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


夫妻打造 米都首家 獨立書店書籍免費讀

: 2019-12-24 15:12:37

(亞羅士打24日訊)米都迎來首家獨立書店!這間坐落在吉打港口路的“蔬上書鋪”(Bukutani)書店,看似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除了有獨立書店和社區圖書館免費讓讀者享用閱讀,也提供了在米都還未盛行的桌遊遊戲(Board Game)。

這間獨立書店是由鄭俊鴻(36歲)和謝珮珊(35歲)夫婦經營。原本就從事賣書行業的兩人,在前份工作做了約10年,長期穿梭在繁忙大城市後,有天他們萌起了欲回鄉開書店的念頭。

鄭俊鴻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他們將兩人喜好的桌遊帶到書鋪簡單擺設著幾套白色塑料桌椅組成的桌遊館,為區內民眾帶來不少歡樂。

桌遊館帶來歡樂

他解釋,桌遊即桌上遊戲,早於30年前,在歐美國家非常盛行,近十年桌遊風潮已襲捲至我國。惟,在亞羅士打這小城市內尚非常少見,很多人對桌遊這一名詞都感到陌生。

“很多時候,一提起桌遊,大家會聯想到傳統的棋盤類遊戲,或是小時候跟朋友圍在一起玩的百萬富翁遊戲。”

他說,桌遊目前發展趨勢驚人,數量與種類繁多,除了源自國外,本地創作也越來越多。

他說,其實這遊戲能讓家人或公司夥伴促進交流及看透他人的人性反應,同時在遊戲過程中,也可讓大家融合一起,從中相互學習。

另外,他指出,他們經營的獨立書店營業至今只短短3週,但吸引了很多愛好閱讀者到來閱讀,掀起了一股新的閱讀浪潮。

他坦言,雖然傳統乃至大型書店都面對著數碼科技時代的挑戰,但他仍希望通過兩人打造的獨立圖書館,推介更多好書予民眾,繼續在亞羅士打推廣閱讀風氣。

他說,目前該書店主要以國外著名童書、繪本為主,接著有教師輔導以及國內外文學書籍等,讓大家來挖掘。

他認為,閱讀應從小培養,從繪本開始,為了能讓父母陪伴子女通過看圖講故事的方式一起閱讀。

不定期辦各類講座

鄭俊鴻說,獨立書店與大型書店不同,獨立書店更靈活,店主能過濾所要引進的書籍,不像大型書店銷售的都是暢銷書籍。

“書鋪內的藏書免費供讀者翻閱,讀者若對某些書籍情有獨鍾,可向我們訂購。”

接受訂購

他說,如今書鋪只有他与妻子看管,因此,還未有任何計划向外租借圖書館的藏書,畢竟,要開創租書系統將是個大工程,包括要登記所有的藏書資料、追蹤書籍等。

此外,蔬上書鋪也會不定期舉辦各類講座讓民眾參與,並邀請全國各地講師前來主講,將視情況收費。

他歡迎大家瀏覽“蔬上書鋪”臉書專頁了解最新動態,亦可直接串門子走走看看。

 

【獨立書店‧新風景線‧完結篇】6書迷合創土庫書酷 勤辦活動推廣實體書

: 2019-10-10 10:10:03

與檳城碼頭近在咫尺的土庫街(Beach Street)是檳城開埠者萊特船長於十八世紀登陸檳城後,最早開發的商業區。

英國人於殖民時期在土庫街建設的建築物,如今已成為古蹟,除了用作商業用途,例如銀行、餐廳、便利店和辦公室等外,2018年,街上其中一座建於1925年,迄今已有94年歷史的古蹟,更以複合式概念,把書籍、家具、手作和餐飲結合在同一屋簷下,成為Mano Plus文創生活館。

其中,“土庫書酷”(Buku-buku Beach Street)是設立在館內的獨立書店。它是於2018年3月由6名熱愛閱讀的書迷,即廖永立、胡浩光、梅志雄、黃曉瑾、楊國豪和林婉瑩聯手創立的。

