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劍‧做木頭人或長舌婦?

巫統除了不准慕尤丁說話外,還要慕氏公開向黨及黨主席道歉!

道歉之說,也就是慕尤丁暫時還不會遭對付、被黨革除署理主席職,或被開除黨籍。

Advertisement

慕尤丁說來暫時還是“安全”的,他的“安全指數”只要不說話,只要道歉,他還是黨的二號人物。

巫統的署理主席,如只能做個木頭公仔,不可說話不能說話,還要為“開口”而道歉,慕尤丁還算是個黨老二嗎?

慕尤丁對“道歉”之說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為何要道歉?慕氏找不到任何道歉的理由。其實,一個木頭是不會說話的,一個公仔亦不會發出聲音。

慕尤丁只須繼續做個巫統的木頭公仔,不能說話的人,當然也不需要“道歉”了!

慕尤丁如道歉了,也就是悔不當初,為自身的多嘴多舌而懺悔認錯!一旦叩頭認錯,即是以待罪之身,等待黨的原諒和發落及處置。

慕尤丁一旦不道歉,就續有下文,巫統最高理事會自然要開會定奪,黨的紀律局也會有所行動。

巫統從沒為26億表歉意

問題是,巫統應如何對付一個木頭人,或一個長舌婦,當真費思量!

讓慕尤丁繼續當木頭人,有損黨格和黨威,但,任慕尤丁繼續做個長舌婦,更無寧日。

巫統26億令吉的故事,都說不完了,哪堪慕尤丁增添1令吉1角1仙的騷擾。

巫統的錢就是黨的資產,慕尤丁不是黨主席,亦非財長,難道慕尤丁要26億令吉,一個仙都不能少的“轉匯”其私人戶頭,才能當個真木頭,不再做長舌婦。

說來,國陣巫統從沒有為26億令吉的錢財事,表示過任何的歉意!何以竟要一個慕木頭擔當嫌疑犯。

26億的事件,劇本改了又改,劇情也一再生變,國陣巫統做了甚麼,慕尤丁又說了甚麼?

朝野還不是一再盲目長舌的追問,錢從哪兒來,又去了哪裡?

朝廷不是早已“清清楚楚”的告訴了大家,上至國家銀行、總檢察署、公賬會、反貪局和皇家警察,皆十分“特工隊”的在調查和書寫著史無前例的報告書嗎?

這份報告書,可能厚達10呎,如一千零一夜的在“說”故事。

故事這麼多,如宇宙繁星,也如牛大嫂的牧場牛群,星星不見了,牛隻吃草去了。

26億令吉不是2令吉60仙,一眼就能看清楚數目。

數目不清楚,就不要胡亂說數字。

一個富翁負債億萬,與一個乞丐口袋裡有1令吉,那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的事。

所以,慕尤丁雖木頭,但一根三寸不爛之舌,說26億是一句話,說道歉也同樣是一句話。

世間事,女人長舌離不開錢,男人長舌離不開權。同樣一件事,如男女性愛,震一震不就完事了嗎?何需多舌!

【相關新聞請點大事件:納吉7億美元風暴】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