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稅官

他把這些與M公司有密切生意來往的外國公司空白出貨單和發票藏在秘密的抽屜裡,即使不是福爾摩斯上身,也能猜到是用來做假賬。

Advertisement

證實那班來歷不明的浩蕩人馬是衝着老爺子而來後,我也立即焦慮不安,不知道究竟發生何事。

正在和當時的助理蜜斯馬面面相覷間,辦公桌上的電話就在此刻響起來。我趕快去接聽,是老爺子:“有一班IRB的官員要查我,快來我的辦公室!”

1986年的OL已在公司待了十一年,從未見證過IRB出動到這般陣仗上門突襲,頓覺萬分惶恐,不知老爺子如何招惹到一班來者不善的爺們。

我匆匆奔跑過去,進到辦公室後,只看到老爺子兩手垂着站在他寬大的辦公桌後,平日的威嚴已蕩然不見,而他的面前則站了四男二女,人人身上都掛着印上各自照片的牌子。

“這是蜜斯張,我們的公司秘書。”老爺子伸出右手指向我,向站在最前方的那名稅官如此介紹。

是個年約四十的華裔稅官,看來是眾人的領隊,吊着的姓名牌子註明是IRB調查組的高級副理。他面帶微微笑意,說起話來的語氣卻是嚴峻的:“我們今天來是要搜查密斯特嚴以及M公司的過去12年賬目,另外也有我的兩批同僚,在同一時間已經在密斯特嚴的住家和M公司的審計師處展開調查。”

抓到大魚

天啊,竟然還兵分三路。一聽到雖然十分驚嚇,但也不能表現出來,只是點着頭聽那名稅局領隊在解釋調查範圍。

OL接着稍為偷望了老爺子一眼,只見他面色有些蒼白,神情落寞地繼續呆站在那裡,默默在看領軍的稅官把從他的抽屜中搜出的機密文件和桌子上的大疊報告逐件攤開來,以便他的隨從一一記錄。

我望着桌上一疊疊的出貨單、發票、支票票根、尚未確定內容的文件,以及些許外國貨幣,心中已感不妙,因為那一疊疊的出貨單和發票上的公司名稱並非老爺子在本國的公司,而是新加坡的C公司和他私人擁有的香港K公司。他把這些與M公司有密切生意來往的外國公司空白出貨單和發票藏在秘密的抽屜裡,即使不是福爾摩斯上身,也能猜到是用來做假賬。

“完了,這次老爺子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OL從未想過自己的老闆竟會搏到那麼盡,連隨便寫上任何銀碼的外國公司發票都備齊。

只聽到那名稅官領隊舉起一疊空白的C公司發票問老爺子:“這是什麼?為什麼你會收着這些東西?”

還沒等得及老爺子回答詢問,他又舉起另一張紙,提高聲量問道:“這個又是什麼?你故意少報年終的存貨價值?”

一聽此話,OL立刻魂飛魄散,原來老爺子竟然把公司集團年終存貨的調整前和調整後數值表放在桌上的文件堆裡,讓眉精眼企的稅官一眼便看出破綻。

面對稅官領隊的連串詰問,老爺子選擇沉默,我當然也小心謹慎,除非直接被問及,否則也不發言。

大概他已看到年終貨值的數目龐大,知道已抓到大魚,於是稅官領隊心情顯然很好的招認:“我的同僚雖然都不會做生意,但他們查賬卻很厲害。”直接宣告他們此行所獲的極大勝利。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