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樂西樂繪畫結合呈現 古筝演奏家 王惜盈寓教於樂


: 2019-08-23 07:08:55

本地古箏演奏家王惜盈3年前從中國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畢業回國後,除了與其他演奏家組成“八拾貳”組合,把華樂和西方音樂元素融合,也與速畫家合作呈現融合聽覺和視覺的表演。

與此同時,她還勤於“寓教於樂”,即通過教學方式來傳授古箏彈奏法,讓更多人得以聆賞古箏優美的音色。

來自槟城的古筝演奏家王惜盈12岁那年,因受到哥哥的影响而学习华乐,并向本地古筝演奏家赖亚来学习古筝直到中学毕业。

在那6年的学习生涯中,她为自己的古筝造诣打下强稳的根基,并立志要成为古筝演奏家。

于是,她毕业后便前往中国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深造,主修民乐系古筝专业,师从著名古筝演奏家袁莎副教授。接着,她主修古筝专业硕士学位,师从中国古筝名家吉炜副教授。

“当年向赖亚来老师学习古筝时,我学奏了许多传统古筝曲目,扎下很好的根基。后来,我到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求学时,更是学到完整的古筝音乐理论。”

她说,古筝是中国传统拨弦乐器之一,至今已有2500年以上的历史。由于华乐最初是中国民间音乐,所以,早年很多传统曲目都是通过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授下来。

“很久以前,西方音乐家已将西方音乐理整理成一套完整的课程,并在学院里传授西方乐理,使西方音乐教育的发展很完善。为了可以更有效地传授华乐,一些华乐音乐家后来也把华乐整理成乐理,并慢慢引进学院里传授给学生。”

学习砂原住民传统乐器

她说,古筝就像是西方乐器钢琴,是一种可以独当一面的乐器。演奏家可以独立弹奏古筝,即使没有与华乐其他乐器一起合奏,古筝依然可以呈现出很动听的旋律。

经过8年的学习,她考获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古筝专业硕士学位,并于2016年回国。

“我国与中国的音乐学习环境有别。以前,我还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只需要专注学习古筝就好,当时从没有想过学习其他乐器。所以,我当时每天都练习弹奏古筝5至8小时。回国之后,我除了当古筝演奏家,也有意通过教学,把古筝演奏方法传授给本地人。但是,我国的音乐环境与中国不一样,音乐家必须懂得演奏多种乐器,才能在本地音乐圈生存。就像我的启蒙老师赖亚来,他不只擅长古筝,也懂得吹笛子,以及弹奏其他乐器。”

于是,过去3年来,她也开始学习弹吉他和乌克丽丽,最近,她更学习操作砂拉越州原住民的传统乐器沙贝琴(Sape),为自己增强多方面的音乐技能。

教特殊兒彈古箏挑戰大

逾一年前,王惜盈经朋友牵线下成为“星儿筑梦园”的古筝指导老师,指导年龄介于14至18岁的特殊儿童弹奏古筝,藉此提升他们的专注力,

“他们多数都是自闭症和过动症患者,不太会表达自己,有时候会闹情绪或哭泣,学习能力比一般儿童慢。而且,特殊儿童的手指比较僵硬,必须经过治疗之后,他们才能手指灵活的弹古筝。因此,我必须付出更多的耐心,不停重复指导他们弹奏的方法,他们才能掌握到弹古筝的技能。”

虽然她指导特殊儿童弹古筝,比指导一般儿童需面对更多挑战,且很考验耐性,但她觉得这项教学任务很有意义。

“虽然在多数人眼中,他们比较特殊。但其实,他们都是很单纯的孩子,只是想法与一般人稍微不同。他们都抱持轻松自在的心情来学古筝,当音乐一响起,他们就很快乐。指导他们逾一年来,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快乐其实很简单。”

她说,特殊儿童学习弹奏乐器,不只能增强他们的注意力,也能让他们藉由在音乐会上台表演的方式来训练胆量。

與好友組“八拾貳”樂隊

王惜盈与一群热爱音乐的好友组成“八拾贰”乐队,而他们的演奏方式主要是以中西合璧为主,即把华乐和西方音乐元素融合,以便呈现更悦耳的音乐。

演奏中西合璧音乐

组合取名“八拾贰”实是别有用心,因“八”寓意中国音乐的八大元素,即“八音”,包括金、石、丝、竹、匏、土、革、木;而“拾贰”即是“十二”之意,代表西方音乐的十二平均律理论,即是一种音乐的定律方法。

