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廣告界 返家賣水果 伍德偉習劍道彌補人生遺憾


: 2020-03-20 10:03:40

“劍道4段的伍德偉,曾是香港劍道代表隊選手,修習劍道16年,4年前開展義教劍道。不練劍、不教劍時,他說自己是一個生果佬,繼承了父母在灣仔街市的水果檔。

他建立起派送服務的物流系統,運用在4A廣告公司工作的經驗,創作了一個熊啤啤水果大使。他說,僅僅傳承家族的水果檔,人生仍有遺憾,那不如把自己熱愛的劍道在香港好好傳承。

“劍道就是人生,道出人生一切在於心。運動培養抗逆力,當遇到困境和艱苦的時候,邁步向前迎接吧!”

對這位劍道教練來說,劍道就是人生,且讓劍道素直、利他、奮起和樂觀的精神,滲透到人生里。

“我有3個姊姊,1個哥哥,我最小,從小到大都在水果檔長大,小時候,我們天天放學後都去水果檔幫忙,讓爸爸媽媽有時間吃飯,過年時,我們更是全家總動員到水果檔幫忙。所以,水果檔對我來說有一份抹不去的情意結。”

伍德偉家的水果檔,早於1955年已在灣仔開業,初時是以木頭車運作的“走鬼檔”,後來發展成一間水果店,父母是那種一年365天都開檔的香港人。

“他們兩個現在仍天天在檔口。我們的門市就只有灣仔街市一檔──華記鮮果,但我們的水果會批發回果欄。”訪問當天,正是Andy的父親生日,他今年已八十多歲。

抵不住請求接手水果店

他說,父母真的老了,姊姊們又有自己的家庭。 “她們不會繼承的啦,當中還有人是公務員。”

8年前,Andy終抵不住父母的請求,接手家族經營的水果店。

詢及哥哥的現況時,他披露,哥哥在廿多年前一場火災中不幸死亡。哥哥的早逝,令Andy從原本不懂事的年輕人變得成熟,在訪問期間,他總會說自己要撐起一頭家。

“以前的我,因為是全家最小,真是什麼都不用我管,一直受到所有人的愛惜和照顧。”

學劍道 原爲與兒子溝通

伍德偉今年四十多歲,他說,他是在31歲那年才開始學劍道,初時,他並未立下傳承劍道的大志,而他當時接觸劍道,只是為了想跟兒子溝通,以在父子之間尋找一項共同喜愛的運動,沒想到,這後來卻成了他的“人生劍道”。

“我們父母那一代和我們溝通不好,爭執完沒化解就算,我不想這種關係重複在我和兒子身上,於是,在他3歲時,我們一起去學劍道,父子倆有什麼爭拗時,就開口問對方去不去練劍,當他答'去',我心里便已有答案,即他願意打開大門溝通。運動後,我們可在浴室沖涼談天,又可獎賞他一塊巧克力,運動時,我們的身體又可產生安多芬。”

雖然兒子現在已19歲,在大學深造時已沒有再練劍道,但Andy覺得已在兒子的內心裡播下劍道人生的種子。

而對Andy來說,劍道則是他在離開廣告界時用來補償自己的一種方式。

“我回家接手父母的水果檔後,便開展了派果服務,這源自以前街市的街坊小朋友,當年,父母常請他們吃水果,他們現在很多都在大公司工作,從這個網絡開始,我為此建立一個送水果到公司、花店,以及送私房菜等的系統……”

他還創作了一隻“熊啤啤”,以作為推廣“吃水果”活動的文化大使,雖然此舉富有新意,但Andy內心卻始終存有一份失落感。

“我傳承了老竇(老爸)的工作,但沒人傳承我的工作啊!我離開了一門行業,當初以為自己不會遺憾,但在當生果佬一兩年後,我真的很想做一些事,以便留下我的足跡。為止住這個遺憾,我只好去吃'止痛藥'。”

而這片止痛藥,便是日本劍道及其背後的文化。

“劍道就是人生!”

劍道是日本傳統競技武術運動,在練習及比賽時,均需赤足踏在木板地上,以竹劍一比一對打,且雙方需穿上日本劍道服,戴護具,按規矩互擊對方頭、手和腰部,然後由裁判計點數判勝負。

劍道融合了日本武士精神的忠誠、勇敢,同時要遵守規則,包括“劍”中的劍術,也包含“道”中的精神內涵。

“劍道是一種文化,這是一種攻防一致的運動,你以為我進攻時,其實是防守,以為我防守時,我實則在進攻。”

他進一步說,劍道最高為8段,在考段時,除了對打,還要答問題:“例如,考官會問,文武兩道(兼顧文道和武道),你如何體會?或會問,你如何理解'始於禮,終於禮'等問題。”

劍道,對香港人來說較為陌生,也好像很難掌握劍道精神所說的意思,摸不清這視劍為優美、講求臨場應變的劍道,它講求的氣、劍、體一致,弱勝強柔克剛、後發製人的文化。

但對Andy來說,劍道的意涵很簡單,只要一句話就足以解釋:“劍道就是人生!”

