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


只認同非種族政治理念 盧界燊否認跳槽馬華

: 2020-05-28 19:05:34

(檳城28日訊)民政黨南華醫院街分部主席盧界燊因在臉書發表“倒主席”言論而在黨內掀起漣漪,經過多日的沉默,他今日選擇在臉書解疑問,包括否認將跳槽加入馬華。

他說,他在臉書發表“倒主席”言論是為了喚醒黨代表們及黨員們。

“有人說我有意跳槽馬華。事實是沒有,我只認同非種族政治理念。馬華是單一宗族政黨。”

針對黨內有領袖指他沒通過黨內部管道發言,盧界燊回應說,黨總部從來就沒有公佈中央代表的聯絡地址給任何人,不單是他而已。他唯一能夠傳遞訊息給大部分中央代表就是通過臉書。

他也說,他在過去2年並沒有靜下來。“2018年至2019年,我和林冠英在打誹謗官司及海底隧道的法律訴訟。現任黨領袖對這些法庭訴訟抱著毫無熱心的態度。”

“沒有一個批評者及黨領導有去看我的臉書帖文。當我被巫統網軍在臉書圍剿時,沒有一個批評者和黨領導出來挺我。我發表一篇關於希盟的文章,也沒有一個批評者和黨領袖幫忙廣傳。”

他也不認為他有違反黨紀律。“黨章裡沒有一條文列明禁止黨員公開發表意見。也沒有闡明禁止黨員公開批評黨主席。”

盧界燊也認為,民政黨領導層目前是處在“待機”的狀態,等著前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陣營跳槽過來民政黨。“隨著阿茲敏陣營的跳槽,民政黨就復活了!這就是黨主席劉華才的黨方向。”

【疫情下的徬徨】跳槽新公司遇管制令 接臨時工賺零花錢

: 2020-04-26 16:04:52

(檳城26日訊)在吉隆坡從事雜志工作的小黃(化名)今年2月辭職,原計劃跳槽到一家市場行銷公司上班,不料新工作因行動管制令而至今不能開工,也無法確定解封後會否繼續受聘。目前沒有收入的他,只能依靠做一些零散的臨時文案工作賺取少許收入勉強度日。

時間軸線拉回2020開年,中國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雖然我國當時也陸續出現確診病例,但情況尚輕微。當時,小黃計劃離職,准備跳出文字領域轉換其他工作環境,以開始2020年的新展望。

目前待業的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在雜志社服務3年,看見整個行業在萎縮,即使轉型也需要經歷許多陣痛,當時剛好遇上數個新工作的獻意,所以決定離開老東家。

“我還記得,前首相敦馬離職那天,也是我辭職的日子。”他說,在離職後,也面試過數份新工作。在3月份,他通過朋友介紹應徵了一份市場行銷公司的工作。這間公司計劃於今年開拓新業務,他是去應徵這個新部門的職位。

在面試時,小黃曾詢問對方,公司是否會受到疫情影響,對方表示疫情再糟糕,市場行銷公司的業務都會照常營運,因為業務可轉為線上進行。

我國原本2月杪已多日無確診病例,誰料3月份的確診病例節節上升,隨後首相慕尤丁便宣布,從3月18日起全國實施行動管制令,以阻斷病毒傳播鏈。

行動管制令的宣佈打亂了小黃的計劃。他原本以為4月份就能在新公司上班,但至今還在家等消息。

“我有聯繫新公司,對方說受到行管令限制。當詢問聘請一事,對方的答案也模棱兩可,因此我現在進退兩難,也無法確定解封後對方會否繼續聘請我。”

