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第一時間】高牆抵擋不了病毒入侵

約有萬餘名在服刑的囚犯,可望提前出獄,他們之所以“突然”獲恢復自由,竟然是全拜新冠肺炎疫情所“賜”。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近期在國內多個監獄或扣留中心爆發,進而形成所謂的“圍牆感染群”,大馬監獄局決定採取兩項措施,以降低囚犯染疫的風險,其一,把觸犯危險毒品法令第15(1)條文的囚犯重新安置在數個獲憲報頒佈為“臨時監獄”的國民服務計劃(PLKN)營地,預料可容納2300至2800名囚犯。

Advertisement

刑期剩不到3個月假釋

其二,落實釋放囚犯許可證(PBSL)計劃,允許那些判監低於1年而刑期僅剩不到3個月的囚犯,在經過嚴格遴選,且在冠病檢測過關後獲釋,目前這類囚犯共有1萬1018名。

我國最近爆發第三波疫情,首相慕尤丁坦承,甫落幕的沙巴州選舉乃釀禍的主因之一,而不幸相繼淪為疫情“重災區”的沙巴和吉打,首當其衝的竟是兩州的監獄,囚犯和監獄執勤人員紛紛確診冠病。

也就是說,國內的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持續飆升,且回到三位數地屢創新高,絕大部份病例源自“圍牆感染群”,慶幸並未導致社區感染,這也是國盟政權聲稱不準備重施行動管制令的原因之一。

當局已先後在遭冠病病毒入侵,疫情嚴重的沙巴的斗湖監獄和吉打的亞羅士打監獄範圍,實施行政式針對性強化行動管制令,冀能有效追蹤病例及防止病毒傳播。

至本週二,全國監獄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共達1126宗,其中亞羅士打和斗湖監獄各佔950及96宗,“中招”的還有霹靂的甘文丁懲教中心、吉打的波各先那監獄、雪蘭莪的加影女子監獄,以及日前出現“Kluster Penjara Reman”感染群的檳城四坎店監獄。

檳島的市民們近日來途經柑仔園的四坎店監獄,瞬間不知會否頗感不安,這座已有170年歷史的古老監獄近日傳出7宗確診病例。

無論如何,全國監獄總監祖基菲奧瑪呼吁民眾無需擔心,因為這些確診病例在監獄的封閉空間發生,並受到嚴格把守。

祖基菲奧瑪指出,監獄局在全國監獄的人員調派和囚犯管理上,採納衛生部所制定的標準作業程序(SOP),也實施一些旨在加強監獄管理的措施。

儘管如此,政府已指示監獄局擬定全新及更嚴謹的防疫SOP,以遏制疫情惡化;國防部高級部長依斯邁沙比利認為,由於有關確診病例皆是發生在監獄及扣留營內,患者並沒有與外界有所接觸,這顯示監獄局現時所採用的SOP已失效。

他舉例,目前扣留犯被押到法庭面控時,會身體接觸和上手銬,扣留犯相互坐得很靠近,而監獄空間擁擠,移到另一個監獄都根據舊SOP,無法有效截斷病毒的傳播。

話又說回來,即使“封鎖”監獄也不足以遏制疫情惡化,監獄所面對的“囚滿之患”才是問題的癥結,政府受促通過探討監獄的替代方案,以減少囚犯的人數。

記得政府實施行動管制令的初期,由於推事或法官判刑毫不手軟,把不少違令者送入牢房,導致原已“爆滿”的國內監獄更為擁擠,難以保持安全的人身距離,而當時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東姑麥潤曾指示法官和推事在作出裁決時應先考量監獄爆滿的問題,除了依據我國現有的法律,也應視我國當前處於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非常時期的情況,而判處違令者以其他刑罰代替。

監獄擁擠密閉易傳病毒

在這方面,大馬律師公會呼吁當局以保釋的方式釋放罪行較輕的囚犯尤其是老年人、殘障人士、病患或免疫力較低者,以免他們冒感染冠病的風險;它也促法庭行使司法自由裁量權,在決定被告的保釋金時,考慮大流行病毒的威脅,作出監禁以外的判決。

眾所週知,囚犯在密集的空間幾乎不可能保持人身距離,致使病毒在緊閉的環境中更易迅速傳播,儼如變成病毒的“孵化器”。

囚犯的命也是命,他們的健康與安全應受到保障,當局因而有須採取適當和有效的抗疫措施,阻斷監獄內的病毒傳播鏈,確保監獄不會淪為冠病病毒的“溫床”。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