胡浩光披露,廖永立在霹靂州怡保設立學樂書苑書店後,一直希望可以在檳城設立獨立書店,於是,他在2017年找了大學同學梅志雄一同計劃在檳城設立書店。

“隨後,他們也召集了黃曉瑾、楊國豪、林婉瑩和我聯手創辦‘土庫書酷’。”

推介好書 不以減價促銷

黃曉瑾說,他們6人各自有全職工作,但業餘時間會相聚開會並分工合作,分擔書店的會計、宣傳、市場行銷和活動策劃等。他們也聘請了熱愛閱讀的嚴添業任店長,在書店內為讀者提供服務。

“我們以社會企業的營運方式,集結讀者群的力量經營這間獨立書店,希望可以帶動本地的閱讀風氣。”

她說,書店主要是售賣中文書,書籍多來自本地、中國、香港和台灣。

梅志雄說,書店是小本經營,在售價方面很難與大型連鎖書店競爭。因此不以減價或折扣活動吸引讀者,而是以和讀者分享好書及推動閱讀風氣為核心價值。

“我們常依讀者對閱讀的需求引進書籍,再通過舉辦新書分享會或讀書會等活動與讀者互動和交流,與更多愛書人分享好書。”

胡浩光披露,自開設以來,中文書都獲得讀者的好評和歡迎,在這方面,林婉瑩可說是功不可沒,她經常花很多時間尋找具閱讀價值的中文新書並引進書店,讓本地讀者獲益良多。

創辦人不相識 開設書店結緣

在土庫書酷成立之前,其中3名聯合創辦人,即胡浩光、梅志雄和黃曉瑾彼此並不認識,後來卻因聯手開設書店而結緣。

雖然他們都是熱愛閱讀之人,但閱讀習慣卻各有不同。

胡浩光從事電子工業,因為工作需要而常常出差。為了方便,他目前閱讀電子書,很少閱讀實體書,且以閱讀英文電子書居多,偶爾會看中文電子書。

梅志雄既是建築師,也是畫家,他熱愛美術和建築美學。

“中學時期,我讀過一本影響我很深的好書──中國著名美學家朱光潛的著作《談美》,他認為美是一種距離。我深受書中的內容影響,因此經常觀察真實世界中的美麗事物。如今,我閱讀的時間比從前少了,平日多是利用更多時間來觀察真實世界和體驗生活,並常到戶外寫生,將所觀察到的美麗風景和事物繪成精美的圖畫。”

黃曉瑾則是職業婦女。少女時期,她常閱讀文學和愛情小說。為人母後,她常看親子類的書籍。目前,她熱衷向民眾推廣身心靈健康,因此如今常閱讀有關身心靈和情緒健康方面的書籍。

“我一直都愛閱讀實體書,並認為內容優質的實體書充滿正能量,同時可以將正能量流傳給不同讀者。自從為人母後,我也很鼓勵孩子多閱讀。”

她一向愛買書,家裡的藏書量越來越多。為讓書的生命可以持續流動,她也不吝於將好書捐出去或借給他人,希望舊書可以重生,並傳播更多知識給讀者。

閱讀具療癒力 

店長走出陰霾

土庫書酷店長嚴添業過去原本從事軟件開發工作,10年前,他因在生活中遭遇各種難題,而引發憂鬱傾向。

“以前,我並不愛閱讀,自從發現自己有憂鬱傾向後,我便很努力閱讀。書籍給予我療癒的力量,帶我走出憂鬱的陰霾。”

如今,他常閱讀關於心靈、心理和禪修類的書籍,並常在書店裡與讀者分享好書。

“我愛看實體書,那是因為雙手翻閱和觸摸實體書時,讓我感覺更實在。還有,一本書籍從編寫到出版的過程並不簡單,作者落足心思來編著,因此內容會更完整,讀者閱讀後受惠很多。”