首相慕尤丁日前再宣布行動管制令多延長14天至5月12日,恐怕小黃重回職場的日子要再推遲了。

家庭負擔不大 只需養活自己

今年29歲的小黃單身,家庭負擔不大,比起其他需要支撐一家大小開銷的失業者,他所面對的壓力相對較低,待業期間只需要養活自己。

“生活總要繼續前進,待業之餘,最重要就是能夠養活自己。”他笑言,自己是家中唯一待業的人,而家人都是從事必需工作領域。

他其實是於4月5日開始失業,目前則接一些業餘的文字工作、寫文案等,但收入並不多。

“目前,手上尚有些文案工作,這些都是之前與老闆敲定好的工作,需要完成。”不過,這些工作未來或會面對挑戰,因在疫情和行動管制令的衝擊下,許多公司的發展項目都按下“停播”鍵。

離職前,小黃除了在雜誌公司上班,平日也會策劃一些活動。然而,現階段至未來一年似乎很難有群聚的活動,所以策劃活動的事宜應該也會暫停。

“目前就見一步走一步,我都會在家煮,省省過活。”

“當然,我是希望可以趕快解封,才有機會出去尋找工作或與一些老闆洽談合作。”

堅信危機就是轉機

小黃堅信危機就是轉機,認為疫情會為他帶來新的契機。

“OMG,怎麼辦?”這是小黃發現行動管制令影響到新工作的第一個反應。

他說,在辭職時雖有疫情,但情況沒有很嚴重,之後吉隆坡大城堡爆發了大疫情,全國開始實施行動管制令。

他當下曾想自己是否在不對時間點上離職,不過在調整自己的心態後,也不認為目前是一個很糟糕的情況,因相信危機就是轉機。

他說,雖然目前的新工作不明朗,但會趁這段時期提升自己。

“我覺得,這段時候不一定只是吃和睡,也可以好好學習一些技巧,如攝影、剪接和閱讀等,提升自己。”

或當全職業餘者

若解封後未獲得新公司聘請,他會選擇另覓新工作,抑或成為一名全職的業餘者。

“要成為一名全職業餘者,是我從未想過的事。很幸運之前有相關的工作經驗,至少讓自己多一個出入。”

新冠肺炎疫情讓很多公司意識到未雨綢繆的重要性。他說,一些公司在疫情衝擊下沒有受到很大影響,因他們早在數年前就開拓線上業務。

他也看準線上業務是疫情後的趨勢,因此未來或會朝這個方向前進。

蘆骨火箭議員跳槽拆招牌? 朱建華:勿毀我名譽

: 2020-03-13 10:03:11

(蘆骨12日訊)森州希盟政權變天的傳言至今仍甚囂塵上,今早更誤傳行動黨蘆骨區州議員服務中心招牌已拆除,州議員跳槽的假消息,引起當事人嚴厲譴責。

據悉,有關傳聞是於今早開始傳開,指行動黨蘆骨州議員服務中心的黨旗及招牌已經拆除,並誤傳森州行政議員兼蘆骨州議員朱建華準備跳槽,使到外界議論紛紛。

服務中心照常作業

針對有關消息,記者前往服務中心了解情況,結果發現服務中心的招牌仍然懸掛在外,服務中心照常作業。

另一方面,朱建華也譴責散播謠言者,更澄清此事根本造假,並強烈要求外界終止謠言,以免產生誤解。

他強調,服務中心沒張掛黨旗,何來拆除,民眾不了解真實情況。

“目前,蘆骨仍有另一間前任州議員設立的服務中心,服務中心雖然不再運作,但招牌仍然張掛,不排除有人指鹿為馬。”

他指出,傳出這種謠言令他倍感無奈,同時感覺背後有一股力量試圖擾亂森州希盟政府的運作,要把希盟推向深淵,如今此事也影嚮他的名譽。

他促請民眾切勿聽信謠言,以訛傳訛,制造森州希盟政權變天的假象來擾亂民心。

同時,他重申,森州希盟州政府如今非常穩定,州政府照常運作,這些有心人士切勿在背後搞小動作,將他擺上台。

慕克力:若無人跳槽 吉政權不改變

: 2020-03-03 21:03:20

(亞羅士打3日訊)吉州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強調,目前土團黨+希盟的政權穩固,即掌握20席,如果沒人跳槽,吉州政權不會改變。

