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敏稱人民是後台 為改朝換代火箭勢擒安順


: 2018-04-03 14:04:30

(怡保3日訊)太平區國會議員倪可敏被視為代表民主行動黨出征安順國會議席以收復失地的熱門人選;他聲言,為了改朝換代,行動黨非攻下安順不可;他評估,如果他受到黨委托出戰安順,勝算也只有45%,同時還是他參選5屆以來最辛苦、最艱難的一役,萬一輸了,下場正是變得一無所有。

若受委托最艱難一役

他強調,身為行動黨霹靂州主席,他責無旁貸地確保行動黨在州內上陣的7國18州全勝,一席都不能少,因此必須避免輸掉安順這一席位以致變天不成。

“我們不能輸,就算是我去安順,我也是去贏的,再困難再辛苦也一定要贏!”

在505大選,行動黨橫掃所有7國18州,翌年安順區國會議員謝昂憑病逝,民政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在補選中以238張多數票險勝行動黨候選人,即是剛剛與升旗山區國會議員訂婚的黛安娜,打開了行動黨的缺口。

第14屆大選掀開序幕在即,已盛傳安順上演王對王的戲碼,令民眾的目光再度聚焦安順。

到底是不是由倪可敏向馬袖強發下戰帖,他語帶玄機的提到,一旦由他征戰安順,形同破釜沈舟,沒有了後路,卻也是義無反顧、義不容辭的抉擇。

在他眼中,身為內閣部長的馬袖強實力雄厚,然後調侃自己:“我只是Encik倪可敏罷了,一介平民!”

惟他認為,他也有“後台”,人民就是他的後台;他亦字字珠璣的道出了致勝武器:“步步為營,全力以赴,每票必爭!”

人民力量對壘腐敗政府

無論如何,倪可敏強調,本屆大選並不是行動黨與民政黨、希望聯盟與國陣之間的對決,既無關行動黨與民政黨之間的政治角力,也非他與馬袖強的個人之爭,而是人民力量對壘種族霸權和腐敗政府的終極一戰,決定國家未來50年關鍵的大格局。

“個人覺得,就算獲得黨委托出征安順,我本身僅屬於一個人民借用我的手終結巫統種族霸權、終結盜賊統治的平台,這項理由足以啟示安順選民,國家是我們的,以決定應該是讓它繼續往下沉淪,還是重新出發?”

他也撂下狠話:“改變是唯一的生路,也是最後一條出路,根本沒有後路,不改變只有死路!”

霹希盟若執政 送華社3大禮

霹靂州希望聯盟將於下星期公佈共有31項的競選宣言,倪可敏透露,希望聯盟一旦執政霹靂州,將會獻上3份華社引頸長盼的大禮,即是新村和漁村永久地契、制度化撥款獨中和撥地興建華校,以及全面承認獨中統考文憑。

供145個新村和7個漁村4萬7000間房屋申請永久地契方面,他說,民聯於308過後在霹靂州落實了這項政策,但當時只是來得及發出247份申請,待來屆大選改朝換代後,準備全面落實。

下週公佈31競選宣言

提到制度化撥款獨中和撥地興建華校,倪可敏表示將仿效雪檳政府,每年列入財政預算案給予霹靂州9所獨中184所華小制度化撥款,好比兩地政府每年撥出1000萬令吉,各所獨中獲得50萬令吉,華小則是依需求分配;同時按照人口的增長撥地給興建新獨中和新華小。

“在全面承認獨中統考文憑上,希望聯盟錄取統考文憑附上SPM馬來文單科優等的獨中生當公務員,以及進入國立大學深造,希望日後可以催生擔任首席秘書長的獨中生。”

倪可敏談到霹靂州希望聯盟的競選宣言尚包括:允諾州門牌稅未來5年不調漲,甚至胥視情況調低,以減輕人民負擔、妥善管理水源,把浪費的31%無效益水降低到15%,便能夠計劃逐步降低水費,尤其是昂貴的工業用水,以吸引投資到來,亦有助供更多的貧苦人家享有每月2萬公升免費水。

“貧苦家庭免費供水的政策通訊處是從民聯開始施行,國陣不過是在延續而已。”

率先抖出希望聯盟計劃的厚禮,倪可敏重申:“先決條件是希望聯盟必須奪下霹靂州政權,不然成了送不出的聘金了!”

倪可敏表明尊重人民的選擇,不過他也呼吁選民給予希望聯盟執政5年的機會,如果希望聯盟做得好,日後不妨繼續支持,如果做得不好,不妨再替換。

遊子票左右選情

希望聯盟能否重奪霹靂州江山組成新政府,倪可敏覺得:“絕對有可能!”惟條件是依“85、10、5”方程式達到3項致勝的關鍵因素,便有望在59個州席中拿下38到40席,甚至以三分二優勢組成穩固的政權。

“85、10、5”方程式如下:

1.全國投票率從上屆80%增加到85%以上

2.投給希望聯盟的馬來票爭取多上升10%

3.華人票再推高5%

“改朝換代是有可能的,遊子票是左右選情的關鍵,身在國外的遊子扮演重要角色,一定要回來投票,尤其是在半城鄉選區如太平、安順、金寶,甚至怡保極需遊子票。”

倪可敏形容目前是60年一遇的換政府良機,他懇求旅居世界各地的130萬和新加坡工作的20萬名大馬兒女幫幫忙,回到祖國投票,免得功虧一簣,遺憾終生。

“回家投票只是辛苦一陣子,如果不投票或投廢票,使到貪污腐敗的政權繼續逍遙法外,你會痛苦一輩子,連將來、孩子、你的下一代都看不到光明,只有黑暗。”

有信心掀起馬來海嘯

按照目前的政治局勢,倪可敏憑本身的政治嗅覺,當前是醞釀巨變的前夕,他已嗅到了海嘯逐漸成形的味道,由鄉村和城市結合的海嘯隱然成形,他對於掀起馬來海嘯具有信心。

他解釋,馬來人作好求變的準備,他已在馬來選區感受到像是308以前的華人傾向,於是有理由相信,三大民族即將在沉默中爆發,改朝換代指日可待。

他不諱言,馬來票是有可能改變的,比如1999年烈火莫熄和國陣在308失去5州政權,正是三大民族一起否決國陣,連馬來人都投下反對票;海嘯是無聲無色的突然到來,可謂“唔聲唔聲嚇佢(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贊比里)一驚。”

倪可敏分析了新一波海嘯的起因,計有前首相敦馬哈迪出去加劇巫統分裂,在經濟方面,政府落實消費稅引發通膨、百物漲價,加上馬幣貶值,造成人民生活困苦,民心思變。

“這一次還是政壇3大老將拿督斯里安華、馬哈迪和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的終極一戰,期待可以為他們的政治生涯帶來完美結局,故改朝換代告別腐敗是希望聯盟肩負的唯一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