網頁每日更新 推薦不同書種

土庫書酷店長嚴添業每天會通過社交媒體張貼新書推薦的通告,向讀者推薦不同種類的中文新書。

該店供應各種各類的中文書,包括文學、人文、歷史、旅遊、美學、攝影、電影和繪本等等,讀者可依各自喜好來選擇。

黃曉瑾說,由於土庫街是遊客喜愛拍照打卡的老街之一,因此,該店所售賣的旅遊中文書很受歡迎。

“那些深度介紹檳城和我國文化的旅遊中文書的銷量特別好,遊客除了希望藉由閱讀旅遊書了解檳城和我國,他們在回國前也多會買一本旅遊書當紀念品。本店希望通過介紹更多關於旅遊的好書來扮演文化橋樑的角色,把本地文化推薦給更多外國遊客。”

此外,她披露,該店每次從中港台引進的中文書數量有限,可能就只有一或兩本而已,民眾若有意選購來自中港台三地的刊物就得趁早,以免向隅。

參與各項活動 辦讀書會交流

黃曉瑾說,土庫書酷為提供自資出版的本地作家一個推廣著作的平台,引進很多本地作家撰寫的中文書,並邀請他們前來書店舉辦新書分享會,向民眾推薦本地出版的中文好書。

“此外,我們也曾為了推薦特定主題的新書而配合主題舉辦活動,例如我們曾為了向民眾推薦本地作家林子軒的著作《那些年,我們的童年遊戲》,我們就曾在土庫街舉辦兩場童玩遊戲活動,結果,許多家長都帶着孩子前來參與。”

除了推薦新書,書店也曾兩次參與“佔領土庫街”活動,擺攤售賣二手書,獲得民眾的熱烈反應。

“我們希望通過活動鼓勵民眾捐出依然有閱讀價值且完整無損的舊書,讓舊書的生命可以延續,這種方式不只有助推廣閱讀風氣,同時也可推動環保運動。”

此外,該書店每隔兩三個月都會舉辦讀書會,每次都設有不同主題,希望與讀者有更多互動和交流。

她說,書店也提供代民眾找書和訂書的服務,他們希望能通過這類深具人情味的服務,鼓勵更多人閱讀。

吸引讀者進店 複合營業持久

現今網絡科技發展快速,間接也改變民眾的閱讀習慣,更多民眾加入閱讀電子書的行列,那麼,究竟實體書是否還有市場需求,而實體書店又該如何求存?

針對種種疑問,黃曉瑾說,雖然民眾可通過網絡閱讀到各式各樣的資料,但那是片段式的資訊。

“反之,實體書的資料比較完整。兩者在相比之下,讀者比較能從實體書獲得更完整和深入的知識和資料,網絡未能完全取代實體書的功能,實體書依然有市場需求 ”。

嚴添業說,雖然從網絡傳送或搜索資訊都很方便,但卻衍生出許多未經證實的資訊在網上傳播的問題。反之,實體書的內容是經過深入研究和編著才完成,所以內容比較準確,讀者也比較能受惠。

此外,黃曉瑾也說,在現今資訊發達的情況下,若實體書店純賣書,恐怕難以長久經營。

“因此,土庫書酷與其他文創產業,包括家具、手作和餐飲以複合式概念結合在同一棟古蹟,希望顧客前來用餐或選購其他文創產品時,也可在此閱讀和選購書。”

梅志雄則認為,雖然網絡帶來許多便利,但它始終無法取代真實體驗的功能。他以旅遊為例,雖然網絡上有各種旅遊資訊,但內容參差不齊,唯有旅人親身前往目的地體驗,才能感受到旅遊的樂趣。

“如今,網絡也設有訂購實體書的網購平台,因此,實體書店需設法吸引讀者親身走進書店,而不能只是賣書,因此,實體書店需通過辦活動將讀者聚集,並通過分享和互動讓讀者體驗閱讀的好處。”

