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文說得溜3】父母目光放長遠 櫻花妹樂上華小


: 2019-12-05 10:12:32

一對日籍夫婦在7年前帶着3名年幼孩子搬來檳城定居後,作了一個“大膽”決定──有別於一般日本家庭把孩子送到日本學校或國際學校就讀,他們把兩名孩子送進了輔友華小。如今看到孩子說得一口流利的華語及英語還懂得馬來文,夫妻倆都沒後悔當初的決定!

坐落在檳城油較路的輔友小學早年亦算是微型華小。這所學校已有超過90年的歷史,當年是由輔友社所設立。輔友社是國內最早開辦夜校的社團,也是很早就招收女生的社團,最難得的是,當年輔友小學是由一批熱愛中文教育但是受英文教育者所創辦。

現在所看到的舊建築物更是由印度著名哲學家兼詩人、諾貝爾獎文學獎得獎人泰戈爾所奠基。

這一天是小六生的畢業禮,12歲的大竹那奈在一堆本地學生中顯得格外搶眼,她說得一口流利的華語,顯得特別好聽,原因無他,只因為我們心中有了那一份語言共享的親切感。

大竹那奈今年從輔友小學畢業,歌聲甜美的她日前在畢業典禮上擔任領唱,帶領全體畢業生一起唱歌,感謝老師6年來的用心教導。

在學校裡,大竹那奈就跟其他學生一樣,如果沒有特別提及她是外籍生,任誰都看不出她是一名日本女孩。她不僅說得一口流利的華語及英語,馬來文也掌握得不錯,成績年年都保持中上。

從零學起

由於是在華小學習,讓她有機會認識許多本地同學,使她更能融入大馬生活、了解大馬多元種族與文化,讓她有個不一樣的小學生涯。

她4歲就隨父母來檳居住,除了在家學習日語及日本文化外,生活及學習上其實與本地孩子沒有兩樣。

“我之前上的是本地幼兒園,在那兒我開始學習英語,就像本地孩子一樣,之後爸媽為我報讀輔友小學,我就開始學習華文。”

她說,自己就跟本地孩子一樣從零學起,一開始也不覺得有多大困難,跟其他同學唯一的不同就是爸媽不懂華文,在家沒法教她。 

專心聽課

努力適應環境

文靜的那奈心懷感恩地說,今天能說一口流利華語、會讀及寫華文全是學校師長用心教導,以及安親班老師不斷為她複習。

“剛開始時不會、聽不懂時會感到害怕,但這也使到我每天更專心的聽老師講課,在學校及安親班老師的幫助下,慢慢進步到可以用華語與同學溝通。”

她不覺得學華文很難,直到五年級開始因為華文課本變得字多圖少、內容深奧了才覺得有些難。

她說,華文課裡她最不喜歡練書法,因為不太會握毛筆,而考試方面則是華文理解回答最難。

她小學畢業後打算報讀住家附近的協和國民型中學,繼續學習華文。

“爸爸媽媽讓我自己作決定,我知道中學環境與小學有所不同,也擔心自己適應不來或應付不了課業,所以若真的適應不來,也可能會返回日本接受教育。”

文靜的那奈心懷感恩地說,今天能說一口流利華語、會讀及寫華文全是學校師長用心教導,以及安親班老師不斷為她複習。

“剛開始時不會、聽不懂時會感到害怕,但這也使到我每天更專心的聽老師講課,在學校及安親班老師的幫助下,慢慢進步到可以用華語與同學溝通。”

她不覺得學華文很難,直到五年級開始因為華文課本變得字多圖少、內容深奧了才覺得有些難。

她說,華文課裡她最不喜歡練書法,因為不太會握毛筆,而考試方面則是華文理解回答最難。

她小學畢業後打算報讀住家附近的協和國民型中學,繼續學習華文。

“爸爸媽媽讓我自己作決定,我知道中學環境與小學有所不同,也擔心自己適應不來或應付不了課業,所以若真的適應不來,也可能會返回日本接受教育。”

