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聖羅蘭繼續綻放

遲至今天才來動筆,因為自認是時尚界的門外漢,更恰當的比喻是路人甲,遠遠瞥見不遠處的空氣比周遭更興奮一些,有一班人興興頭頭做著份內的事,我也不禁駐足探頭探腦,看看哪個名模在學貓咪走路,企圖窺視光鮮華麗時裝專輯背後有些什麼秘密。

而我感興趣的始終還是奪目燦爛邊邊角角的小故事。 Karl Lagerfeld上億遺產全數留給愛貓。 Pina Bausch讓山本耀司為自己量身訂做時,兩條瘦削手臂高高舉起就是舞蹈,完完全全把自己交付給對方的身影,永遠遺落在我們的記憶裡。 Alexander McQueen第一時間伸出手把滾落事業谷底的Kate Moss拉了上來。川久保玲鬆開針織機的螺絲,以致每件毛衣編織出來都各有瑕疵而獨一無二。這些。

Advertisement

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我也僅止於聽過這個彷彿有花蝴蝶翩翩回來尋找前世的名字,連那兩部以他作為主角的傳記電影迄今都還沒有看過。之所以把他位於巴黎瑪索大道五號的故居編入行程,是因為同伴大學時念時裝設計,既然來到這位已故時裝設計師的地頭,沒有理由不特意繞過去上三炷香,雖然聖羅蘭不算他最崇拜的偶像,但說到底也滋養過他愛美的靈魂。

定居巴黎的老朋友聽說我們會去造訪聖羅蘭的故居,輕描淡寫地批註道,比較有看頭的是坐落在摩洛哥馬拉喀什的那一間。我記得他曾為這座花園別墅撰寫一文,題目就叫做《紫羅蘭》,以別墅外的路牌和背後那面牆的顏色起首,又以那面徘徊在藍與紅之間的路牌收尾,間中他帶讀者遊自己的文字花園,彼時他只能夠在別墅外徘徊,讀者即使迷路也是樂趣。直至2016年10月16日,這才正式對外開放。巴黎的這一間先十三天已經開館。

啊摩洛哥,雖然號稱法國的後花園,對我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的夢,呢喃著天方夜譚的故事。大概當時我的表情啼笑皆非,所以老朋友隨即又安慰我們,巴黎的這一間有聖羅蘭的工作室,十分好看,讓我眼睛發亮。我喜歡參觀藝術家們的工作室,這跟創作者的原稿之於我有不克抵擋的磁吸力,是一致的。如果他們的工作室能夠原封不動保留它們原來的樣子更好不過,彷彿空氣中仍然蕩漾著他們在創作過程中的狂熱、猶豫、失敗和氣餒……

讓我留連低迴的,除了一整面牆的聖羅蘭草圖、素描和速寫之外,就是這間工作室了。雖然已經被收拾得整整潔潔,但那一張工作台上仍然凝住著聖羅蘭在創作中的凌亂時刻,雖然這也只是外人精心佈置的獨幕劇。但讓我把理智暫時讓位給情感吧,讓我相信那一枝枝鉛筆曾在聖羅蘭的手中,畫出一襲又一襲劃時代的霓裳羽衣,讓我相信此刻他不過是在巴黎的某一間咖啡館,與他那個時代的天之驕子女,擦碰出永遠不會熄滅的閃耀。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