他說,吉州土團和希盟有19席,加上議長的1票,是還穩穩掌握3席多數議席。

“目前我還是掌握最多議席繼續領導吉州,也希望可繼續捍衛這局勢,執政吉州至下屆大選。”

慕克力今晚從首都搭機返回吉打,在機場上接受媒體追問吉州目前局勢時,如是指出。

他指出,目前有很多揣測,甚至有人不願通過大選民主管道奪得吉州政權,以及有人覬覦吉大臣職。

他強調,只要土團黨和希盟沒有州議員退黨,吉州政權就不會動搖,不會如其他希盟執政州相繼倒台。

他也說,雖然在聯邦,土團黨已被視為國民聯盟一分子,但希望吉州的情況仍可平穩,因州民希望州內的政治情況可持續安穩。

另外,他說,他已跟行政議員討論,雖然往後吉州因與聯邦政府不同陣線,屬於反對黨州屬,可能會面對財務問題,但所通過的吉州發展計劃都需要繼續推行,惟一切更需要撙節執行。

“吉州很慶幸之前在敦馬哈迪當首相領導聯邦政府時,也獲得一些發展計劃撥款。”

他相信,土團+希盟州政府在守著政權,繼續為民服務和發展州至任期屆滿,在來屆大選必能以成績表現來應對敵對手。

较早时,慕克力說,今晚他會與土團黨和希盟議員會面,明天會如常上班和主持州行政會議。

今晚多位吉州行政議員、土團黨和希盟州議員和領袖,都到米都機場迎接慕克力,展現上下一條心,捍衛吉州政權的團結精神。

在慕克力走出機場門閘後,支持者声声高喊“慕克力,萬歲!”,更有者與他相擁支持。

另外,明晚8時,慕克力也會在斯里孟達侖官邸舉辦土團黨匯報會,以向黨員們匯報黨近日的情況和州局勢。

屆時,土團黨青年團長賽沙迪和古邦巴素國會議員拿督阿米魯丁料也會出席。

巫統7議員否認要跳槽 反稱邀阿茲敏加入巫統

: 2019-11-23 00:11:20

(吉隆坡22日訊)隨著馬哈迪指22名巫統議員夜會阿茲敏是為了詢問能否加入其他政黨,當中7名巫統議員即反駁說,他們當晚並未向阿茲敏提到自己有意跳槽,反而是他們邀請阿茲敏跳槽。

《當今大馬》一則報導指出,這7名巫統議員是於週五晚發表聯合文告,反駁馬哈迪的說法。

在這之前,馬哈迪轉述阿茲敏的談話指有巫統議員想要退黨,並轉投其他政黨,同時支持馬哈迪的領導。

不過,這7名巫統國會議員強調,馬哈迪的說法完全不符合事實。

“沒有國陣國會議員在會面中提到這一點。”

這7名巫統國會議員是古樓國會議員依斯邁、仁保國會議員沙林、日叻務國會議員加拉魯丁、金馬崙高原國會議員藍利、邊佳蘭國會議員阿莎麗娜、立卑國會議員阿都拉曼,以及江沙國會議員瑪斯杜拉。

他們強調,他們當晚只是討論政府能否撥款給他們的選區,以便興建一些基建工程,如清真寺與民眾會堂等。

“此外,隨著國陣在丹絨比艾補選大勝,我們也邀請阿茲敏加入巫統,因為已有證明顯示人民如今更相信巫統與國陣。誠如之前所說,我們絕對不會退出巫統,更遑論跳槽。”

我國政壇上個月就已傳出“保馬行動”的說法,據稱,跟安華不咬弦的阿茲敏聯同巫統森布隆國會議員希山慕丁等人,試圖確保馬哈迪滿任,於是,他們籌組“後門政府”,即把行動黨及誠信黨排除在外的政府組合。

