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銀行戶頭借前同事轉賬 廚師無辜欠阿窿 喊冤

(吉隆坡4日訊)身份證不能借、銀行戶頭也不能借!勞勿一名廚師因相信朋友,借出銀行戶頭給朋友轉賬,並由他負責從自動提款機內提款,讓朋友購買榴槤,結果個人資料卻在這個“轉瞬間”疑遭朋友盜用,“冒名”向多組大耳窿借款,導致自己莫名其妙背負了債務,住家還3度遭潑紅漆,一家人陷入恐慌之中。

Advertisement

這名廚師不明白自己只是交出一個銀行戶頭號碼,為何卻會招惹如此大的麻煩,也不清楚朋友到底使用他的戶頭借了多少錢,更不知道朋友還使用了其戶頭進行了什麼“勾當”,他因而促友人和大耳窿露面一起解決問題,不要陷無辜的他於不義。

來自勞勿新芭力新村的莊氏(37歲)透露,今年9月,他的一名之前在沙亞南餐館廚房共事過3年的前同事阿豪從吉隆坡來勞勿找他,要求他帶領前往榴槤芭購買榴槤。 

他說,在去榴槤芭前,阿豪說他的銀行戶頭被封鎖了,要求他借出銀行戶頭,好讓其朋友可轉賬到戶頭中。

“我當時沒任何懷疑,就告訴阿豪我的銀行戶頭號碼,他即通知其朋友轉入一筆800令吉的款項到我的戶頭內。”

吁前同事現身解決問題

“在阿豪的朋友過賬後,我即帶著阿豪到銀行的自動提款機,把800令吉提出交給阿豪,然後就帶著阿豪到榴槤芭去,結果他一口氣買了2400令吉的榴槤。”

莊氏說,在9月26日大約下午5時,數名相信是大耳窿跑腿的人來到他的住家找他。在其住家撒下多張印有其照片、身份證號碼、住址等資料的傳單,並要其父母給予通知,聯絡他們。

“我哥哥當時就依據傳單上的電話致電給對方,被告知他們是大耳窿,還說我欠下2組大耳窿共6300令吉的債務。”

他不諱言,初時會覺得奇怪,因為自己不曾向大耳窿借貸過。“由於大耳窿來追債是發生在我借出銀行戶頭給朋友的2個星期後,因此,我便聯想到會否是前同事使用了我的資料。”

他也嘗試聯絡阿豪,可是卻一直沒辦法聯絡上。

這之後,在10月26日、11月13日及11月26日,其住家三度遭人潑紅漆;這期間,他也嘗試要求大耳窿出來談判以確進一步確認,但大耳窿卻始終不肯露面,只是一味要他還錢。

“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前同事是否確實使用我的資料向大耳窿借貸?借貸的數額是多少?借了多少組大耳窿?我一點都不知情。”

他與太太育有3名孩子,家中有老有少,潑漆事件已嚴重困擾家人,讓他們生活在恐懼中,因此他希望前同事和大耳窿可現身,一起解決問題。

莊氏也已針對此事向警方報案。

電眼拍到跑腿潑漆

莊氏在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的獻議下,在大耳窿第二度上門潑漆後,即在庭院安裝了閉路電視,結果清楚拍攝到大耳窿跑腿第三度潑漆的行徑。

他說,閉路電視也拍攝到跑腿是乘坐一輛第二國產車Axia到來,唯車牌被警方證實屬假車牌號碼。

“我把拍攝到跑腿樣貌的閉路電視資料交給警方,希望警方調查,以還我一家人平靜的生活。”

針對此事,張天賬促請民眾不要輕易把身份證、銀行戶頭資料交給任何人,包括所謂的好朋友,以免身份遭利用,惹來周身蟻。

戶頭無轉賬記錄

莊氏強調,他只是把銀行戶頭號碼告知友人而已,卻不清楚前同事為何單憑一個銀行戶頭號碼就可騙取大耳窿的信任,並把錢借貸給他。

他表示,此事件中,他是非常無辜的,因為前同事拿他身份借貸的款項是分毫沒有進入他的袋子。“我的銀行戶頭,完全沒轉入任何的款項,所以我不明白前同事是如何運用我的銀行戶頭來借貸。”

“我的銀行戶頭只有上次前同事商借時,曾有一筆800令吉的款項轉入而已,但這筆轉賬現在也沒記錄了。”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