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未立碑的心塚

形式上的解足,雖不至於值得喜大普奔,可卻也沒想到先就聽到個晴天霹靂的壞消息:一朋友的癌症不但復發,並已轉移到骨髓。

Advertisement

更令她迎頭被重擊的是,政府醫院的醫生謂,從這種轉移程度上看來,即顯示已進入癌症的第四期;因公家的資源有限,已決定把她排除在繼續受理治療的名單上。

這不形如直接就地給判個斬刑了麼?讓人情何以堪呀。

(這裡不是對那個醫生有意見,而是突跳針的想起俺家小豆曾問過一句很奇怪的話:“為什麼會有人選擇當醫生的?”猜她應該是預先想到,在懸壺濟世之外,有時更是必須充當起生死簿判官的那種揪心任務──偉大的醫生大概都得抱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覺悟吧。她興許自覺自己心臟摃不住,還不如乖乖做科研算了。)

不敢想像她以怎樣的心情聽完那番話,然後又如何獨自把車開回到家……

最最最怕的是淚眼對淚眼

坦白說,我還真不懂該如何面對她,該如何給予安慰。熱情的關切貌似不得體的廉價同情,老生常談的鼓勵或安慰搞不好就是裝B的廢話。至於胡亂提供江湖郎中的治療建議,這簡直跟急診室外賣假藥不遑多讓。說開來,最最最怕的,就是淚眼對淚眼的蓋出一座寺廟來這種場面。

其實,自十多年前成為乳癌的倖存者後,她一直驅使自己過得積極保持樂觀的正向生活。除了定期去做癌症追蹤檢驗,她幾乎把整副心機放在只做對身體有益的事(早睡早起勤運動吃健康食品沒有不良嗜好)……忽然間,這一切的一切努力,彷彿成了未立碑的心塚。

(據悉她如今採用一種澳洲的另類治療法,而她90歲的老媽媽過來陪她抗癌,唉,老媽媽又何止高堂明鏡悲白髮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