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副刊

【記者室】 紳士風度

Advertisement

二十一世紀以來,男女平等的口號就喊得響徹雲霄,但男女平等並非說紳士風度沒必要了,反之更應該是認清男女之間的差別,學習在不一樣中尊重彼此,好比說女性因天生的生理結構,因此在力氣上通常不會比男性來得大,反之男性往往會有些許粗心,這點就必須依靠女性的輔助。

人有男女之分,但在一個團體執行活動時是否應該放下所謂的尊卑之分呢?尤其是一些粗重工作;日前參與一項活動,再一次見識一些自命清高的“高級人物”的醜陋一面。話說當天活動結束後,現場還有好多箱的飲用水,而且還有一些布條需要載返辦公室,可是在場的男性卻沒有一個願意留下幫忙把飲用水搬上車,這還不止,據說有個人還叫三名女性把其中一箱水搬上他的車,而他就只會在車上等,聽到此事時,拳頭也忍不住握緊了,最後我趕緊把大衣脫下,把文件夾及工作包扔上車子後,捲起衣服就幫她們把一箱一箱的水扛起放上車。

說起這件事並非要炫耀自己,對我而言,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去幫助別人是正常不過的事,更何況我什麼都沒有,俗稱的“三沒一族”(沒錢沒才沒貌),只有一副蠻力,因此搬些重物並不是什麼難事,最重要的是我也沒吃虧,頂多是多花些時間而已。

據聞,把女性當苦力般用的文化其實早已根深蒂固,好多年前,一名女同事就也曾訴說,她的部門中有很多男同事,但當她在搬粗重的貨物時,部門中的男同事卻可以視若無睹,當時我還以為只是湊巧,但日前的活動上見識了這類奇葩行徑,原來是我後知後覺才對,但我自問沒辦法做到看到別人在搬東西時(不管是男或女、長者或幼童)卻不知不覺。

或許有人說港版羅拉朱芊佩也可以做到一個人扛重物,沒錯,在現實生活中她確實可以,但我要說的是在日常生活中一些小小的事物,比如把雜物搬上車,把箱子搬去辦公室等,難道一個大男人做不到嗎?我從不否定女性的能力,因為我家自小就有個很厲害的角色,那就是我媽,我媽是個十足女強人,從搬貨到點爆竹,甚至裝電燈等,都是一個人做完,但作為一名活在二十一世紀應該有基本紳士風度的男性,難道一起分擔很難嗎?

總的來說,男女平等是很重要,因為我們都是上帝創造的孩子,學習尊重彼此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基本禮儀,但在高喊平等的同時,在需要時伸出援手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不管對方是男是女,又有何難呢?在死亡面前,尊卑有分嗎?至少對我而言,人人皆平等。

記者/何建興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