希盟於11月16日舉行的丹絨比艾補選慘敗後,坊間即傳出要求馬哈迪下台的呼聲,結果多名來自巫統及公正黨的國會議員於11月19日晚上齊齊到訪阿茲敏位於布城的官邸,引起外界諸多揣測。

“巫統議員問阿茲敏能否跳槽” 敦馬:表態支持我領導

: 2019-11-22 22:11:49

(吉隆坡22日訊)首相敦馬哈迪說,22名巫統國會議員早前密會公正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茲敏,主要是為了詢問能否加入其他政黨,並表態指他們支持他所領導的政府。

“我問阿茲敏,他們當時討論了什麼,他說,巫統的議員已經失去了黨,不知何去何從,因此,他們詢問能否加入其他政黨,一些人則作出表態,指支持馬哈迪的領導。 ”

馬哈迪週五出席國大舉行的“學校未來領導人” 活動後指出,阿茲敏有權利與任何人會面,倘若公正黨不滿意阿茲敏的舉措,就應該由公正黨自行決定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阿茲敏有權利和任何人會面,如果他的黨不認同,那就應該告訴他,他不屬於我的黨。”

馬哈迪也強調,他不會插手公正黨的內部鬥爭。

“我不應該插手其他政黨的內部問題。”

馬哈迪感謝巫伊支持 “不支持者可投不信任票”

馬哈迪認為,若有人不支持他的領導,那可在國會發起投不信任票的動議。

“只是我知道伊黨說要支持我,謝謝;巫統也說要支持我,謝謝。我不懂誰不支持我,如果他們不支持我,可以投不信任票。”

此外,馬哈迪也說,內閣部長有權利在自己的選區內頒發工程,但絕對不能在他人的選區頒發工程以獲得政治支持。

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周四與馬哈迪會面後指出,馬哈迪對有內閣部長濫用權力或通過頒發工程來獲得政治支持的指控表示關注。

另一方面,馬哈迪也強調,他絕對不會對淡米爾之虎(LTTE)和哈里發國(ISIS)等恐怖組織做出妥協。

若巫統未受破壞 敦馬:我將支持

針對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要求馬哈迪針對“究竟是要跟巫統還是行動黨在一起”作出表態一事,馬哈迪說,如果巫統沒有受到破壞,他毫無疑問將支持巫統。

“可是,他的同黨們如納吉利用巫統吃錢,我為何還要加入這樣的政黨?”

