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畫筆支撐抗癌路 周雁梅要畫到倒下那一刻

(怡保訊)本地畫家周雁梅早前曾患直腸癌,去年6月進行體檢時,醫生發現她的癌症指數偏高。經過診斷後,確定她的癌症細胞擴散至淋巴和肺部。

在知道這個消息後,她的兒子希望母親能夠接受治療,而周雁梅徘徊在治療與否的十字路口的當兒,她告訴自己,要是接受治療後還能夠有畫畫的能力,她才會願意接受治療。

對於一名模特兒來說,要是有一天不幸毀容了、雙腳出問題了,不能再踩着高跟鞋站在伸展台上表演,這是何等的不幸人。

同樣的,當一名熱衷於畫畫、把畫畫當作生命的一部分、無時無刻要拿起紙筆來畫畫的畫家,突然有一天不能畫畫了,相信對他來說肯定也很難熬的。

周雁梅說,她在畫畫的這條路上,永不言棄,她會繼續畫畫,直到她倒下的那一刻。

“我沒有留戀任何事物,但卻會因為畫畫而留戀這段人生。我總是能夠在畫畫的世界裡尋找到快樂。”

如今,周雁梅已經開始接受治療,常常需要往返怡保和吉隆坡。每次前往吉隆坡接受治療,都由她的兒子開車載她到吉隆坡,而同樣是畫家的丈夫李明堂則留守在怡保的家,給她精神上的支持。

最大痛苦不能畫畫

除了接受化療,她也接受電療。每次療程後,她都感覺疲倦,幸好在多喝水和休息後能夠恢復元氣。周雁梅在受訪時指出,她都乖乖的聽醫生的話,把生命交給醫生,就好像她的學生平日乖乖聽她的指導一樣。

她表示,雖然她最近常常不在,但學生們都很體諒她,照舊會到她的家裡上課。學生們在完成了畫作後,會以WhatsApp傳送給她,讓她來指點。有些沒有到她家裡上課的學生,則會在她回家後,再前往補課。

她指出,她這一生最開心的,就是能夠畫畫和教學,要是治療會導致她不能畫畫,她寧可不接受治療。只有不讓她畫畫,才是最大的痛苦。

她表示,她在治療期間,讓她領悟到不論任何年紀,每個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對於接受治療,她沒有去想它的辛苦,唯一支撐她的就是色彩了。她的心中滿是顏色、腦袋中出現很多的想法,尤其是在等待化療的過程中,她並沒有閒下來,腦袋會盤算着畫什麼、如何去處理和完成。

每週到生態公園寫生

心疼山城美景被毀

周雁梅說,她是在21歲那一年到怡保來,當時驚訝於怡保到處都可見山巒的美麗景色。在接受治療前,她堅持每個星期都到怡保翠林城生態公園去寫生,把怡保山城的美景畫下來。如今,她已經把怡保的山景以油畫、水墨畫和水彩畫出來。

然而,她指出,曾幾何時,怡保的山景因為採石活動而產生了變化。如今看到的山巒都有缺陷,就好比拔了牙的山巒,讓人感到心疼。她希望怡保的山不會繼續遭破壞,以免美麗的山景有一天會消失。由於這段時間她想到了另一種繪畫山巒的模式,因此準備在接受治療後繼續作畫。

她表示,其實這段時間繪畫並沒有讓她覺得辛苦,只是有時候動腦筋太多才會讓人覺得累。

她說,對於畫畫,她比較貪心,如今她也已經完成了12生肖的水墨畫,接下來,她希望能夠以新的模式來繪出原住民的生活環境。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