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醉裡挑燈】更好的馬來西亞人

在城市地區,身為一名合格的馬來西亞人,必須通曉基本的兩種語言,即馬來語與英語。在偏遠的鄉村與深山地區,有些失學少數民族只掌握自己的土語,但這不損他身上的馬來西亞色彩。

Advertisement

如果我們把馬來西亞視為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少數民族也是多元的一部分,因此難以制定一個誰比較具馬來西亞人特質的標準,來給每個國民標籤。只要是尊重與擁抱多元,就是良好的馬來西亞公民。

擁抱多元之餘,各民族也擁抱各自的傳統文化。華人學習華文、印度人學習淡米爾文、馬來人學習爪夷文,各族群內還有不同地域的方言,都有人在推動傳承,只想讓每一朵民族開出的花,都是花瓣繁密、色彩繽紛,每朵花共組多彩的馬來西亞。

國家制定的教育體系,讓我們成為最基本的馬來西亞人,除了掌握各自的母語,大家也努力掌握馬來語與英語。

此外,我們還能如何,才能成為“更好”的馬來西亞人?在北馬,許多友族懂得福建話,尤其是經商之人,中馬懂得廣東話的友族同胞也不少,華裔與友族同胞學習淡米爾文,也是有的。

北馬更北的地方,甚至有馬來西亞人通曉泰語。這些課堂以外他族語言的學習,都是國民自動自發地拉近族群關係。這比起政客無風起浪的“各族團結”叫嚷,來得更自然。

最近的爪夷文教學風波,翻騰得叫每個人都感到折騰。華社與民選出來的華裔部長之間,出現了509大選後首次明顯的立場對立。官們說學習爪夷文的千般好,民間卻有着萬般憂慮,因為這不是單純的課外學習,而是把爪夷文書法藝術納入小學四年級的馬來文課本中。

至於爪夷文未來會不會出現在正規考試中,仍是不明朗的問題。但既然已名正言順納入課本,代表每個學生都有學習的義務,沒得選擇。

不如歸納入課外活動選項

針對此課題,有者視不接納上述新政策者為短視、不夠包容、大驚小怪的眼光狹隘華族主義者。其實問題不是出在爪夷文,而是小學生還在學習掌握馬來文的階段,是否有必要多騰出時間學習爪夷文。

因興趣而學習,才是真正的趣味學習。正如許多友族同胞對中國書法深感興趣,他們在課外時間學習,不亦樂乎。如果教育部把中國書法納入各源流小學課程中,那就弄巧反拙了。不單止老師與學生需多耗精神備課,連帶影響原本不喜歡中國書法的學生,度過更沒趣味的學習課程。

不喜歡中華書法,代表不喜歡華人嗎?非也。不願在課堂上被強制學習爪夷文,也不代表抗拒馬來文化。我們從小學到中學的學習過程中,對馬來語的學習不只是限制在語言,還有文學作品、學習馬來詩歌朗誦,即使日常生活中不常與友族同胞接觸,對馬來文化也會有基本的掌握。

與其把爪夷文書法硬塞進小學四年級課本,破壞了學習真正的趣味,倒不如歸納入課外活動的自由選項中,讓有意深究馬來文化的學生更上一層樓。最好的教育向來是重質量不重數量,教育部裡有許多教育專家,應該更明白這個道理。

也許大家更想不通的是,一般對馬來文掌握程度還在初級階段的華印裔小學生,如何有這樣的人文高度去“鑑賞”爪夷文?這個情況,就如有中學華文水平的中學生,也未必懂得鑑賞中國書法一樣,那畢竟是更高層次的民族教育。拔苗助長,何必。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蔡志玲)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