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2019-05-26 08:05:04
十年代邵氏大拍特拍黄梅调,戏码当然少不了家传户晓的《西厢记》,无巧不成书,和越剧舞台袁雪芬先后包揽男女主角一样,也出现崔莺莺张君瑞合体怪现象。影片1965年公映,岳枫导演王福龄作曲陈蝶衣填词,凌波演张生方盈演崔小姐李菁演红娘,选角被宣传为“依据各地影友近十万封来信所提供意见”,很有普选气势,就像公司高层个个慈眉善目,决定权全在一人一票的观众手上。其实说穿了不外一盘生意,这几位基本演员风头火势,方盈还说有秦萍可以替代,凌波李菁是不二人选,不找她们演找谁演?不务正业的戏精翻阅《南国电影》过目不忘,记得不久前版面出现过一部《红娘》,乔庄饰张生,杜娟饰红娘,崔莺莺是一个艺名叫沈雁的新人──原名君海棠的厦语片明星小娟刚刚跃上华语片银幕,拍《梁山伯与祝英台》再改为凌波。隔墙花影动了又动,这疑幻疑真的玉人始终没有来,因为反串梁哥哥一炮而红,老板怕观众的弱小心灵受不了新偶像忽男忽女,一不做二不休把已经完成的影片销毁了。 年代久远,恐防记忆有误,写信请教道行高十倍的吉隆坡老友,吉老马上补充,凌波这大富大贵的艺名,坊间一直谣传是李翰祥创作,其实出自宣传大员何冠昌手笔,而何冠昌和凌波当时有婚约。哗,果然强中自有强中手,只有更八卦没有最八卦!至于梅开二度的《西厢记》,印象中一点也不好看,十多年前天映出版光碟,毫不考虑购买,手头只有伦敦李察先生赐赠的原声带镭射唱片,简直闷到抽筋。 上海中国唱片公司出过一套越剧精品系列,九张双CD网罗的无一不是经典,可惜1955年录音的《西厢记》虽然号称完整版,却缺了我最喜爱的《琴心》。相国千金后花园夜听琴的戏肉网上有两段录影,一段明显是舞台演出实况,另一段看似在片厂拍摄,但活动越剧字典郑君告诉我,袁雪芬嫁妆戏虽然曾经筹备搬上银幕,而且内定由尹桂芳演张生,可是始终没有成事──怪不得搜索多年一无所获。找到的唯一越剧电影版拍于1959年,恕井底之蛙孤漏寡闻,领衔主演的金宝花、张茵和高佩听都未听过,落得啼笑皆非。 最著名的非戏曲电影版,当然是周璇主演那部。我们的天涯歌女名不虚传,牙尖嘴利生猛极了,以至游普救寺的书生瞄到一主一仆赏花戏蝶,询问作向导的和尚那个美女是谁,没有人不认为正确答案是“红娘”。饰演小姐的慕容婉儿可能因为锋头被骑劫,不禁自暴自弃,竟然以好吃懒做姿态摊坐在贵妃椅,无声抗议恶紫夺朱。男主角白云比较积极,令人想起最近甄子丹出席慈善晚宴投诉遭歧视,刘嘉玲说的“这种场合要自己顾自己”,然而努力挤眉弄眼的结果,角色变成西门庆,终极报应是原著里他上京考试中状元,编导或者觉得猥琐形象缺乏贵相,狠狠改为探花。
2019-05-26 08:05:04
我收集明信片,尤其是黑白照相印制的明信片。逛书店或博物馆、美术馆的时候,总会浏览旋转架上的一张张黑白风景,它们经常是纽约的街巷、地标建筑、人物即景……还有名人,许许多多的美国名人,民谣歌手卜狄伦、永远的反叛偶像占士甸、好莱坞尤物玛丽莲梦露、死于惊天刺杀案的肯尼迪总统、普普艺术家安迪华荷等等等。
2019-05-19 10:05:57
新鮮肥美、不加任何調味料的螃蟹烤著吃,保存了螃蟹原有的鮮味,味道更鮮美!
2019-05-19 08:05:47
当好野哥为了上网,依旧早睡早起,并研究出用剪刀剪破“要陪他妈浪出乌布”的“保险箱”,以便取出iPad上网时,看官,您猜怎么着?
2019-05-19 08:05:47
河内,就是一大堆杂乱纠缠不清的小巷。近十年来,每年去四五次河内,每一次,都住在同一个小巷子中的一家小旅馆。
2019-05-19 08:05:47
杜杜在《明周》介绍他珍藏的《王叔晖画西厢记》,无意中替我解开一个谜团。十六年前越剧名伶戚雅仙逝世,上海中国唱片公司发行纪念特辑,我买到的是卡式录音带,戚派名剧如《玉堂春》、《梁祝》和《白蛇传》固然收辑选段,意外的是有一首先前没有听过的《新婚姻曲》,居然一洗经典哭腔“颓风”,兴高采烈歌颂久遭压逼的第二性获得婚姻保障,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控诉背道而驰。那是1980年版本,之后又找到1951年原始录音,开头大合唱简直是样板戏:“红太阳,当空照,五星旗帜迎风飘。敲锣打鼓连天响,秧歌莲湘齐欢笑”,主角尚未亮相,姐姐妹妹齐心合力为她搞气氛。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大唱特唱“父母之命不足道,媒灼之言已取消”,真令人纳闷。
2019-05-19 08:05:47
讀诗,是你和诗人之间的事。这是我的体验,也是我的信念。我并不抗拒和一个或者两个同样喜欢诗的朋友分享各自对一首诗的感觉和想法,我也相信彼此之间必定可以擦出一些激情的火花,虽然我们对一首诗的感觉和想法永远不可能一致,不管我和这些朋友对诗的品味有多么接近。然而在这之前,你还是得独自一人,对这首诗进行冒险,而这,是无法假手于人的。
2019-05-19 08:05:47
5月4日全球观鸟大日子Global Big Day,是要求全世界鸟人在这一天,不管到林里也好、海边也行,总之得观鸟去,再把看到和听到的鸟类名字输入e bird手机程序内,便是尽了一份力。
2019-05-19 08:05:47
有些東西不是媒體大肆報導,而是網友大肆轉載。
2019-05-19 08:05:47
小時候我的志願並非是記者,當然也不是律師醫生之類,那時的我嚮往的是往外跑,特別在看了《大力水手》的卡通片,再加上看到各種乘風破浪的海上故事後,對於航海更是極為神往,甚至在我中學即將畢業前,我已作好去申請海事學院就讀的準備,無奈的是現實與理想終歸是兩回事,因我是家裡唯一的男丁,再加上媽媽的反對,最終我選擇了另一份有所相似的工作,那就是必須走入人群,接觸社會,挖掘社會上真實的美好及醜陋一面的新聞從業員。

Pages