他說,閱讀中文書的讀者群在檳州屬於小眾市場,他們難以預計土庫書酷可以營運多久,但他們將竭盡所能推廣閱讀風氣。

【獨立書店‧新風景線2】古蹟辦那佳概念書屋 賴慧佳售健康餐 散播書香

: 2019-10-09 10:10:05

檳城大山腳除了享有美麗小山城之美譽,同時也是一座地靈人傑的小鎮,馬華作家和詩人包括蕭艾、游牧、陳政欣、方路、菊凡、小黑、朵拉、宋子衡、楊劍寒、憂草、艾文、陳強華等等都來自大山腳,因此,當地也被譽為馬華文學重鎮。

過去多年來,大山腳濃厚的文學氣息從未間斷。在逾百年歷史的大山腳伯公埕老城區附近的Jalan Asmara,有一座高齡160歲的古蹟老屋,屋內飄溢着陣陣書香,那是愛書人賴慧佳於2018年3月創立的“那佳概念書屋”(NAJA Concept Book House)。

來自大山腳的賴慧佳曾到中國蘇州工作3年。在蘇州可見連鎖書店和獨立書店四處林立,閱讀風氣盛行,當時,她經常在業餘時間到書店閱讀。

蘇州取經回鄉創業

“在中國蘇州,不只是商業區和購物廣場設有許多書店,當地住宅區也設有圖書館,經常有許多民眾聚集在圖書館閱書。其中當地一家名為‘初見書房’的書店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它是一家設立在中國傳統建築物四合院內的書店,將書籍閱讀和咖啡美食融為一體。”

2017年,她為了照顧當時生病的母親而回到家鄉大山腳。回鄉後,她選擇修讀營養學課程,以便更了解健康飲食的知識,為母親烹飪健康的營養餐。

當時,她有感大山腳缺乏書店,於是萌生設立書店的念頭,提供民眾安靜的閱讀空間,同時也讓民眾可以在充滿書香氣息的環境裡享用健康的飲食。

2018年,她與一名同樣愛閱讀的朋友陳碧芳聯手設立“那佳概念書屋”。她為書屋取名“那佳”,源自她常說的口頭禪“那家”。

為了讓顧客對書屋留下印象,她將自己的名字“佳”融入書屋名稱,以“佳”取代“家”一字。

“原本,我只想在大山腳尋找一間店屋作為書屋的空間,沒想到有一天經過Jalan Asmara時,發現這間逾百年歷史的古蹟張貼出租啟事。我覺得這古蹟的圓形窗戶非常有特色,於是租下它一圓開書屋的夢想。”

該古蹟建於1859年,是一間高腳屋,因其建築結構與週邊店屋有分別,因此格外特出。

由於屋主要求不能大幅度修改古蹟的結構,因此她租下後沒有大幅度裝修,讓古蹟保留古色古香的韻味,並注入大量書籍,使它也飄溢書香。

作家相聚交流

賴慧佳從顧客口中獲知,古蹟的前屋主曾是大山腳日新小學的老師,當年,他所指導的小學生,如今都已是年屆60歲以上的樂齡人士。他們曾相約聚在書屋一起話當年,重溫當年常到老師位於此處的住家補習的種種回憶。

“此外,這古蹟對於在大山腳出生的馬華作家陳政欣、方路和菊凡等人也是充滿回憶的歷史建築物,他們也曾來書屋相聚,互相交流文學創作想法。”

她說,書屋每逢週三休息,其他天都是早上11時營業至傍晚6時。書屋創立逾一年來,平日吸引許多家長帶着小孩前來閱讀刊物,有些在職人員也常抽空前來閱讀。

每逢考試季節,則有不少中學生前來書屋溫習功課。

助訂購正版書

過去逾一年來,賴慧佳發現多數顧客是前來書屋用餐,只有少數是為閱讀而來。

為了推動閱讀風氣,她曾於今年4月23日配合世界閱讀日,在書屋內舉辦小型書展。此外,本地作家賴國芳也曾到書屋舉辦讀書分享會,並與讀者分享其編著的《我們都在旅途上》及其著作《人間歌語》。

