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包裝袋製狗玩偶 愛狗夫婦 矢為環保獻力

: 02/13/2018 - 10:20
現年70歲的符達堅是退休人士,68歲的妻子陳燕芬則是家庭主婦,他們的子女都已結婚且各自成家。自從退休後,這對夫妻便覺得空閒時間比以前更多,於是,他們從兩年前開始學作手工藝打發時間。
陳燕芬披露,他們夫妻倆原本對手工藝一竅不通。“直到兩年前,有一個朋友教我們如何用塑膠包裝袋製成手提袋,做着做着,我們越做越有興趣。”
過後,他們便使用咖啡、牛奶粉、美祿、餅乾、巧克力、零食和糖果等食物的塑膠包裝袋來製作手工藝品。
“我們先把這些包裝袋洗乾淨後,再把它們放到太陽底下曬乾。然後用布把這些包裝袋擦乾淨後,再循環使用。
至於洗衣粉和米糧的包裝袋,他們直指這些包裝袋太厚,所以派不上用場。他們也說,由於嬰兒尿片的包裝袋易碎且不耐用,所以他們也未用此類包裝袋來製作手工藝品。
“初時,我們通過再循環使用方式把這些包裝袋製成許多手提袋,且很受親朋戚友的歡迎。後來,我們開始試着以包裝袋製成動物形狀的手工藝品。由於我們都很喜歡狗,於是,狗率先成了我們第一個研究製作的動物環保手工藝品。
 
摸索研究摺成狗形狀
 
符氏夫婦不停地研究和摸索,摺了又拆,拆了又摺。“初時,我們嘗試許多方法摺出狗的形狀,但一直覺得不滿意,於是,我們經多次拆開後再摺過。反覆做了許多次後,我們逐漸摸索到可以摺成狗形狀的最適當方法。”
有一天,他們夫妻倆又在家裡研究用包裝袋製作狗玩偶的方式。摺好之後,他們拿着環保狗玩偶給孫子看,並問道:“乖孫,你覺得這個玩偶像什麼動物?”,結果,孫子回答:“它像狗!”
符氏夫婦聽到孫子的答案後笑逐顏開,因為這顯示他們製作的手工藝品已達到一定的水平。
接着,他倆再接再厲,利用塑膠包裝袋製作更多環保狗玩偶,並經常將狗玩偶送給鄰居和親朋戚友的孩子。
隨着越來越多鄰居和親友知道他們再循環使用包裝袋製作狗玩偶,大家就開始主動收集使用過的包裝袋交給他們。
 
環保狗玩偶七彩繽紛
 
符達堅和陳燕芬夫妻倆將塑膠包裝袋洗乾淨、曬乾和擦乾後,就會準備剪刀、量尺和釘書機等工具,然後開始製作狗玩偶。
他們先把包裝袋剪成一條條長方形,再摺成一個個小圓圈和大圓圈形狀,並用釘書機釘好。接着,他們先用小圓圈和大圓圈製作狗玩偶的頭部,再製作狗兒的4隻腳和尾巴,然後製作狗的身體。最後把頭部、4隻腳和尾巴連接至身體,一只環保狗玩偶便算是成形了。
“我們所製作的環保狗玩偶,從鼻子至尾巴的長度約8英寸,高度介於4.5英寸至5英寸之間。每只狗玩偶一般由約328個大小圓圈組成。”
由於各式各樣的塑膠包裝袋的顏色都不一樣,因此,他們所製作的環保狗玩偶的外觀七彩繽紛。此外,他們也擅用包裝袋的銀色內頁,每當欲製作銀色的狗玩偶時,他們就會把包裝袋翻轉過來使用。
“一般上,我們都使用同一款式的包裝袋製作一只狗玩偶,以便其外觀顏色可以一致。然後,我們把黑色的包裝製成狗玩偶的鼻子,再使用布蝴蝶結綁在玩偶的雙耳處,並用膠水在玩偶臉部貼上眼睛配件,接着,一只精美的環保狗玩偶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符氏夫婦每製作一件環保狗玩偶約需花費一個小時,且每天製作的數量不一定,只要有空,他們就會一起製作手工藝品。
“我們製作環保手工藝品的過程很細膩,從洗、曬、擦、剪、量、釘、摺、還有將各個部位連結起來的細節都馬虎不得。”
 
