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義工獻大愛 深入尼泊爾救人救狗


: 2020-01-15 10:01:09

每個城市都有流浪貓狗,而在發展落後的地方,因一般民眾缺乏關注動物福利的意識,令這些社區動物不時面對各種困難,為生存而掙扎。以尼泊爾兩個主要城市為例,當地的社區動物受瘋狗症與交通意外的“夾擊”,過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幸好在過去幾年獲“誰家的毛孩”創辦人張邨文伸出援手,總算迎來走出困境的曙光。

一直關注動物福利的張邨文,曾到澳洲、泰國等地參與義工活動,2015年到訪尼泊爾時遇上地震,決定留守當地協助救災,並為流落街頭的狗隻治傷和提供食物。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彼時香港人張邨文正在尼泊爾健行,當他住進災後帳篷時,大家心情恍惚,患難中互問有何打算?張邨文卻說:“我打算留下來幫忙!”

過去4年,張邨文為尼泊爾低下階層提供鋅鐵建房,他也創立“誰家的毛孩”義務組織,開展香港義工前往尼泊爾社區狗TNR(捕捉、絕育、放回)計劃。他想分享的不僅是一個外來人逐間機構叩門尋找災後重建及流浪狗福利的合作機會,也想說:“希望我的工作能啟發香港人,當我們感到香港很灰時,你知道尼泊爾人每天在吃什麼嗎?

“在尼泊爾,普遍人家中午會吃Dhal Bhat(扁豆蓉)配乾醃菜。晚上也吃Dhal Bhat、醃菜或紅蘿蔔。第二天,也是吃這些,一星期7天都是Dhal Baht和乾菜;想想,我們這樣吃兩餐都嫌悶!”張邨文說。2015年初他剛好完成澳洲紅十字會輔導工作項目,一有空檔,就跑去尼泊爾一圓自己的夢想——徒步喜馬拉雅山脈。他熱愛運動,最愛健行,曾任運動攀登教練。

完成徒步旅行遇大地震

然而,那一年的大地震後他決定留下來,也是始料未及的另一人生旅程。4月25日中午大地震發生時,張邨文已完成27天的徒步旅行,正位於距加德滿都西邊五百多公里的巴迪亞國家公園,享受着陽光和微風,突然,地動山搖了。“我分不清是天在轉還是地在搖,我感覺像是坐在一艘隨海浪漂浮的小艇……震後大概6至8秒,我才意識到‘這是地震’!”張邨文說。

不離不棄 邊救災邊助重建家園

一次徒步喜馬拉雅山的旅行,改變了張邨文的飲食習慣,他成了素食者,成了獨立義工在餘震不斷的山區幫忙災後重建和派發物資,也成了動保義工,一邊救災一邊替流浪動物治病。不久他還經歷了5月12日的7.3級地震,震央靠近珠穆朗瑪峰及加德滿都之間的範圍,連同4月25日的7.8級地震,兩次尼泊爾地震共造成逾9000人死亡,滿目瘡痍,頹垣敗瓦。但他不離不棄,利用臉書向朋友籌錢,為當地買鋅鐵重建家園——因為政府派發的是帆布,6月雨季來,帆布會漏水。

張邨文成長於草根家庭,小時家境貧苦,沒養過狗和貓,唯一養過的寵物是蝌蚪,後來被母親扔了。“我有一姊、一弟一妹,父親在我中學時去世,養家的責任落在我身上,支持家庭經濟如是,處理家事也是我,照顧母親也是我。”愛上狗,是認識第一個女朋友開始:“她有一隻史納沙,我那時才知道毛孩是這麼親人的。”

招募義工 為社區狗絕育放回

2015年,張邨文留在尼泊爾災區3個月,第一隻照顧的社區狗是無毛狗Fuchi:“Fuchi因為體弱,毛髮全掉下來,而且身上發出異味,因為太虛弱,無法覓食,只好蜷縮作一團,等待死亡,我把Fuchi送去看獸醫,再為牠找了臨時住處。接着我再照顧其他被車撞斷腳及生病的狗,但很快我就知道一隻一隻地救不是辦法,而是應從上游開始工作。”他去找當地社區狗數字,僅是加德滿都和勒利德布爾兩個城市已有2萬2000隻流浪狗。

