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風吹草動】森林深處

已在馬來西亞居住數年,不時會遇到一些本地朋友問,最喜歡這裡哪個地方?又或,來自香港的朋友會問,馬來西亞有沒有哪些特別的景點介紹?我總是毫不猶豫地想到一個地方,那就是在砂拉越內陸的峇南河上游,與印尼邊界交接的森林,那條名為瑟倫戈河(Sungai Selungo),繁木交錯、河水躍動、星河壯麗,那是我至今去過最美的地方。

Advertisement

但是森林的自然之美並非必然,曾跟着關注原住民的組織“當今峇南”同去砂拉越內陸數次,看到的是各種人為破壞:因伐木而導致河水污染、夷平的土地變成了油棕園,為了種植油棕,大量使用農藥與提煉過程,污染了原住民的水源。樹木大量減少,也消滅了動物原有的棲息地。

 在這有着1億4000萬年歷史的婆羅洲熱帶雨林裡,卻經不起在過去數十年間,伐木公司在政府的默許下,肆意砍伐所造成的破壞。

 在滿目瘡痍以外,唯獨在森林深處、遺世獨立的一隅,原住民本南族人仍未放棄,他們始終如一地奮力抵抗伐木者的入侵。我深刻記得,在本南村內,聽到他們提及已故的前村長Kelesau Naan,他組織村民,阻擋伐木財閥進森林。他又以自己的名義,入稟法庭起訴伐木公司,以維護村民的土地權益。但,最後被發現死在森林,警方說是“自然死亡”,但家人和村民都相信村長的死與他多年來積極保護森林有關。

你們不孤單我們本是一體

領袖以外,即使是普通村民,也無可避免地面對集體懲罰。政府刻意忽略他們的基本需求,發展政策是根據原住民的服從程度來進行分配,要是原住民願意建水壩和伐木,才有機會獲得政府的基本建設。像本南族人這般抵抗的,換來的就是基本建設的缺失:不建路、不建診所、不建中學。

也就是說,原住民的貧窮和落後,並非必然如此,那全然是政府對反抗者的報復。本南族人是原住民群體中最溫和的民族,溫文不吵架,愛惜動物和一切生命,但他們保護森林的決心堅定,全因他們相信生於森林的他們有責任為後代、為世人守護這片淨土。

如果本南族人能為我們守護這最後的一片原始森林,那在遠方城市的我們是否也能為他們做些什麼?與其等待政府幫助,倒不如想想如何民間自救,團體“當今峇南”將在4月14日和15日在吉隆坡舉辦籌款音樂會,捐款將會為內陸的本南村弄紗伊修建水管設置和建微型水力發電。

建設計劃雖然微小,但這份外來的支持,也許可以向本南族人傳遞一個重要的信息:你們並不孤單,我們本是一體。 

文/劉嘉美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