製成品送鄰居親友
 
符達堅和陳燕芬夫婦倆在製作環保手工藝品的路途上合作無間,過去兩年來,他們製作的環保狗玩偶不計其數,不但藉此向世人傳達愛護狗的意識,同時循環使用許多包裝袋,為綠色環保獻力。
陳燕芬說,由於今年是戊戌狗年,民眾可以這類環保狗玩偶作為住家的裝飾品。過去,他們贈送過不少環保狗玩偶給親戚和鄰居的孩子。與此同時,符氏夫婦也參與過多次義賣會和展覽活動,而公眾對他們製作的手工藝品反應很熱烈。
“一般人使用包裝袋後都將它丟進垃圾桶,但其實它可以用來製成很耐用的手工藝品。除了狗玩偶,我們也使用包裝袋製作女性手提袋、背包和菜籃等。塑膠包裝袋的外觀不可小覷,只要我們願意加入一些巧思和創意元素,包裝袋也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高貴卻不貴的物品。我曾經以包裝袋製成女性出席晚宴時使用的包包,其高貴典雅的外形極受女性的喜愛。”
符氏夫婦經過多次嘗試後,終成功製作環保狗玩偶,這使得他們對製作動物手工藝品更有信心,後來,他們也研究出製作大象玩偶的方法,明年,他們計劃配合豬年製作豬形狀的玩偶。
她說,用塑膠包裝袋製作的玩偶或手提袋等物品的好處是,萬一不小心沾到水,這些環保手工藝品不會膨脹或爛掉,只需要用布擦乾就可以繼續使用,可說是環保又耐用。

飼養雌雄貴賓犬十餘年

符達堅和陳燕芬夫婦養狗多年,很久以前,曾有朋友送他們兩隻狗,多年後,那兩隻狗兒因年老而離世。於是,他們又買了兩隻貴賓犬(Poodle),迄今他們已分別把公貴賓犬Casper養了14年,母貴賓犬Pinki則養了13年之久。
訪問進行時,淺棕色毛的Pinki非常活潑好動,不停地在客廳裡跑來跑去。相反的,毛色呈深棕色的Casper則很少走動。
但在拍照時,符達堅抱起Pinki時,牠瞬間變得乖巧不敢亂動。反之,當陳燕芬要抱起Casper時,牠卻不停發出“旺!旺!旺!”。經陳燕芬安撫後,Casper才乖乖配合,一起與主人照相。
“雖然Casper看起來好靜,但其實牠很凶,並常常“欺負”我。但當我向牠訓話時,牠會聽從,只有我才能馴服它。
“而Pinki很好動。之前牠曾跑到屋外,差點給陌生人抱走,幸好我們及時發現。還有一次,牠跑到相隔幾條街的鄰居住家內,幸好鄰居認得牠是我們的狗狗,遂連忙把牠還給我們。過後,每當我發現牠跑到屋外時,就會輕拍牠的臀部,不允許牠胡亂跑動。如今,牠一般上在屋內跑動,很少跑到屋外。”
兩隻狗兒的性情大相逕庭,即便為符氏夫婦帶來不少突發狀況,但也為他們的生活增添不少樂趣。
 
愛犬每年交獸醫檢查
 
過去,符氏夫妻所豢養的兩隻狗兒與他們的女兒一起睡,自從女兒出嫁後,狗兒就與他們一起睡。
每週其中一天,符氏夫婦會親自替兩隻愛犬洗澡,還有每隔3個月帶愛犬到寵物店修剪毛髮。與此同時,他們也訓練愛犬到園子固定的位置排洩。
由於他們向來只給愛犬餵食狗糧,還有每年都會帶愛犬到獸醫診所檢查身體,因此,愛犬很少生病。
此外,每當這對夫婦出門旅行時,他們會提早吩咐孩子每天輪流回家餵愛犬。兩隻愛犬習慣少量多餐,因此,他們也會吩咐孩子在狗盤裡盛滿狗糧,以便愛犬一天內可以分多次進食。
“狗很有靈性,且能與主人建立深厚的感情,所以一旦愛犬離世,總是讓主人悲痛不已。多年前,當那兩隻老齡愛犬離世時,我們全家人都很傷心。我們一家人都很愛狗,把牠們當孩子一樣來疼惜。”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