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山離開門】園說一二

小公園荒蕪得滿目瘡痍,搞到大家望而生畏,改弦易轍到大路的行人道上去。好在這兒仍屬於山旮旯地帶,至少目前為止(小區外就有三大公寓高樓日夜在如火如荼趕工)。咱們自費剪草,也就劃地限在做早操的範圍。其他兼顧不來的地方,野草瘋長得臥蛇藏鼠。看到蛇出沒不是什麼驚聞,有多大條才是爆點。

Advertisement

我每日步走前,總藉着入口處的梯級先拉拉筋熱身。這日彎身就看到地上有條鞋帶狀的繩子,也就沒多加理會。不意,彎了兩次身,鞋帶居然自行蠕行起來……雖沒戴眼鏡形如霧裡看花,可意識卻十分警惕,偶滴麻鴨,虧老娘俺沒多事去撿起來,也真夠命大。

跟晨友講起,一眾只管爆笑如雷。大聲公(他耳背故得此封號)還說:“這麼小條咬不死人啦,我就見過比我手臂還粗大的了。”他完勝今日恐懼獎。

咱們這些老弱殘兵,嫌小公園既髒又有蛇出沒,還膩煩蚊子螞蟻。可是呵,近來就來了對露宿男女常客呢。有陣子那地盤由一幫印裔少年(一女五男!)佔霸作鬼混天堂。好學不學,晨早流流用廣東粗口來問候路人的老母(他們到底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氣得老大爺揚言要報警捉人……不懂是否這句話奏效,終於銷聲匿跡了。

而現在這對馬來少年男女,他們也沒礙人,就兩人像麻花捲般在那張水泥長椅蒙頭大睡——有人覺得畫面有點礙眼這樣。矮油,餐風宿露連被子都沒,人家是在抱團取暖好嗎?我真心這樣覺得不是故作尖酸的。

好死不死,人家在議論紛紛着社會道德這塊,偏偏我的盲點卡在:那屁股般寬度的位子,男的睡裡頭女的半吊在外,萬一麻花卷一鬆,掉落地面的就是女的耶……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