在大竹家,只有那奈與9歲弟弟祐太朗會華文,所以每當兩人講悄悄話不想讓家人知道時,都會使用華語,她笑說這是學會華文的好處。

“在外用餐或買東西,如果遇到需要使用華語的場合,我也會為爸媽翻譯。”

她說,不只是華語,她偶爾也會為家人翻譯或解釋一些招牌或是廣告上的馬來文字。

“其實也不止這些,班上的同學有時會談及時下流行的歌手或歌曲,學會華文也多了些樂趣,空閒時我會上優管聽同學介紹的華語流行曲。”

喜愛唱歌的那奈說,上優管聽華語歌,讓她學會不少華文詞彙。

順應趨勢

無悔當初決定

那奈的父親大竹由將(48歲)從事資訊科技工作,在日本東京擁有自己的公司,約10年前因客戶關係而到訪印尼,隨後來到大馬旅遊,一來到檳城就愛上這裡,並決定全家搬來檳城,以及有意把生意擴展到大馬來。

2012年大竹由將與太太大竹希代子帶着3名年幼孩子搬來檳城居住,當時長女年僅6歲,幼子只有一歲多。後來公司開不成,他曾分別在賽城、吉隆坡上班,妻兒則留在檳城生活。

他說,長女是完完全全接受日本教育,來檳生活後,就在位於雙溪檳榔的日本學校繼續日本教育,現在14歲還是在該校就讀。

待次女那奈到了入學年齡時,他與太太作了個“大膽”決定,有別與一般日本家庭或外國家長把孩子送到日本學校或國際學校就讀,他們為那奈報讀了華小。

他說,日本教育注重自律能力,但生活在馬來西亞,他看見了大馬的多元化教育,而華小更能讓孩子學習多種語言,尤其是英語及華語。

“現今中國崛起,許多日本公司都與中國公司合作,甚至與越南、印尼等有往來,這是趨勢,除了作為國際語言的英語要強外,學會華語,或是多學一種語言就更好。”

他指出,當時從那奈就讀的幼兒園處認識輔友小學,之後與太太查詢有關輔友小學的資料,做足功課和了解學校後,才把那奈送來輔友。

“雖然是太太作出最終決定,但我們都有一個共識,3年後我們的兒子也要入讀輔友小學。”

他說,至今都沒後悔當初的決定,因為看到孩子天天在學校快樂學習,學會華語、掌握好英語,還懂得馬來文,也覺欣慰。

一唱奪冠 越來越有自信

曾擔任那奈一、二及四年級班主任的黃萩霞老師說,那奈是她教學這些年來難忘的經歷之一,當年為讓那奈更明白所學內容,除了以英語為那奈講解外,也經常上谷歌翻譯學日語,以便在課堂上可以為那奈翻譯及講解。

“那奈一年級時,因為完全不會華文,在聽不懂、表達不出的情況下,時常會因害怕而哭起來。”在為那奈解決學習難題的過程中,她也從中受益,學會不少日語。

“慢慢的在半年後,那奈懂得了一些華文,來到二年級後開始可以和同學以華語溝通了。”

她說,那奈的個性較內向及膽小,今年她參加學校歌唱比賽,沒想到她唱歌是如此動聽,一唱即奪冠,自此越唱越有自信,在兒童節獻唱、畢業典禮擔任領唱,很高興看到她不斷進步與提高了自信。

那奈五及六年級班主任蔡如音說,全體師生從沒把那奈當外籍生,大家相處得很融洽,也會互相分享彼此文化的不同之處。

校長李鳳枝說,該校較少有外籍生入讀,但學校有教無類,外籍學生要入讀都需先向州教育局提出申請,外籍生雖不像本地生一樣獲得政府免費教育,但每年也僅需付120令吉學費及其他費用,學費相當便宜。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