蕙誼說。

“我們從不會編好舞蹈動作後,叫學生跟著跳。譬如這支《幫幫大大隻》,我們鼓勵他們從蒐集資料中觀察北極熊的習性和動作,讓他們發揮創意來編舞蹈動作,我們再加以引導,如此他們扮演起北極熊來會更傳神。”史育銘說。

《幫幫大大隻》於2018年全檳舞蹈觀摩賽榮獲最佳表現獎和最佳編導獎,也榮獲全國舞蹈觀摩賽冠軍,成績卓越。

2019年,史育銘從家暴事件獲得靈感,編了《擁暴》舞蹈,再帶領檳華獨中的學生參賽,在全檳舞蹈觀摩賽摘金,也在全國舞蹈觀摩賽獲得榮譽金獎。

創舞蹈團 歡迎素人加入

去年12月,史育銘和林蕙誼聯合創立了“米舞舞蹈團MIW Dance Troupe”圓了他們過去多年欲成立專業舞蹈團的心願。

“舞團以'米舞'命名,因為我們希望藉舞團來'播種',培養更多的舞蹈人才。舞團的理念是,無論是什麼背景,只要是對舞蹈有興趣,都可以來學習跳舞。米,也是華人的主食之一,這也寓意舞團除了跳現代舞,也會融入華族文化元素在內。 ”

創團後,他們與團員一起參賽,以舞蹈作品《落馬觀花》榮獲2019年全國舞蹈公開賽金獎,鼓舞人心。

“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跳舞,只要經過訓練後,都可以在舞台上發光。因此,我們招收的團員不一定得具備舞蹈底子,只要有心學習,我們都樂意指導。”史育銘說。

“此外,我們也計劃開設舞蹈班,開放給公眾參與。我們也計劃籌辦舞蹈營來推廣舞蹈教育,以及參與更多慈善演出,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