安努亞慕沙週五受訪時曾披露,內閣改組無法消除人民不滿希盟的情緒,有鑑於此,他呼籲馬哈迪是時候決定,究竟要跟巫統還是行動黨在一起。

又一沙團結黨州議員出走 阿都拉曼跳槽復興黨

: 2019-09-27 20:09:06

(亞庇27日訊)繼丹狄區州議員拿督阿妮達巴蘭丁之後,沙巴團結黨再有州議員出走,拉卜區州議員阿都拉曼今日宣布加入沙巴人民複興黨。

這也是民興黨在今年所接納的第四名來自其他政黨的州議員。

阿都拉曼也是沙巴團結黨副主席,他今日在多名拉卜區部領袖陪同下,在沙巴州行政大廈向民興黨主席兼沙巴首長遞交入黨申請表格,正式加入民興黨。

在阿都拉曼的加入後,民興黨所擁有的州議員已達31人,佔據60席州議席超過一半的議席,在無需與其他政黨結盟的情況下,已可憑簡單多數席,單獨執政沙巴州政權。

在該31名州議員中,只有21人是在大選時以民興黨旗幟上陣且中選,其餘10人均是在大選後退出原本政黨再加入民興黨,分別為巫統7人、沙巴團結黨2人,以及民統黨1人。

至於以民興黨為首的執政聯盟則有52名州議員,當中包括公正黨2席、行動黨6席、民統黨4席,以及土團黨9席;反對黨州議員則有8人。

若加上執政州政府在大選後先後委任的5名官委州議員,執政聯盟則共57名州議員,在5名官委州議員中,2人來自民興黨,行動黨、民統黨及公正黨則各一人。

目前沙巴團結黨只剩下1國4州議員。

【巫統退黨潮】賽夫丁:希盟早已準備應對 跳槽加入須符3條件

: 2018-12-15 12:12:40

(檳城15日訊)公正黨總秘書拿督斯里賽夫丁說,希盟在5月上台執政時,已預料到會出現反對黨議員跳槽加入的情況,希盟成員黨當時已設定3大條件。

他指出,這3大條件包括該反對黨議員必須先公開聲明退出原有政黨、退黨後必須經過一段過度期,以及申請加入希盟任何成員黨都會以個案式處理。

“我們在考慮是否接受申請者時,會先評估對方是否有污點,比如牽涉案件及帶有會引起人民怒火的因素,如果我們輕易接受他們,人民怒火將轉移至希盟,成為希盟的負擔。”

須考慮是否犯眾怒人物

倘若出現有關反對黨議員申請加入希盟其中一個成員黨,卻出現一些成員黨同意,另有一些成員黨不同意的問題,那又該怎麼辦呢?賽夫丁回應說,這種情況將帶上希盟黨主席理事會討論,並會遵照希盟成員黨7個月前設定的3大條件和基本議決(ketetapan umum)處理。

拒評土團鞏固地位傳聞

另外,針對坊間有傳土著團結黨計劃藉著吸納跳槽的巫統議員鞏固在希盟的地位,以制衡公正黨及行動黨,賽夫丁受詢時說,他不願評論這種揣測性言論。

“我身為希盟黨主席理事會成員,每3週都會出席一次會議,我感受到希盟成員黨領袖都互相尊重,坦誠對話,以團隊模式行動,我們無暇一一應酬揣測言論,希盟將維持為穩健及和具功能性的聯盟。”

賽夫丁也是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部長兼班台惹雅區州議員,他今早出席由其部門與大馬公司委員會(SSM)在該選區聯辦的“我愛檳城”腳車行和企業社會責任活動,受媒體詢問時,做上述回應。

賽夫丁也說,若從鞏固希盟在國會2/3議席優勢的角度來看跳槽事件,反對黨議員跳槽希盟,將對希盟帶來附加價值。

出席者包括檳州行政議員兼峇都茅區州議員拿督阿都哈林、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高級機要秘書卡迪爾、大馬公司委員會首席執行員拿督查拉及檳島西南縣縣長哈菲茲。

 

柔巫統上演“青蛙跳” 3州議員跳槽土團黨

: 2018-05-12 18:05:38

(新山12日訊)柔佛新州政府組織在即,國陣出現首波“青蛙跳”,3名來自柔州東海岸地區的巫統候任州議員今日宣佈跳槽土著團結黨,讓執政柔州的希盟手中的席位從36州席增加至39席,達2/3優勢。

哥打丁宜區部全跳

上述3名候任州議員,包括興樓區的愛維雅達麗(巫統豐盛港區部婦女組主席)、素里里區的拉士曼(巫統哥打丁宜區部署理主席)和舊柔佛區的羅斯勒里(巫統哥打丁宜區部秘書)。

拉士曼證實,巫統哥打丁宜區部領袖及黨員也將加入希盟陣容。

他指出,這個決定是為了人民,並沒有受到任何一方壓力;他們是因為要給予人民服務,他們必須迎合政治版圖的改變作出調整。

他強調,他們3人是出於自願,才決定離開巫統加入土著團結黨,沒有任何因素左右決定。

他指出,這個決定是為了團結巫裔及迎合人民的需要,才決定加入希盟。

“我們3人,在前兩天都足不出門深思要如何給予人民服務。”