“書屋也會協助顧客找書和訂購正版書,只要我們找到顧客所要的書,就會幫顧客訂購,然後通知他們到書屋領書。”

此外,書屋也曾舉辦過身心靈、藝術、手作、黏土製作、禪繞畫等等各種小型工作坊。

3小房闢空間 呼吁民眾捐書

沿着高腳屋階梯走上大門,推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大型木質書架,架上擺放許多新書。

新書以中文書佔多數,也有少量英文和馬來文書籍。賴慧佳除了從中國進口中文書,也提供本地作家推廣着作平台。因此,書架上也展示和售賣許多本地作家的新書,其中不少是來自大山腳的馬華作家所撰寫的著作。書架前也擺放着長型桌子和椅子,供顧客坐下來閱讀。

賴慧佳認為,閱讀習慣需從小培養,因此,她很鼓勵顧客帶孩子前來書屋閱讀。書屋除了售賣適合成人閱讀的文學和散文等種類的書籍,也售適合兒童閱讀的繪本。

她在擺設書籍時也落足心思,將繪本擺在書架底層,方便小朋友取下閱讀,至於文學和散文等書籍則擺放在書架高層供成人取閱。

“中國蘇州的書店都設有閱讀空間,我過去光顧這些書店時都會先在店裡看書,直到我確定自己非常喜愛某一本書後,我才會把它買下。”

因此,她設立書屋時,也以此概念為主。在書屋大廳展示並售賣新書,至於古蹟內的3間小房間,她則劃分為3個小型閱讀空間,裡面擺了一些書。

第一間閱讀空間是擺放兒童書居多,第二個空間擺設漫畫為主,可說是漫畫迷的小天地,而第三個空間則擺着各類書籍,包括健康、歷史、文學、中醫、雜誌、勵志等等書籍,環境清幽,適合愛書人放鬆心情閱讀。

“閱讀空間裡的書都是朋友和顧客提供的,他們因為搬家或是家裡沒有多餘的空間等等因素,而將舊書拿來書屋供他人閱讀。”

她認為,與其把讀過一遍後的書本擺放在家裡,不如把這些好書捐給書屋,與更多人分享。因此,她很歡迎民眾將好書捐給書屋。

“除了不接受言情小說和參考書,其他種類的書籍,我們都接受。前提是這些舊書的外觀和內頁必須完整無損,且有閱讀價值。”

歡迎工作換宿 助打掃可寄住

書屋創立初期,賴慧佳雖對健康飲食已有概念,但還不懂得烹飪營養餐的方法。於是,她請了擅長烹飪的朋友黃淑儀擔任廚娘。

“當時,我向黃淑儀學了不少烹飪營養餐的方法。半年後,她自立門戶開家庭式餐廳後,書屋掌廚的工作便由我擔當。有時候,我的母親和她的朋友也會前來烹飪,好讓顧客可以一邊閱讀,一邊享用到媽媽們精心烹飪的家庭式營養餐。”

由於當初與她聯手創辦書屋的朋友陳碧芳後來忙着設立流動書攤,因此書屋如今是由賴慧佳一人獨自經營。目前,她也聘請一名助理協助她打掃書屋和服務顧客。

“書屋也歡迎熱愛閱讀的外地遊客打工換宿,遊客只需幫忙打掃書屋,就能免費在書屋寄宿。如果他們的廚藝了得,我也會讓他們烹飪營養餐給顧客享用。”

自從經營書屋之後,她就因太忙碌而少了閱讀時間。“但有時候,我也會忙裡偷閒,在百忙中抽出寶貴時間來閱讀營養學或健康飲食的書籍,加強廚藝,還有提供顧客健康諮詢的服務。”