接着,張邨文挨家逐戶叩門拜訪當地動物機構,尋找合作機會,即是從香港找來TNR的經費,由當地機構做絕育,香港義工幫忙捉狗、手術後的照顧和放回。

“誰家的毛孩”在2017年成立,每年招募香港義工前往尼泊爾與當地動物機構合作,在尼泊爾社區推行TNR,即捕捉、絕育和放回計劃。去年“誰家的毛孩”已開展了兩次TNR計劃,在勒利德布爾為309隻流浪狗作TNR及注射瘋狗症疫苗,其中超過200隻為雌狗,為雌狗絕育是他們的主要方向。張邨文說:“尼泊爾人對狗很友善,狗對人也很友善,所以很容易帶去絕育。在香港,我們同時招募有醫護背景的義工,如獸醫和助護,也招募非獸醫背景的義工,他們的參與很重要,他們很有愛心,對狗隻照顧得無微不至。”

目睹牛羊被宰前慘況 從此吃素

大地震一刻,張邨文本已買好回港及飛澳洲的機票,最終捨棄了它,留下來幫忙:“我感到很難過。尼泊爾本已非常貧窮,天災要他們承受更窘迫的生活。”就在地震發生前,他在喜馬拉雅山健行山,已痛哭了一場,那場淚水教他放棄了吃肉,改而吃素。“參加我們尼泊爾社區狗TNR的香港義工,我也要求他們吃素,只是5天行程,很快過去,但當然,若要某一餐吃肉,加菜,只加錢而已。”問張邨文是否Vegan(純素食者)?他卻說:“我是植物性飲食。那次在尼泊爾健行,我目睹一頭水牛及一群羊,那次發生的事令我大哭,自此決定素食。”他說着,眼睛冒起一層水氣,快要流淚。

那是4月中,張邨文和導遊一起登山,從山路看到下面小路有一牧民趕着一群羊和一頭水牛,他問導遊,趕着牛羊去哪裏?導遊答:“趕去這山谷中的一個市集,殺了切成肉片,供應給山上的酒店。”張邨文聽了很不安,眼見我們吃一塊肉之前,動物並沒獲得善待……突然,那水牛錯拐進一條小徑,牧民於是大力抽打水牛嚇唬牠出來,但水牛身形龐大,無法在小路掉頭,驚慌亂叫就跌落山坡。“我很心痛,水牛有整噸重,以為會跌至重傷,幸好掉下去也是一條小路,牠能重新站起來,牠們給人類吃之前,還要這麼淒苦,當下我大哭,哭了很久……”

遊走街上 社區狗也想有個家

張邨文說:“‘誰家的毛孩’這項目,當中的‘誰家’很有意思,帶出社區狗是否要像寵物犬一樣,需要主人的含意。尼泊爾的社區狗每天在街上自由自在,尼泊爾人對狗也友善。”

末了,張邨文說:“我曾在街上帶走一隻小狗去做檢查,發現骨折很嚴重,也因骨折已有一段時間,當地醫生說已不能再動手術。我把牠放在庇護所照顧和觀察,因擔心苦是放回街上牠能否生存。如果香港有人收養就好了。”他一邊說,一邊滑開手機,展示一隻小狗照片,已長回一些毛,手機再一滑,展示了這毛孩小娃的腳踝X光片,大腿骨斷了,這麼小的毛孩,斷了腿在街頭覓食,還要面對雨災,着實令人難過。

善待生命 牠因你改變生命軌跡

張邨文一片熱誠的救助尼泊爾的毛孩,但我心中有個疑問,尼泊爾這麼多流浪狗,張邨文能救得了多少?這樣的問題,也沒難倒張邨文,雖然他慢熱、性格內斂,他想也不想,便答:“當你看到難民的問題、饑荒的問題……若你看到這些問題有多龐大,你就會覺得什麼也不用做,因為問題竟然這麼龐大,基本已嚇到了你。但若然從生命的視角出發,看到救了這一隻狗,雖然救不到那2萬2000隻狗,但這隻狗卻因你而改變了生命的軌跡。”

世界而言,做一件好事,是這麼微不足道;但對一個家庭、一隻狗來說,卻是改變他們/牠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