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朝野惡鬥恐比抗疫慘烈 ——今年宅在家中悼“509”

今年的“509”,敦馬哈迪或安華乃至希望聯盟領袖,想必會宅在家中“悼念”這個歷史性日子。

Advertisement

這回無緣歡慶“509”變天兩週年,與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在我國消失無關,而不再紀念卻是“悼念”第14屆全國大選“改朝換代”,也非全因行動管制令並未結束所致,其實只能歸咎於希盟入主不到2年就瞬間垮台,悲哉!哀哉!

敦馬與慕尤丁轉戰國會

際此疫情持續趨向改善,促使國民聯盟政權放寬行動管制令為“有條件行動管制令”,朝野卻在“喜來登政變”2個多月後,再度爆發另一輪惡鬥,上演邊抗疫邊拚政治的另類“大馬能”(Malaysia Boleh)。

這一役的“主戰場”將轉至國會殿堂,而爆發點在於不甘被國盟逐出布城的敦馬,準備在本月18日復會一天的本屆下議員第三季第一次會議,伺機反擊曾被他狠批在其“背後插刀”而登上第八任首相寶座的慕尤丁。

聲稱仍是土著團結黨主席的敦馬以浮羅交怡國議員的身份,向國會所提呈的“不信任慕尤丁”動議,已獲下議院議長莫哈末阿里夫接納,但之前莫哈末阿里夫卻駁回由身為沙巴首席部長的沙巴仙本那國會議員沙菲益所提呈的“力挺敦馬哈迪再任首相”動議。

這回看來是敦馬伙同沙菲益領導的沙巴人民復興黨,挑戰慕尤丁和國盟政權,也可視為前任首相和現任首相對決,更是土團黨在野“挺馬派”和在朝“擁慕派”內訌的延續,從黨內鬥到國會。

無論如何,倘若國盟從“後門”入主布城以來所首次召開的國會,其會期仍維持“一天”的話,那麼敦馬的“不信任慕尤丁”動議極可能延至7月13日再復會的下議會才有望辯論,因為除了國家元首主持開幕及發表施政御詞,“518”會議在討論政府事務,以及政府所提呈的4項動議包括申明人民公正黨主席兼波德申國會議員安華為國會反對黨領袖後,就會宣告無限期休會。

當然,“政治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即使敦馬的“不信任慕尤丁”動議“意外”地獲提呈,但要闖關也極不容易,敦馬坦承部分力挺他的國會議員已被慕尤丁“收買”,所以他如今將無法在下議院獲得超過半數國會議員支持其動議;堅稱慕尤丁於2月29日宣誓就任首相時,並未獲得大多數國會議員的支持。

敦馬表示,倘若議長認為時間不足,或不是優先,那麼有關動議沒辯論也無所謂,因為有必要作出公開聲明,讓人民了解有這樣的看法(不信任慕尤丁)便可。

值得關注的是,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的希盟之前曾公開表明無意在本次會期動議不信任慕尤丁,而目前與希盟維持“曖昧”關係的敦馬在土團黨內部引發是否回歸希盟的分歧和爭議之當兒,主動向慕尤丁和國盟政權發難,不禁被聯想他不知是否試圖掌控反對黨對這課題的話語權,但也恐將讓希盟及即將出任國會反對黨領袖的安華處于“尷尬”的窘境。

話又說回來,身為“弱勢”首相,慕尤丁正面對土團黨“一分為二”的內憂,其黨總裁的地位將受到敦馬兒子慕克力(吉打州務大臣)的挑戰,更須應對其土團黨派系(包括阿茲敏團隊)與巫統和伊斯蘭黨日益激化的矛盾(執政資源、利益和官位分配失衡),以免缺乏民意基礎和正當性的國盟政權受到衝擊。

由此觀之, 為了穩定本身的權位,慕尤丁顯然別無他擇地向巫伊的政治要挾作出妥協,讓兩黨在國盟政權擴大其話語權和決策權,並持續沿用“恩庇文化”,“人人有官做”般酬庸和犒賞,籠絡各派系人馬,藉以鞏固支持力量,俾有助搶盡先機地擊退反對黨在“713”國會可能展開的突然襲擊包括投不信任票。

應珍惜和平迎政黨輪替

對大多數於2年前“509”這一天,以手中的選票終結聯盟到國陣政權對我國長達61年統治的大馬人民,此時此刻仍不忍卒睹希盟政權被政治野心家和陰謀家以非民主的手段推翻,不幸淪為連執政都不到半屆的“最短命”統治集團。

希盟政權所揚言締造的“新馬來西亞”隨之不幸夭折了,無緣第三度拜相的敦馬以及再次與首相寶座擦肩而過的安華確須承擔一定的責任,而希盟高層也委實難辭其咎,其中原因無需“從頭結說”。

在扼腕痛惜之餘,所有曾於2018年“509”大選為鏟除“盜賊統治”,撲滅貪腐濫權,追求體制改革,健全議會民主和促成兩線制,而力挺希盟入主布城的國人,理應無怨無悔,因為他們證明通過選票能不流血地迎來我國獨立以來的第一次政黨輪替,進而使政權和平地交接,這不啻是“悼念”509的真正意義。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