 

【獨立書店.新風景線1】老書店推出科技書 兒童世界屹立時間洪流

: 2019-10-08 10:10:37

檳城喬治市的沓田仔街(Lebuh Carnarvon),早期因許多書店和棺材店鱗次櫛比的設在街上,形成一道獨特的老街風景,因此老一輩的檳城人也俗稱它為“書店街”或“棺材街”。

經歷時代的演變,在大型連鎖書店進駐市場爭分一杯羹,還有科技發達促使民眾閱讀習慣產生改變的情況下,沓田仔街的多家老書店都因敵不過歲月的洗禮而紛紛結業。目前剩下為數不多的則靠着熟客支持砥礪前行。

創立於1946年的兒童世界有限公司,是沓田仔街上其中一家如今還在營運的老書店,目前由第三代繼承人沈忠友掌管。

這家已有73年歷史的老書店坐落在沓田仔街上的其中一間老店屋,縱然鑲嵌在門牆和店柱的浮雕商號因歷經歲月磨礪而斑駁,但白字紅底的招牌“兒童世界”4字依舊清晰可見,其招牌顧名思義,即是專門提供兒童教科書和讀物為主。

創店祖父是校長書法家

走進書店,可見一排由右至左排序的老招牌“兒童世界有限公司”高掛在木質牆上,這8個字早年是由沈忠友的祖父沈高標所題字,73年來完好無損,從沒更換,所以頗具歷史價值。

沈忠友說,他的祖父沈高標來自中國福建省南安,生前是一名書法家。

“當年,祖父曾在威省的文明小學當老師,也曾擔任校長。但二戰爆發時民間困苦,二戰結束後民不聊生,祖父失去了教職。不過,他依然致力於為兒童教育獻出一份力。於是於1946年在沓田仔街設立了兒童世界有限公司,代理小學和幼稚園課本和作業,為兒童和幼兒供應教科書和讀物來源。”

1986年,沈高標去世後,沈忠友的父親沈康定接管書店,成為第二代繼承人。

“我的父親沈康定也是小學老師,同樣也熱心教育事業,因此很用心地經營書店,直到2008年交給我繼承。”

沈忠友本身熱愛文化藝術,也對古董情有獨鍾,雖然他沒有繼承祖父和父親的衣缽執教鞭,而是當古董商,但他深知老書店也像古董一樣具有歷史價值,因此他在2008年繼承書店成為第三代繼承人,持續將祖父和父親致力於兒童教育事業的精神發揚光大。

“祖父熱衷於教育,也很熱愛書法。他生前與中國書法家兼檳城鍾靈中學老師管震民惺惺相惜。當年,祖父開設書店時,管震民特地題字‘兒童多知識,世界自文明’,並贈送這副對聯給祖父。”

過去多年來,他一直珍藏這副對聯,也以對聯的涵意作為書店的核心價值。

“兒童應該從小就被灌輸良好的教育,如此才能造就優秀的未來主人翁,為國家作出貢獻,為世界創造文明。我繼承書店後,目前以代理2歲至6歲幼兒的教科書和讀物居多,至於7歲和12歲小學生適用的教科書和讀物也有少量供應。”

書附影音光碟 伴讀促進關係

兒童世界有限公司雖然是73年歷史的老書店,但是書架上擺滿琳琅滿目且封面設計五彩繽紛的幼兒教科書,讓它顯得朝氣蓬勃。

沈忠友說,現代家長很注重孩子的教育,許多孩子越來越早進入幼稚園接受學前教育,有些孩子兩歲就上幼稚園學習,使得出版社更是落足心思,出版更多樣化的幼兒教科書,除了封面設計以五顏六色的卡通吸睛,內容也越來越豐富。

