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專家許浩強 追星空燦爛 倡星空保育


: 2020-03-19 10:03:26

“我認為最簡單的解決煩惱方法就是去觀星,對我來說,宇宙間沒有任何東西及得上浩瀚的星空那麼美、那麼神秘、那麼震撼。”思想家李天命說。光害越來越嚴重,今人觀星也變得愈來愈不簡單,到處都是大招牌、巨型屏幕、密集的霓虹燈……台日韓那樣擁有認證的“星空保護區”,可在毫無光害的環境看到6000顆星星。香港80後天文專家許浩強也致力在香港推廣星空保育,希望他日在香港設立“星空保育社區”,讓香港人盡情欣賞無際的星空,也助晚間生物回歸正常生態。

台灣的合歡山,去年8月已獲認證,成為亞洲區第三個“星空保護區”。之前成功申請的亞洲地區,有韓國英陽郡的螢火蟲生態公園及日本沖繩的西表石垣(分別在2015年和2018年獲認證)。在星空保護區觀星,究竟是什麼滋味?“保護區是墨黑一片的環境,沒有光污染,這樣的星空是很震憾的……”許浩強說着,停了停,好像找不到形容絕黑下星羅棋布的星空。我曾試過在燈光燦燦的城市裡甚或海邊用肉眼觀星,難度很高!

“我在星空區看到的數量,人眼目視的就可看到逾6000顆!你可以想像一下那有多漂亮!”許浩強說。除了日本和台灣,他還去過其他國家的星空保護區,繁星點點,一閃一閃,星座和銀河都在眼前。

目前全球有70個由IDA國際暗天協會認證的星空保護區。“IDS是國際暗天公園(International Dark Sky Park),他們的認證雖不是官方的,但有一定公認性,希望透過星空旅遊,保育星空和教育大眾關注光污染。”他在香港推廣星空保育,不僅是環保和減碳而已,也為這裏的市民和夜間活動生物帶來健康的生活。

光害不淺

星空攝影卻很流行

在光害不淺的香港,星空攝影卻很流行,近年更成為熱潮,倒是有趣。許浩強也是星空攝影師,記錄和拍攝星空、日全食及追極光等也有13年,不過,對比現在的星空熱愛潮流,他的發燒友和保育之路卻是漫長而傳統地一步步走來,他的星空探索始於傳統的旋轉星圖:“我不反對用App觀星,我也會用來教學生,但我們要先明白基本的星空。現在很流行拍攝星空啊!我仍然會教學生用傳統的旋轉星圖,再使用App。”不說不知,原來現在觀星除了用App,也可讓望遠鏡自己去找,一按電腦操作的望遠鏡就給你看到星空中的土星,“可觀自然教育中心”在大帽山的天文館就有一座,最遠可看到另一個銀河系,學生看了都嘩然!

“去年9月我曾參與香港《戶外燈光約章》的會議(約章是2016年由環境局開展的計劃,參加商戶在特定時間關掉對戶外環境有影響的燈光和裝飾),由於這是自願參與計劃,成效實在存疑,我們建議參考IDA的建議,領頭引入夜空友善的戶外燈光及燈具,設立措施限制戶外燈光的使用條款和規格,加強光污染的教育。”

減低光害

保育夜間活動生物

“天文學會令我學到很多宇宙的知識,因為想做天文學家,所以大學念了物理。中學時我學看旋轉星圖,一邊觀星,一邊明白東向西轉,一年四季各有星座,斗轉星移的原理,我覺得比App浪漫。”說到斗轉星移,許浩強回到少年觀星初體驗的浪漫:“真的很想回到第一次觀星的時光,我還是一張白紙的時候,再感受一下,一顆星星,可以是1000年前的星光,又或穿越5000萬光年的星光,多年前已經啟程來跟我相遇,星光落在我的視網膜。就這樣純真地看着星星。”

今天他縱使也觀星、也一樣趟開胸懷,但因為已有的天文知識和對地球的關心,總教人放不下保育星空的問題。在香港這麼個光亮的都市,還是算了吧,將6000顆的星空放開吧!但黑夜中亮起藍光求偶的螢火蟲,牠們在這光亮的城市還有下一代嗎?撲向燈光死去的飛蛾每夜又死去多少?主要在晚上捕食的蜥蜴又是福是禍?牠們都爬上燈杆蟲來張口就算了……原來有大量大自然生物,都是晚間活動。所以說減低光污染,不只是保育星空,也為夜間活動生物帶來健康的生活。

許浩強腦海中醞釀着一個新想法——考慮在香港設立“星空保育社區”(IDA星空保育認證的一種):“我們有這麼多郊野公園,也有離島,我想不是沒有可能的。可以由具份量的團體例如區議會提交計劃書,細緻地提出減低光污染的規定,問題在乎是否有心努力去做好這件事。”

父母支持

12歲起觀星超感動

許浩強很早就開始學習如何推廣天文知識和約章。從中二至中七都是中學天文學會的委員,繼而是大學時代,也是天文學會的委員。陪他走上階梯式天文學培訓的,除了學會,原來也有哥哥和父母。“觀星總是很觸動我,每一次看着一顆星,那點星光能讓我看到,是一種奇妙的緣分,現在想起大學三年級去埃及觀星及日全食,我仍會很感動,依然感到震撼……”說到這裏,空氣裏不知有什麼分子在浮動,我們都停了說話,安靜地看着天空裏的流星。

12歲開始觀星,他就沒離開過天文生活和活動,父母雖是勞動階層,但愛音樂和尊重兩個兒子的興趣,見到小毛頭竟自己抱着天文書回家,不久又揹着望遠鏡出去,也沒阻止他晚上夜宿觀星。“其實,哥哥是我愛上天文的關鍵人物,他並不知道的。小時我們常打架,但我們不叫打,叫切磋武功,他大我3歲,我愛跟着他的軌跡活動,小學時見他在中學參加了天文學會,我就告訴自己中學要去玩天文學會。”不過哥哥玩的東西,最後沒有投入其中,卻成就了小弟。哥哥大學唸了哲學,今天是行政管理人員。

後記:

仰望星空

最亮獵戶座最易認

仰望星空,3顆星星排成一字,那正是鼎鼎大名的獵戶座腰帶,為何獵戶座是街坊舉頭隨便看天也能辨認出來?那是因為獵戶座星群特別光亮。

不過,這一線3顆星也會不小心被誤認為人馬座,你問怎會啊?初時我也這樣想,回家重新看了一次春夏秋冬星圖,浩瀚星海佈列繁密,發現門外漢如我們卻是很易錯覺看到天邊似有3顆星星排成一字,那邊也像有,只不過沒獵戶座的腰帶那麼直而已!

舉頭觀星,秋冬春都可以看到獵戶座,她擁有光亮的恒星及深空星體,腰帶之上右肩是光亮的參宿四,之下左腳踝是參宿七;再看人馬座,夏日望向南方的天空,右邊會看到天蠍座,左邊是人馬座。從天蠍彎上來的尾巴,延伸向人馬座看去,會看到我們身處的銀河的中心。

人馬座傳說就是智者Chiron的化身,他原先擁有永生不死之身,但中了毒箭痛不欲生,懇求宙斯為他解脫,宙斯把他化為天上的人馬座。其實,星圖和名字除了是天文知識,蘊含的也是數千年人類仰望星空的文化。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