跳槽為繼續服務

記者詢及是否受到國陣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因素影響,拉士曼表示不願置評。

被問及為什麼選擇加入土團黨而不是希盟其他成員黨時,他指出,因為土團黨就是前國陣巫統黨員所組合成的政黨。

拉士曼被詢及,對於獲得選民支持是基於他們是巫統成員,他們此舉是否擔心被指背叛時,他隨即反問媒體:“那我們該如何幫助選民,我希望選民了解,我們需要繼續進行服務工作。”

對於是否陸續還會有巫統成員跳槽希盟,拉士曼表示,目前就是這樣了。三位跳槽議員在記者會上,全程只交由拉士曼發言及回答提問。

出席的柔州土團黨成員包括柔州土團黨秘書拿督奧斯曼沙比安、財政兼優景鎮州選區候任州議員瑪茲蘭、百萬鎮候任州議員拿督仄扎卡里等。

不影響柔大臣人選

奧斯曼沙比安表示,該黨將發出入黨表格予今日跳槽的3名柔州國陣巫統候任州議員,若對方誠心加入,該黨將抱持開放態度接受他們。

奧斯曼沙比安在記者會上表示,他今早才接獲上述3人決定加入希望聯盟的消息。他感謝3人為了柔佛民族的團結及柔州發展,加入希盟,他們將互相尊重,繼續為人民鬥爭及協助柔州經濟成長。

他也補充,3人的加入不會影響新任柔佛州務大臣人選,因為人選已經在昨日提呈。

 

人選簽宣誓書再領委任狀 藍眼跳槽賠千萬

: 2018-04-25 11:04:53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4日訊)為了嚴防議員跳槽導致希望聯盟在勝選後無法湊足席位組成新政府,公正黨規定,若該黨候選人在當選後跳槽,就須賠1000萬令吉。

據探悉,公正黨所有候選人必須簽署“不跳槽”宣誓書,否則就不能拿委任狀,而宣誓書闡明,候選人若當選後跳槽,就須賠償巨額款項。

公正黨候選人在簽署“不跳槽”宣誓書後,宣誓書由黨中央回收,候選人皆不能留一份副本。

至於這份宣誓書有無法律約束,一名候選人表示,這份宣誓書將會交給宣誓官蓋章。

這不是公正黨第一次要候選人簽署“不跳槽”宣誓書,上屆大選也曾有此要求,當時的數額是500萬令吉,本屆大選翻倍。

本次全國大選朝野雙方被看作勢均力敵,希盟也視這次大選為“終極一戰”,認為最有機會贏得執政權;隨著公正黨第14屆全國大選國州候選人名單今早出爐,公正黨在全國上陣51國130州,共181名候選人須簽署宣誓書,才能正式獲得委任狀。

大批公正黨候選人在今早10時至中午12時之間,於首邦市一家酒店簽署“不跳槽”宣誓書,至於來不及在這段時間簽署的候選人,則可以在晚上到總部簽署及領取委任狀。

另一方面,被視為阿茲敏派的公正黨婦女組主席祖萊達受詢問時表示,她對今天需簽署“不跳槽”宣誓書及領取委任狀一事,完全不知情。

其中一名公正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茲敏的雪州大臣辦公室助理,也表示渾然不知。這名助理在本次大選,以新兵之姿首次代表公正黨上陣。

對此,一名雪州公正黨候選人說,今午司儀在希盟候選人彙報會上,大聲呼吁公正黨候選人在彙報會結束後回到總部,簽署宣誓書及領取委任狀,因此他不認為會有候選人沒有接到通知。

他也指出,他收到雪州公正黨聯委會透過WhatsApp短訊,通知此事。

在柔佛禮讓國席上陣的公正黨宣傳主任賽依布拉欣證實,他接到柔州公正黨聯委會的正式通知,前來簽署宣誓書及領取委任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