他認為,學前教育非常重要,若是基礎不紮實,幼兒上小學後恐怕很難跟上教育的進度。因此,幼兒教科書的內容也與時並進,與科技互相結合,以增強小朋友的學習效果。

“早期的幼兒教科書就只有實體書供幼兒閱讀,後來也附上影音光碟,讓幼兒在翻閱書籍時,也可通過光碟的輔助學習。如今,幼兒教科書也因應科技發展,附加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App)和QR Code掃描等功能。當幼兒在翻書時,家長可以通過App和掃描QR Code,使用手機播放影音視頻,協助小朋友深入了解書上的內容,促進親子關係。”

書與科技結合 

有效加強學習

沈忠友說,隨着科技發展迅速,現今的幼兒教育如依舊只是以實體書來傳達知識,恐怕難以跟上時代腳步,但若是讓小朋友太早接觸科技,他們又可能不懂得善用,以致無法產生有效的學習效果,甚至最終會因為誤用或濫用科技而有損視力,或因過度沉迷以致影響身心成長。

“若把實體書和科技結合,彼此互相輔助將能有效加強學習效果。無論時代如何演變,幼兒教育依然必須從小就學好聽、說、讀、寫基本技能,因此,幼兒依然必須翻閱實體書,拿筆在作業上學寫字,如此才是有效的學習方法,至於科技功能則是輔助工具。”

他舉例說,雖然網絡字典和電子字典很方便,也可以很快速查到生字。但是幼兒和兒童的實體字典依然有閱讀的價值,不只是有實物圖片,還附上華巫英三種語文生字講解,小朋友翻閱時將能加深對生字的印象和記憶,學習效果更好。

書店經營不易 各界支持續存

沈忠友說,在大型連鎖書店進駐市場搶灘的情況下,現代獨立書店要在市場上求存並不容易,因此常被稱為夕陽行業。

“如今,我專注在供應幼兒教科書,那是因為幼兒園的園長和老師還是以實體書來教學為主。過去多年來,我很感謝本地各大出版社讓本店獲得幼兒教科書的代理權,以及各幼兒園給予本店大力支持,讓本店得以屹立迄今。”

該書店售賣各種各樣的幼兒教科書,包括華文、英文、馬來文、數學、科學、道德課本等等。除了上半年和下半年開學時期批發教科書給各幼兒園,他平日也提供零售服務,所以,他也歡迎家長帶孩子到店裡選購富有教育性的兒童讀物、故事書、兒童實體字典、DIY手工書、幼兒知識卡、兒童拼圖遊戲等等,讓孩子能在課餘時間通過閱讀各種書籍或玩遊戲來增強各方面的知識。

“現代社會的生育率降低,而少子化現象也使得家長都很捨得為孩子花費。家長與其買科技產品給孩子,不如多買實體書給孩子閱讀,這對孩子的成長更有幫助。”

仍在老街佇立 遊客好奇參觀

由於兒童世界有限公司坐落在喬治市沓田仔街上,也是遊客常穿梭其中的古蹟區老街之一,因此除了當地人,也常有外國遊客在好奇心趨使下走進老書店一探究竟。

沈忠友說,許多外國遊客經過時,都會發出“這間老書店怎麼還能生存?”的疑問,因為外國市場多已被連鎖書店佔據,獨立書店難以在市場立足,特別是獨立經營的老書店更是少之又少。

每每遇到遊客提出疑問時,他都會解釋說,該店一直與時並進,除了供應實體書,也有供應附加科技功能的書籍。為了方便家長為孩子選購上學所需用品,也有少量供應文具和書包等等。

“老字號要屹立不倒,就不能故步自封,不然很容易被市場淘汰。老書店也是如此,必須懂得變通,與時並進。”

他說,無論時代如何演變,閱讀都是人們必須從小就培養的好習慣。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唯有多閱讀才能增加知識,有了知識就會更富有。

他本身也愛閱讀,平日也常閱讀文化藝術類的書籍充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