该组合除了由王惜盈负责弹奏古筝,另有7名演奏家分别演奏钢琴、琵琶、笙、小提琴、长笛、打击乐及贝斯。

“八拾贰”多演奏各类型中西曲目,如古典乐、爵士乐、新世纪音乐及流行乐等。他们曾于2018年在Boh Cameronian艺术颁奖礼(Boh Cameronian Art Awards)荣获Best Of 2018奖项。

教特殊兒彈古箏挑戰大

逾一年前,王惜盈经朋友牵线下成为“星儿筑梦园”的古筝指导老师,指导年龄介于14至18岁的特殊儿童弹奏古筝,藉此提升他们的专注力,

“他们多数都是自闭症和过动症患者,不太会表达自己,有时候会闹情绪或哭泣,学习能力比一般儿童慢。而且,特殊儿童的手指比较僵硬,必须经过治疗之后,他们才能手指灵活的弹古筝。因此,我必须付出更多的耐心,不停重复指导他们弹奏的方法,他们才能掌握到弹古筝的技能。”

虽然她指导特殊儿童弹古筝,比指导一般儿童需面对更多挑战,且很考验耐性,但她觉得这项教学任务很有意义。

“虽然在多数人眼中,他们比较特殊。但其实,他们都是很单纯的孩子,只是想法与一般人稍微不同。他们都抱持轻松自在的心情来学古筝,当音乐一响起,他们就很快乐。指导他们逾一年来,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快乐其实很简单。”

她说,特殊儿童学习弹奏乐器,不只能增强他们的注意力,也能让他们藉由在音乐会上台表演的方式来训练胆量。

學生年齡介於5至逾50歲

王惜盈说,古筝是一种老少咸宜的中华乐器,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学习,因此,她除了指导特殊儿童,也指导在籍中小学生、社会人士和乐龄人士弹古筝。

“目前,我的学生年龄介于5至逾50岁之间。其中一名现年5岁的小女孩是年龄最小的学生,她从4岁开始就来学弹古筝。至于那些五十多岁的学生,多数都是处于半退休状态的人士。”

她披露,这群年纪较长的学生年轻时都很想学弹古筝,后来因工作忙碌而无法圆梦,直到退休后,为了一圆多年的心愿,兼且认定音乐有助陶冶性情,于是便前来学弹古筝。 ”

以前,她还在中国北京时,曾开设一班大约收纳5至6名学生的古筝课程。如今,她多数以一对一,或一对两名学生的方式教课,以便提升学生的学习效果。

與本地速畫家合作

热爱音乐和王惜盈跨越文化界线,与其他艺术领域的成员合作。3年前,她也与本地速画家龙妍燕(Haze Long)合作。即由她一边弹古筝,龙妍燕一边速画,将音乐和绘画艺术融合一起,擦出无限火花。

“我与龙妍燕在过去3年已经合作超过10次。我们多次在不同场合里,包括婚礼和推介礼等活动一起演出,由我弹古筝,她负责速画,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听觉和视觉飨宴。”

一般上,她都是视不同的场合来选择演奏的曲目。若是在音乐厅或剧场内演出,她多数会弹奏艺术价值高的经典曲目,如古筝名曲《高山流水》等。若是商业演出,她就选择弹奏流行曲或经典老歌,以满足现场观众的需求。

“近年,我也尝试自行创作独立音乐(Indie Music),创作非主流的古筝音乐,并以电子古筝弹奏。传统的不插电古筝与需要插电的电子古筝的弹奏方法类似,但是呈现的音色有很大的不同。有时我会即兴弹奏,有时则是以电子古筝来制作音效。这种试验性的演出,在本地的音乐圈还算很新。”

個性外向彈奏時安靜

王惜盈染着一头金色的头发,洋派的外形与她弹古筝时的恬静模样形成强烈对比。

“我的个性比较外向,只有在弹古筝时才会显出安静的一面。我喜欢这样的对比,因为弹古筝让我有机会静下来。”

她也计划未来设立一间音乐教室,以开办可容纳约20人的大班制古筝课程。此外,她也希望可以推动国内更多中学设立古筝团,以便更多中学生有机会学习古筝。

“中学时期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阶段,许多人都因为在中学时期学习了某种技能,而发现自己对该项技能产生兴趣,并在毕业后往该领域发展。我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