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F族

一開打清盤反擊戰,這兩份策劃如何竄改賬目與準備將M公司置於死地的機密電郵,自然成為反擊戰的重頭彈藥。

Advertisement

那天,師父和我踏上PK律師樓會見主理此宗官司的伊麗大狀,除了交給她大疊的單據會計資料,也包括這兩份讓老爺子那方吟詩都吟唔甩的致命郵件。

伊麗大狀坐在我們面前過目文件,突然抬起頭問:“What is OB(什麼是OB)?”

我一聽到,心中便暗叫“糟糕”,這不是要將OL被一名“有毒大丈夫”赤口白舌詛咒的粗言穢語擺上檯面嗎?

坐在我旁邊的金融界神探師父,毫不遲疑便立即有答案:“Old Bitch,that’s her”,說時還瞟了我一眼。

“Oh my God(我的天)!”伊麗大狀睜大她本來已經很大的黑眼睛,雙掌覆蓋在嘴巴上。

OL還能怎樣反應,只好坐在那裡尷尬地笑了笑。那一刻我有些埋怨師父,為何不含糊答一句“Don’t know”(不知)搪塞過去。現在這樣明明白白說出來,實在太讓老臉掛不住。

人的一生可嘆可恨的事委實太多。以為自己一輩子行得正企得正,豈會料到被一群以F字頭掛帥的有毒大丈夫團隊如此白紙黑字羞辱。這名目標人物若非峰迴路轉當上回鍋肉,肯定一輩子都未能知曉,在那人走茶涼的短短一兩個月內,竟然有此驚天大陰謀在進行中。

安樂茶飯都不給吃

那個F字頭馬馬丁張,據聞是由於操守問題而被前僱主L氧氣廠解僱,不知如何卻讓RM識F重F納為旗下首號大將,把所有需要動口或要動手的骯髒工作,都推給這名外號也叫做DBKL的傢伙去做。

或許OL的心靈過於脆弱,這是因為以往幾十年過的是尚算安穩的職場生涯而變得嬌生慣養,才受不了此等級的穢語粗言。吾等皆是過五關斬六將,在全無父蔭庇護下,以半工讀的方式考獲專業資格,任勞任怨才坐上這個職位;然後在看到險象出現時便當機立斷全身引退,豈料還會被這批F家族追殺,連餐安樂茶飯都不給吃,真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這些因由,都是那些在背後叫我turncoat(背叛者)或是問“你幹嘛還在做工”的哼哼同學所難明白的。

其實早在2013年的清盤大戰開始前,以OB作為區區代稱的F字族領軍人物馬丁張,也已被RM斬纜。一名曾讓RM喻為天賜其才的神級大將,竟然會有如此不堪下場,當然必有其內幕。

向我通報馬丁張連環被炒消息的是L,S公司的前營運改造經理。她是在2008年6月4日油價每公升突如其來暴漲40仙的第二天,被馬丁張下令保安人員押着她離開辦公室,然後逐出大門。

然而報應也來得迅速,2012年7月,這次輪到F家族的大將人頭落地。L此時已成為自由身的地產經紀,對S公司的內幕消息依然靈通,就是她告訴我馬丁張的落魄慘況:“佢畀RM炒咗魷之後,就去咗沙巴搵到份工,點知唔夠一個月,就畀那邊炒埋。”

Poetic Justice(天道報應)原來不是一廂情願的黎民想望,到底是真有這回事。還有,那名兇神惡煞的山寨版朝鮮女幹部,早於2012年3月初,便給那個F字族領頭羊天天以F字侍候,在不堪恥辱下給轟走了。

 

文/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