他披露,“打劍對擊、進退步法”均深藏人生意義,因此,劍道並不純粹是一種運動。

自資買劍道用品 親赴小學義教

在香港推廣劍道並不容易,Andy說,首先,學生得先買劍和護具等,而這會令很多人卻步,因他們擔心自己玩了數次後才發現,自己不適合學劍道,以致花錢買下的劍和護具白白浪費。

於是,他於4年前自資買了一批劍和護具,為小學生提供工具和義教。

“我現在已教了4年,試過同時教3家小學,有些學生很快流失,亦有一直學下去的。但我感到一個人教,加上學生又沒得參加比賽,所以很難發展下去,因此,我目前正在找基金或資助,希望能請到更多教練到小學教劍,一開始可在3到5間學校中推行,之後可到更多學校推行,而這些學校的學生也可以互相切磋比賽,形成一種文化,劍道才有望在香港小學中紮根生長。”

劍道帶來正直美好人生

訪問當天,Andy穿上武士藍的劍道袍,系上腰帶和麵具,流露劍道精神的一絲不苟。

他說,劍道就是人生,那麼,人生是什麼呢?他嚴謹地回答:“一是'素直' ,即正直、坦率,通過不停重複練習了解自己。二是'利他' ,學習付出,從而了解對手和別人的需要。三是'奮起',永不放棄,一直追尋自己的方向和目標。四是'樂觀',即待人處事不要計較,小事放輕點,世事美好一點,人生亦快樂一點。人生謀事應該像這樣,這是我的日本劍道老師給我的啟蒙。”

這邊廂,劍道為Andy補回退出職場的遺憾,那邊廂,水果店又為他補回傳承的情意結,這個高大威猛的小弟,終如他自己所說般,由“一隻漂浮在水中的小海龜”成長。

“一個品牌是靠多年沈淀而成,既然我們的水果店有近70年曆史,如果我接手,是不是可以做到100年,變成老招牌?雖然不是很大的生意,但我們絕對盛載人情味,想像將來,難保我們也會像日本老店一樣,推開木門,叫人感受到百年老招牌的味道。劍道人生和傳承水果店的感覺,都比我在廣告界打滾來得重要。”

走出喪兄傷痛 小海龜撐起一頭家

人生的巧妙,有時會令人詫異。記者怎也沒想到,會在廿多年後的一項人物採訪中,重遇嘉利大廈大火的家屬——當年,記者就在現場和醫院連續採訪數天,還記得自己當時是守在伊利沙伯醫院,看著家屬沉重的臉孔,等待一連串有關傷亡者的消息,當中還包括一名殉職的消防員。

時間撫平傷口 轉化為成熟男子

1996年,香港的嘉利大廈5級大火造成41人死亡,當時,時年27歲的Andy哥哥也在其中。往事如煙,Andy說,他抹不去對親人的思念,但只要自己願意,還是可以走出傷痛的。

提及走出傷痛的方式時,他說,第一是撫平傷口,但這需要時間,不能過急;第二是轉化力量。

當年,哥哥去世後,他和3個姊姊便得挑起照顧父母的責任,而他當時有感身為男人的自己,必須撐起這頭家,於是,當時20歲出頭的他,便從一隻漂浮於海中的快樂小海龜快快長成成熟的男人,努力工作,認真生活,並結婚生子,讓父母抱孫,讓家人感受到他的改變和關懷。

“第三是改變生活習慣,如做一些以前想做但沒有做的事情,過新生活並找回生活情趣,若不改變,那就只會活在過去。”

■Profile(簡介)

伍德偉(Andy)

70後,義務劍道教練(劍道4段),曾是香港劍道代表隊選手。現為華記鮮果第二代繼承人。家族水果檔始於1950年代灣仔的“走鬼檔”木頭車,而他自小跟3姊1兄在水果檔長大。曾在多間4A廣告公司工作逾20年,曾獲PRWeek Awards。 8年前離開廣告界,接棒水果檔生意,一改傳統發展派送服務,設立FB專頁及創設“派菓Deliver Bear”的水果平台。 4年前開始到小學義教劍道,推廣劍道精神——素直、利他、奮起和樂觀。劍道以外,他也是乒乓球業餘好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