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觀心集】 兩塊壞磚

: 07/14/2018 - 10:50

M先生,40餘歲美國人,近來運動時胸口疼痛。他先到另一家醫院尋醫,冠心導管檢查顯示左前降血管有動脈瘤,瘤前後皆是80%栓塞,其主治醫生建議進行冠心繞道手術,他來看診是希望可以為他進行冠心成形術(俗稱通波仔)。

我仔細觀察導管檢查圖片,進行成形術,技術上是有點困難度,但非不可能,而且他尚年輕,成形術會比開刀殊勝。他聽了很開心,開始服食兩種清血劑,準備下星期疏通血管。

幾天后,他流鼻血不止,須住院燒灼才復元。問題來了,若進行成型術,頭一年須服用兩種清血劑,他還可能再流血!剛好有位日本心臟處科醫生到訪,他擅長進行最低侵略性繞道手術,開刀後不需服用雙清血劑,這真是天賜良機,我就安排M先生開刀。

出院後一星期,他突然心律不齊重新入院。問其因,他不答,反而是其妹妹指證他經常酗酒,最近有自殺傾向。

當用藥物將心律調回正常後,他的妹妹要求讓他多住幾天,等到正在度假的心理科醫生復工後再作打算。他不願意,但經過討價還價之後,他答應多住兩天。

我開始懷念心理醫生,我這假心理醫生如何解決這問題呢?我太久沒有練習心理輔導了!

當天晚上我到病房見他,問他可有煩惱要解決,他果斷否定。我就坐下來和他聊天,尋求一些資料。他娶了一位澳洲妻子,近來移居新馬投資,可惜生意失敗。他妻子建議入籍澳洲,投靠岳夫,他感到羞恥,也對幾個失敗的投資耿耿於懷,最終酗酒以暫時脫離現實。我建議他幾個解壓的方法,包括祈禱、太極、瑜伽及靜坐,他不以為然。

為什麼只執着於以往的失敗?

再接下來的晚上,我對他說布拉姆法師(Ajahn Brahm)的故事:法師是英國白人,到泰國森林道場出家。他在森林裡自己蓋精舍,因為不假手於人,蓋好當下才發現牆有兩塊土磚突出來,他時常耿耿於懷。

有一天,泰國官員做例行檢查,看到兩塊突顯的土磚,法師感到慚愧,連連道歉。豈知官員的回答,竟解決法師的羞愧:“法師,我所看到的是一片完整的牆壁,這兩塊土磚,相比之下,不是問題呀!”

我也套用法師的開示:“我們一生之中,當然有兩塊突顯的土磚,但我們還有一大片完美的牆!為什麼終日只是執着於以往的失敗和污點而已?”他聞之動容,眼角間有淚痕。他隔天出院了。

一星期後,他比預期早三天出現,告訴我他必須早點移民澳洲。我為他寫了一封醫學報告,他握緊我的手,說:“我已放下兩塊土磚,開始靜坐了。”我點頭微笑。我們大家呢?是否已經放下了心中的兩塊土磚?

文: 陳昌賜醫生/心臟及內科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